东方诗风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查看: 261|回复: 4

[散文] 泰山之约

[复制链接]

200

主题

59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850
发表于 2020-2-4 00:24: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南庭闲月 于 2020-2-4 00:16 编辑

                    (一) 东出太行


     如果一个人爱上了诗歌,他(她)的生活会是惬意的。不论经历着什么,诗歌会使人变得沉静下来,帮助自己读懂生命、读懂那些苦难和挫折的意义、读懂勇敢与前行才是人生的真谛。我幸运地爱上了诗歌,并且结识了一群爱诗歌的人,“东方诗风论坛”里的诗长、诗兄弟、诗姐妹们。
     2018年“东方诗风论坛”年会约定在泰山召开,提前几个月“东方诗风论坛”微信群里就开始预热了,我也怀揣一份热望,期盼着能与诗友们相聚山东、问鼎泰山。“东方诗风论坛”是一个诗歌论坛,以万龙生先生为核心,集结了全国各地众多诗友,秉持闻一多格律体新诗理论、及万龙生先生以此发展的“三分法”做为格律体新诗创作的指导原则,论坛存在已经十多年之久。八月份,年会日程确定下来了,大家开始踊跃报名,可是我却不能确定自己能不能按时参加,因为家事的原因。可是我的心早已随着大部队向泰山进发。八月十五日是年会约定报到的日子,十四日便在微信群里看着大家启程山东了。因为之前周思维老师一首《相约山东》十四行诗,引来众诗友三十首唱和诗为这次论坛年会壮行,在诗歌界引起不小的反响,所以我看到参加年会的诗友们发到群里的照片,一个个自信满满,不论在火车站还是在高铁列车上,一张张笑脸隔着手机屏幕就能感染我。我很想再次见到我仰慕的万龙生先生,很想见到未曾谋面却慷慨赠予我画作的陈建军(网名在水一方)诗姐,很想见到平日里在论坛交流诗歌的诗友们。
     安顿好家里的二老,我决定赶在十八日开车去泰安和大家汇合,妻子怕我一个人开车不安全,执意要随我同行,我们两个都是第一次去泰山,正好满足一下这个心愿。临行前,我特意去拜访了梁志宏先生,他是诗坛前辈,让我转达对“东方诗风论坛”年会的祝贺和期望。对于泰山,我打小就十分向往,记得小学课文里一篇《泰山日出》,让我多少年都在魂牵梦绕,这次有机会身临其境,想必会留下美好记忆,更何况有妻子陪伴,有那么多诗友同游胜境呢!
     带着一份期许,按照前一天晚上规划好的路线,十八日一早我就出发了。此时的诗友们正在济宁,准备游览太白楼,还要去水泊梁山当一次好汉。从家里出来,开车十分钟我就在太原杨家峪高速口上了高速,先向北进入阳曲县,再往东驶入G20向盂县方向进发。不多久,就进入太行山脉,先是一些略显低矮的山岭,夹杂着沟壑,越往东走,山峰越是高大起来。晨雾还没有完全散开,远远地看去,那些峰峦黛色如画,美轮美奂。妻子不时地发出惊讶的赞叹声,拿着手机抓拍,可是车速很快,想她拍照的效果该不是很好,她却全然不顾这些。我是不敢分神的,只能忽左忽右远远地看一眼,这一片太行山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以前出省去东边玩是从娘子关那边走,或者是五台县那边。太行山纵横一千多公里,地形地貌参差叠错,有险峻、也有柔美。我至今仅仅欣赏到它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样子,如有机缘定要深入其中,从南到北将太行山览遍。大概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吧,就由西向东穿越了太行山,进入华北平原,然后折向南往石家庄方向走。这段路基本与太行山的走向平行,可以欣赏到太行山的另一面。远远地看,太行山兀立在那里,瞰视着华北平原。靠河北这边太行山山势陡峭,犹如一堵高墙,给人一种仰视的感觉,不愧是华北屋脊。   
     过了石家庄,继续向东南行走,渐渐地,太行山消失了视线。中午时,到达河北清河县,再往南就要进入山东省界了。妻子建议在清河县服务区休息休息,两个人简单的吃了一些从家里带的干粮,我靠在车里小睡了一会儿。我知道,离泰山越来越近了,很快就要见到很多未曾谋面的诗友了,想想诗友们应该也在休息吧,大家养足精神还要去水泊梁山做一次好汉呢!我稍微休息一会儿,继续赶路。
   
                      (二)风雨相会

     出了清河县进入山东界内,一路向东南,穿过夏津、高唐、齐河、济南市,在离泰安大概五十公里时下了高速,进入104国道,在一个中石化加油站加满油,继续往泰安走。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多了,从早晨八点出发,将近八个多小时,有点疲乏。还好离目的地泰安已经不远,慢慢走国道去,还能看看沿路的风景人情。
    临近泰安,路边的树木也有了变化,路两边都是些法国梧桐。法国梧桐极具观赏价值,树型很美,太原也有,但不如泰安多。偶尔有景区提示牌指引,便顺着方向走。山岭渐渐多了,山上的树木郁郁葱葱的,远远的一丛高大山峰直插云霄,峰尖被云雾笼罩着,我猜想那应该就是泰山,真的很雄伟!此时的妻子,正默默注视着窗外,她是有所触动吧。

    进入泰安市区,跟着手机导航寻找“风光假日酒店”,这是诗友们预定下榻的地方。在市区绕了一阵子,找到了酒店,还好,酒店还有空余的房间,赶紧先住下来。我跟酒店前台打听了一下,得知“东方论坛”大部队还在来泰安的路上。此时外面下起了毛毛雨,我看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天也渐渐黑下来,跟妻子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去找个饭店吃点饭。因为头一次来泰安,对这里不熟悉,因此没敢走远,在附近的饭店点了两个菜,要了一份饺子,两个人匆匆吃完,又匆匆回到酒店,我生怕误了迎接朝思暮想的诗友们。妻子累了,我让她在房间休息,我独自回到酒店大厅坐在沙发上等待。其实大厅不大,十几平米的样子,旁边隔段里摆着三张餐桌,这是预备给诗友们吃饭用。我打开手机微信,看群里的动态,大家还在路上风雨兼程地赶,是因为修路绕行而耽误了时间,想想这群诗友们,大多上了年纪,又旅途采风劳累一天,困乏和饥饿是免不了的,“四丫头”李玲在群里发出了众人的心声——饿!是的,已经快八点了,不饿是假的。我真的替大家着急,恨不得将酒店准备好的饭菜马上送到大家跟前,看着大家狼吞虎咽饱饱吃一顿。

    临近晚上八点的样子,我终于听到雨夜中酒店门口传来汽车的马达声,想必是劳累一天的诗友们到了,我赶紧起身跑到门外迎接。大家陆陆续续下车,在昏暗中寻找自己的行李,我看到万龙生先生下车了,赶紧迎上去,万龙生先生见到我,不顾路途的疲劳,在泰山脚下的秋雨中给了我一个拥抱。这是他给我的第二个拥抱,上一次还是在一年前先生来太原旅游的时候。被万先生拥抱一次,诗人能写出十首诗来!诗姐“在水一方”陈建军也下车了,因为看过她的照片,我一眼就认出她来,和诗姐握手寒暄后,我帮着万先生将行李拿进房间,此刻大家首要任务是赶紧去吃饭。吃饭中间,也许是菜已入肚,酒已上身,诗人的豁达表现出来了,大家纷纷谈论起一路的糗事,当成笑料调侃起来。我也借一杯酒向诗友们致敬,并且朗诵了先前在酒店等待中即兴草拟的一首诗:为何诸贤久久不来/我在酒店静静等待/想那路途秋雨不停/有人肚子饥饿难捱/酒店餐桌佳肴摆满/只等诸贤快点到来/补充营养恢复体力/明日登上泰山朝拜。这也算是对诗友们的安抚吧,大家太累了,晚餐后便各自回到房间休息了。

    我回到房间时,妻还没有睡,她着急的问询诗友们的情况,得知大家一切顺利,她才安心。奔波千里我也累了,为了明天攀登泰山,今夜必须养精蓄锐。


                  (三)诗话泰山
   
            认识泰山是从泰山脚下的岱庙开始的。一大早诗友们就出发了,因为我是半程加入进来的,又是自己开着车,所以不能与大家一起坐旅行社的包车同行,这就注定在往后的行程中与大家聚少离多了。及我找到岱庙停好车,大家已经从正门入口进去参观,而我却是误走到出口这个门,我与妻急急忙忙穿过岱庙,去正门寻找大家,还好大家入门参观不久,也算是与大家同行了一个完整的行程 。
             岱庙规模宏大,史韵丰厚,历朝历代在这里都留下了祭祀的痕迹。五岳中之所以泰山为尊,是与泰山的政治、民族属性有关联的,其它名山仅仅是代表着一些宗教,或是有瑰丽的自然景观,而这些泰山都有,泰山有的其它名山却没有。跟着诗友们漫步岱庙中,听导游细细讲解一些历史典故。细雨霏霏,岱庙中的古树古碑更加显得古老沧桑,我踩着石板路上的青苔,感受着从脚下传来的回音,仿佛能听到帝王将相庄严的祭告、文人墨客壮怀激烈般的诵读。历史会不会记下我们“东方诗风” 论坛的同仁们,在这里竖立对诗歌的信念和追求呢?遐思中,来到一丛翠竹前,诗友“红柳”扈家平夫妇 招呼我一起拍照留念。又往前走,在一块儿“天来石”前,我招呼诗姐“在水一方”、“青木之灵” 龙光复先生、“红柳”  一起留了影,这个时候诗友“沙场点兵”  蔡友缘、范林珍也加入进来一起拍照。看得出来,诗友们都想留下这些珍贵的记忆。岱庙的碑刻和古树真的让人目不暇接,正浏览着,忽然耳边有人对我低语“南庭老师,我是上海来的谦谦,认识你很高兴”,在论坛里大家彼此用老师来称呼。我回头看,一谦谦淑女向着我微笑,“谦谦”唐丽华诗友我知道,在群里见过,今日一睹真容果真人如其名,她热情地加了我的微信,说以后要与我多交流诗歌的创作和体会,我欣然应允。在“天贶殿”高大的石台上,“青木之灵”先生叫住我,鼓励我在格律体新诗的道路上坚定走下去,并且留下我的微信和地址,他要回到重庆后给我邮寄他的著作《青木文集》《青木秋韵》。后来回忆起与先生的见面,我创作了一首诗,题目就是《与青木先生握手》:欣赏您曾经流过的汗水/钦佩您过去奋斗的历史/如您一样辛劳的前辈人/曾为共和国筑垒起基石/有什么理由不去拿起笔/用最美语言为您写首诗/握住您有力厚实的双手/我仿佛看到铁锤和汗渍。先生年轻时曾经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
            “天贶殿”是岱庙的核心建筑,规模与故宫太和殿有一比,它始建于宋,复建于清,殿内有壁画,描述东岳大帝出巡的情景。诗友们纷纷脱鞋进去参观,我看见万龙生先生也饶有兴趣的在里面徜徉。结束了岱庙的游览,出了大门,背倚岱庙的高大门楼,“东方诗风”论坛站长“秋水涟滟”王世忠先生喊我一起合影留念,我是他的兵哦。接下来的行程就是登泰山了,导游招呼大家上车出发,我再一次脱离大部队,去停车场开上我的车去追随,可哪里能看到大家的影子,只好去岱顶上再见了。参观岱庙后我留下一首诗:刻下碑文的古人/早已化身为泥土/然而岱庙的石碑/依旧将历史守护/坚忍敢当泰山石/汲取着天地雨露/青苔爬上了石碑/将碑文细细诵读/有多少帝王将相/来此虔诚的祭祖/看园中苍苍古柏/默默把岁月存贮。
            我离了岱庙,开车到泰山脚下的“天外村”停车场停好车,这里可以过夜停,晚上我们是要在岱顶天街住宿的。我和妻步行走到泰山景区入口,购票进入,景区入口有游览车,可以乘坐到中天门,如果一路步行上去,到中天门恐怕得四五个小时,更不用说爬到南天门啦,不坐车估计天黑以后才能抵达。选了个靠车窗的位置坐下,这样可以不遗漏沿途的景色。等坐满一车游客,游览车就出发了,一车人虽然互不相识,可兴奋的心情还是相通的。从景区入口到中天门是十几公里的盘山路,司机将车开得很慢,因为在飘着时有时无的毛毛雨,山里雾气有些重,时而有一片云雾贴着游览车飞过,引起车内人群的骚动,我想越往高处,云雾会越壮观吧,大家看到那样的景色,又该发出怎样的惊叹!泰山云雾名不虚传!妻不时指点着窗外让我看,我能感受到她的兴奋。到中天门的路上,偶尔有石刻出现,但不是很多,据说泰山石刻遗迹有一千八百多处,精华应该还在上面。引起我沉思的,是车窗外一闪而过的牵牛花,沿路很多,它们攀爬着泰山的岩石,努力向上,那一朵一朵紫色的喇叭花,似乎吹奏着行进的乐曲。这些牵牛花让我感动,我也是一支牵牛花,在格律体新诗这座高山的崖壁上攀爬着。以诗记之:我抚摸一块坚硬的山石/犹如抚摸着泰山的风骨/石上一支攀援的牵牛花/仿佛也想要登顶看日出/我背着沉重的行囊而来/还带着虔诚行走在山路/过了南天门就见孔夫子/寻一支神笔写格律新书。


           车停中天门,下车后,有一个岔路口,左边是步行道,右边通向登山缆车,可以直达南天门,征询了妻的意见,我们决定步行上山,不能枉来泰山一趟。我翻看了一下手机微信,看到诗友们分成两拨,一拨坐上登山缆车已经抵达南天门,正在天街游览;另外一拨正在步行爬山,估计离我有半个小时的路程,我是不追赶啦,因为这是山路,索性我与妻来个雨中漫步,细品泰山的风情。中天门服务区,沿山路有十数间门店,摆卖一些旅游用品,我与妻买了两根登山杖,祈望着能有些帮助。我还买了一顶旅游帽,上面绣着“泰山”二字,戴着它既可以遮雨,也有登泰山的寓意。从中天门开始,就是一路的登山石阶路,泰山特色之一摩崖石刻便可以随处可见。石刻“五岳之尊”气势雄浑,“云路先声”又显得沉稳,“天下名山第一”不知是哪个贤士所题,却说出天下人的心声。欣赏着山路两边的石刻,我也不忘欣赏泰山雨景。泰山的雨,毛毛的,将我的脸抚摸的湿湿的,滑滑的,虽然我只穿戴了一件简易雨衣,足以挡住泰山的秋寒。我感慨这泰山的雨,感慨这登山的愉悦,听着身边游人的笑声,我动起了诗情画意:泰山的雾雨/伸手抓不住/我想留下她/做一生守护/向着南天门/我一路追逐/她已悄悄地/变成了汗珠。     
     继续向上攀登,过云步桥,欣赏了瀑布美景,此处瀑布虽然不大,也有雾遮百媚生的仪态。不必仰视,就这样与它亲密握手,感受泰山不一样的柔情。需要仰视的,是瀑布壁崖上的石刻,历代多少骚客在此赞美啊,泰山不仅仅是硬汉,也有女儿情。再上,看过飞来石,过五松亭,走近泰山的“望人松”,它不似黄山的“迎客松”生长在悬崖边,我可以走近它,坐在离它不远的石上和它说说话。过了东岳庙,又是一路的石刻,有一块儿石刻引起我的特别注意,见石壁上刻着四个字“暂远红尘”。哇!堂堂泰山,也能避世了吗?我们这些从红尘中来、旋即回红尘中去的凡人,只能心远地自偏了。看看山路上的清洁工,看看山路上负重登山的挑山工,虽然日日在仙境,又有一刻脱离过红尘吗?不如让我以诗记之:泰山路上看到清洁工/泰山路上遇见挑山夫/游人一路谈笑赏风景/他们肩挑手拾谋生路/游人的汗水含着欢乐/他们的汗水藏着酸苦/沉重的喘息落到石阶/日日数着生活的脚步。       
      在“朝阳洞”附近小憩一会儿,吃了点泡面,顺便翻看了一下手机,见群里发来通知,六点吃晚饭,饭后召开年会。我看了看时间,快下午三点了,得抓紧时间赶路。此处我亦留诗一首表达与诗友早点见面的心情:登山路上虽雾雨轻轻/我却不再去独自行吟/泰山天街已会聚诸贤/纵论阔谈如天上仙音/听多了诗界噪噪说唱/我少闻传世韵律美声/闻南天门里筑起高台/怎敢误佳辰错过聆听。泰山十八盘不是空有虚名,越往上山路越陡峭,风景也这边独好。汗水伴着雨水,顺着帽檐滴淌,有些钻进了脖颈里。妻的体力渐渐跟不上了,我便走一截就停下来等她,不时给她拍张照片留个影。过“龙门”,穿越“升仙坊”,离“南天门”近了,抬头仰望,“南天门”被雾气笼罩,红色的粉饰,高大的门楼,依稀几个游人正在门洞前张望,仿佛看守着天门,俯瞰着凡间。我们这些凡人,就要进天宫游览来了。可是这“南天门”真的不是好进的,经过了十八盘,人的体力已经消耗殆尽,可眼前的台阶,陡峭难攀,没有毅力和决心是上不去的!我和妻相互鼓励着,一前一后向上攀登。不知前面谁惊叫一声,我抬头一看,一支登山杖顺着台阶滑落下来,我赶紧截住,这要是滑下去打着人,估计不轻,台阶又长又陡呀!往上爬,把登山杖还给失主,原来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我等妻爬上来,拉着妻一起进“南天门”,算是双双进入仙界了吧。

                    (四)天街之夜


    进入“南天门”就是“天街”,初看“天街”,一溜仿古建筑错落排列,这些是供游人住宿的宾馆,倒是“天街”的石头地面让我感觉有些年头了。一座石牌坊立在半人高的石阶上,上面刻着“天街”二字,因为雾大,整个“天街”上人影朦胧,真的有一种身在天宫的感觉。大家约定见面的地点是在南天门宾馆,离石牌坊不远,二十米的样子,整个“天街”也不大,大概二三百米吧,毕竟是在泰山山顶,能有一块相对平整的地方就不错了。进入南天门宾馆,靠里面的餐桌前坐着两位女士,其中胖胖的一位向我招手,问我是不是“南庭闲月”,我说“是”,她自我介绍说是“魏萍”,旁边是她的妹妹。她们姐妹俩是代表大家特意等我们的,因为我们两个最后到达。我赶紧与魏萍老师握手问好,我还转达了梁志宏先生对她的问候,这是梁志宏先生在我临行前特意交代的,魏萍老师与梁志宏先生相识很久了。没一会儿,网名“沙场点兵”的蔡友元老师走过来,他这次很辛苦,负责大家的整个旅程安排。他领着我们两个去登记了住宿房间,叮嘱休息休息,晚上六点聚餐,七点半召开“东方诗风”论坛第十四届年会。

   晚上六点,参加年会的诗友们准时聚会在南天门宾馆的餐厅里,这次年会有全国各地二十四位诗友参加,还有一些家属。大家陆续就坐,喝酒的诗友一桌,不喝酒的诗友一桌,家属一桌,为了这次相会,大家可谓是不远千里,风雨兼程,一路行吟至此,留下很多行吟佳作,日后必当是美谈。蔡友元老师提议,大家共同举杯,庆祝这一次论坛年会的相聚,万龙生先生以茶代酒,与众诗友热情相贺。俗话说得好: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话匣子就打开了。很多诗友都是第一次见面,张兴泰老师年过七秩,因为共同的诗歌理念,从东北吉林赶来,其实他在诗歌界成名已久,是一位理论与实践双修的前辈。他与我碰杯,日后还将他的诗集寄赠与我。网名“林海雪狐”汪德国老师来自安徽,不知谁开玩笑介绍说汪老师刚刚从德国回来,我当时信以为真,半晌才回过味来。“老农夫”贺志利老师和“红柳”扈家平老师酒桌上找到了战友,他们两个都是在青藏高原千里运输线上战斗过。这时邻桌一位诗友站起来要给大家朗诵即兴写的一首诗,大家一看,原来是来自上海的“丛中笑”王吉梅老师,一头银发,朗诵起来铿锵有力,也不奇怪,她从事了半辈子教育事业嘛!上海来的诗友们,好几位都是教育战线退休的,我崇敬的万龙生先生早些年也在教育战线呀。蔡友元老师此刻酒已半酣,端着酒杯给大家敬酒,提议共同举杯,来一张合影。大家积极响应,举杯高呼,一张珍贵的合影留在了每一个诗友的手机中。为了不影响接下来的年会,虽然大家酒未尽兴,可还是结束了这次美宴,相约下次再饮。我虽然与大家第一次见面,第一次共饮,却没有一丝陌生,诗者,相逢何必曾相识呢。
    晚七点半,餐厅里只留下“东方诗风”论坛的诗友们,围着两个餐桌,第十四届年会开始。不知道怎么了,我心里产生了一种敬畏和期待。因陋就简的会场丝毫没有减少大家的使命感,我们是为弘扬传统文化而来,是为发扬壮大格律体新诗队伍而来,是为努力改变诗歌生态而来,我们的旗手就是以万龙生先生为代表的前辈们。
    主持会议的是“东方诗风”论坛网站站长王世忠先生。他回顾了一年来论坛的发展变化,一个新的气象就是新人辈出,论坛的影响力扩大了,希望大家继续努力,让更多人了解、支持论坛。来自成都的余小曲先生讲述了格律体新诗的一些历史和走过的沟沟坎坎,能感觉到这条路的艰辛和不易,但是他更看到了成绩与希望,侃侃而谈,学者之风,让我敬佩。张兴泰老师主要讲述的是他自己的格律体理论,这些理论记录在他的《诗镜文心》诗文集中,我后来有幸获赠了先生的这本书。万龙生先生特意让我发言,我首先转达梁志宏先生对这次年会的祝贺,获得大家的热烈掌声。接着我谈了一点自己走上创作格律体新诗这条路的感受,从自由体到格律体,看似中间隔着一条线,其实每个接受过传统诗词教育的人,骨子里都自然而然流淌着一种韵律,那是歌,那是画,那是屈原的一江恨,那是李白的一轮月。格律体新诗当然要把这种美、这种情继承下来,用现代白话文书写我们民族的传统和自信。大家陆陆续续谈了些看法、提了些建议,最后是万龙生先生总结发言。万龙生先生首先谈到“东方诗风”论坛在前段时间处在一个青黄不接的低潮期,论坛里有些骨干力量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开,另辟蹊径谋发展,对论坛造成极大的困扰和困难,给他本人也造成极大的困惑,开始怀疑格律体新诗这条路能不能继续走下去。可是,因为现代沟通技术的进步,论坛建立了微信群,通过这个便捷的交流手段,发展了很多新人,进行了更为广泛的宣传,大家的创作热情被调动起来,涌现出一批好作品,让不少诗界人士重新认识了格律体新诗的魅力,并且开始接受它,传播它,万龙生先生情不自禁地说“是微信救了东方诗风论坛的急,解了格律体新诗发展的难”,我觉得此言不假!会议在万龙生先生的提议下,对“东方诗风”论坛的管理班子进行了调整加强,并且建议创办“东方诗风”微刊。所有这些动作都是为了让格律体新诗事业更好更快的发展起来。对于万龙生先生的高瞻远瞩、对于大家的群策群力,在年会上给我留下了难忘的记忆。会议由网名“海棠”周琪老师记录整理存档,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东方诗风”论坛第十四届年会圆满结束。我记住了这个日子---2018年9月9日晚,泰山天街南天门宾馆。

     为这次年会我写了一首诗“泰山东方论坛年会酒宴”
     这一缕清风/相识已久却无踪/这一分豪情/相知已久却不逢
     南天门摆宴/诸贤情投意同/看仙风道骨/擎执东方诗风
     夜雾锁天门/长灯纵论诗文/遍寻锦囊计/致远格律前程
     饮下出征酒/相约明年再重逢/当是多笑语/该无虞执手匆匆
     


               (五)日出东方

      会议结束后,大家各自回到酒店的房间休息,并且相约明日早晨去看日出,外面还在下着雨,可是依然不能浇灭我们去看日出的愿望。我一夜时睡时醒,闭着眼便会有泰山的雨雾来纠缠,这记忆怕是一生也丢不掉啦。
     凌晨四点,酒店的服务员开始挨着敲门,招呼看日出的游客起床去门口集合。我和妻赶紧爬起来下床,匆匆洗漱一下,穿好衣服去酒店门口集合,一出酒店门,见天街上早已有很多人排了队等待,门口摆着一摞大衣,供没有准备棉服的游客租赁。雨不知啥时候停的,此刻山上的风有点冷,看日出的人很多,有好几个队伍,陆陆续续大家开始出发。我们这支队伍由山上一个摄影者带领,走小路去了一个人少的观景点,在山崖边,因为雾大,看不到悬崖有多深,领路的摄影小伙子不停提醒大家注意安全,不要靠悬崖太近。可是大家看不到崖下面的情况,反而平添了一些无畏的勇气,有的坐在崖边石头上,有的站在崖边,目光只专注那东方的鱼肚白。我也找到崖边一个位置,挨着诗姐她们坐下,雾就在我们目前起起伏伏,遮蔽了泰山的险,就如我坐在海边,看不到海水下的礁石,只有一层层海浪向我涌来。妻站在我身后,一只手拉着我的背包带,一只手拿着手机当摄影家。我在华山的北峰看过日出,我在黄山的白鹅岭看过日出,我在蓬莱海边看过日出,我在去云南的飞机上看过日出,可我在泰山看日出的心情都与先前不一样,有诗友在身边,有妻在身边。
     天色发白,一望无际的云雾被风推着,一拨一拨涌动,很平,像海面,天际是一条线,不是一块布。只是近处时而有雾翻滚上来,挡在我们面前,瞬间又滑向侧方,继而散开不见。山崖边,手机的闪光灯不时闪现,大家在抓拍这难得的云海奇怪,渐渐地东方泛红,那位摄影小伙子很肯定的说“今天一定能看到日出,而且比平时美”。话音刚落,也许是老天爷考验大家的性子,一大团黑色云雾从远处涌来,把我们的视线挡住,惹得不少人唏嘘抱怨,可它就是不走,慢腾腾想拖延时间,激起了众怒,大家齐声呵斥,终于把它赶跑啦!此刻,东方闪现一道光,炫丽的朝阳喷薄而出,一瞬间身边响起了欢呼,咔嚓咔嚓的拍照声此起彼伏,每个人都在抓住这短暂的时刻与日出合影,因为雾的原因,天空被朝阳染成了粉红色,我们一群人,就在这霞光中荡起灿烂的笑容。张兴泰先生招呼我为他拍照,他穿了绿色军大衣,坐在石头上笑容可掬。诗姐陈建军与“花仙子”苏勤老师要来一张合影,我抓紧时间为她们两个抢了个镜头。不远处,王世忠先生正在以登山杖为枪,抱在胸前迎着朝阳摆拍,好幽默!蔡友元老师在旁边配合,立正敬礼,一下让我又严肃起来。我和妻也躺在朝阳的怀抱中留了张合影,往后的日子里,这就是美好的回忆。太阳冉冉升起,山顶的雾却没有散去,见证了泰山云雾中的壮丽日出,大家抱着一种满足开始下山。因为还有几个景点我们没有参观,便与妻按游览指示牌去寻访。
    石路边仍然有不少碑刻出现,“丈人峰”“天下第一山”等等碑刻,与上山路上见到的同样有气势。来到“玉皇庙”,参观了“古登封台”石刻,算是一个凡人见过了玉皇大帝了。顺着山路下山,发现“孔子庙”的位置,大喜过望,又急急爬了百十个台阶去叩拜,我要向孔子借一支神笔,写格律体新诗呢!竟把妻丢在身后不顾,等我从“孔子庙”出来,见妻在台阶下一个人坐着,我不禁有些愧色,幸亏她没有怪我,说累了,不想爬台阶了。路过“碧霞祠”,只进去匆匆看了一眼,感觉里面太过华丽。回到南天门宾馆,大家已经在吃早饭,诗友们一会儿就要坐缆车下山,赶到济南市参观游览,这也是大家最后一天的行程,明天就会各自返家。我和妻是自己开车来,所以不能同行了,吃过早饭,与诗友们依依话别,提前步行下山,我想再看看雨后的泰山。
    为了这次与泰山日出的相逢,写了一首诗:登顶岱岳俯望着群山/我更加感到自己渺小/站在泰山的肩上望远/我不敢表露一丝自傲/即使伸手可虚托红日/也是因为巨人的身高/庆幸已见到人间奇景/可写篇赞美泰山诗稿。
    晚上十一点开车返回太原,一夜睡得好香甜。梦醒时分,打开手机,微信里收到万龙生先生发来的赠诗,是以柔巴依体式写的。《赠南庭闲月》 驾车横越晋豫鲁你来到泰安/为什么选这个时候登上泰山/是为了赴约会见心仪的诗友/是为了践行共同尊奉的信念。 我依韵答谢一首:我不畏路途的遥远奔赴泰安/我为寻一盏明灯登上了泰山/相识众多的师长真诚的诗友/共同来弘扬格律新诗的理念。

                     (六)以诗达意




     自从泰山参加论坛年会回来,心里总是感觉有些东西没有抒发出来。相逢是缘,与“东方诗风”论坛的诗友们一起度过难忘的两天时光,我就想着再写点什么来表达我的心意,陆陆续续,我以柔巴依的体式写了一些回忆之作,在这里相赠,算是了结我的一个心愿吧。
     《忆万龙生先生》 你一生只想做一个缪斯信徒/热爱诗歌便成了自己的幸福/勇敢扛起了“东方诗风”的旗帜/将格律新诗“三分法”无私奉出。(注:万龙生 网名 诗酒自娱)
     《忆王世忠先生》 总以为你是一位严谨的学者/岱顶上我却见到你诙谐幽默/一支登山杖被你握成了钢枪/旭日中坚定守卫着格律诗歌。 (注:王世忠 网名 秋水涟滟)
     《忆余小曲先生》 浅色帽子下一张圆圆的红脸/讲起诗歌来恰似弹一曲古乐/泰山的细雨也匆匆赶来旁听/天街的灯火映照你腹中诗卷。 (注:余小曲 网名 晓曲)
     《忆陈建军女士》 一幅画一首诗连接起了远方/一程雨一路风传来歌声飞扬/你用动情的歌喉赞美着生活/我情不自禁将你的歌儿接唱。 (注:陈建军 网名 在水一方)
     《忆贺志利先生》 因了你的网名我想要走近你/握握你的手看看是否沾满泥/一个热爱土地的诗人值得敬/你心里定是装满了苍生厚义。 (注:贺志利 网名 老农夫)          
      《忆唐丽华女士》 是谁细雨中在我的耳畔轻语/如夜莺给我捎来远方的讯息/谦谦的微笑倩倩的一摆风摇/那是我曾经走过荷塘的记忆。 (注:唐丽华 网名 谦谦)
      《忆苏勤女士》 花真的与你有一种不解缘分/你的舞姿已刻印我脑海之中/如果花丛里你流淌轻盈舞步/我会以为一只碟在花海采风。 (注:苏勤 网名 花仙子)
      《忆李辉德先生》 沉默并没能阻止深深的渴望/内心的火焰早已热烈地生长/你的诗文里流露出你的真实/心怀着感恩将每个季节歌唱。 (注:李辉德 网名 蜀草)
      《忆周琪女士》 你让我想起春天的那株海棠/清晨时盛开在一湾清河岸旁/用一支柔美的诗笔书写流年/一颦一笑间留下春天的模样。 (注:周琪 网名 海棠)
      《忆魏萍女士》 你从遥远的西北乘秋风赶来/一定感受到泰山热忱的情怀/我转达梁志宏先生久别问候/你许下再晤并州师长的期待。
      《忆扈家平先生》 照片上我见过你那娴静庭院/照片上有你搏击浉河的矫健/我甚至想到你驾车驰骋天路/年会对饮的酒里有我的赞叹。 (注:扈家平 网名 红柳)
      《忆蔡友元先生》 我猜想你是转世的古代将军/未了的征战充斥在你的诗韵/举杯邀饮的豪情像阵前誓师/仿佛岱顶上集合了诗歌军群。 (注:蔡友元 网名 沙场点兵)
      《忆汪德国先生》 我俩被阳光晒出一样的肤色/我来自山西你并非来自德国/众人的戏谑让我更愿了解你/你的质朴透着大别山的品格。 (注:汪德国 网名 林海雪狐)
      《忆李玲女士》 你身上带着重庆女子的娟秀/妍红的脸颊如一朵彩云出岫/感谢风将你吹到了我的面前/我却如云般躲一旁欲语还休。 (注:李玲 网名 四丫头)
      《忆王吉梅女士》 带着松江的风尘来年会报到/为诗友朗诵一篇热情的诗稿/我陶醉诗中随你一起去遨游/醒来时见你在诗人群中微笑。 (注:王吉梅 网名 丛中笑)
      《忆张兴泰先生》 我就喜欢你说话那种东北味/连饮酒的姿势都那样干脆/对诗词格律的研究底蕴深厚/真想与你赴唐诗宋词中一醉。 (注:张兴泰 网名 鸿硕)


      如今距我参加“东方诗风”论坛泰山年会已经过去了一年有余,2019年的襄阳年会我因故没能参加,可是我们在岱顶那个夜晚许下的愿望,如泰山日出一般,冲破云雾,喷薄向上。这一年中,格律体新诗事业在万龙生先生带领下打开了一片空间,受到诗歌界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肯定。“东方诗风”期刊顺利出版了十周年纪念刊,重庆市诗词学会成立了“格律体新诗研究院”,万龙生先生被聘为首任院长。我们在《中华诗词》诗刊上争取到一片发表格律体新诗的版面,格律体新诗研究院隆重推出新中国第一套格律体新诗六本诗集丛书,由当代权威诗歌理论家吕进先生主编。这些成绩取之不易,可我们始终坚信“东方诗风”论坛秉持的格律体新诗理念,就如破雾而出那轮红日,已经渐渐染红了诗歌的天空!




  完稿于2020年2月4日子时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3

主题

3637

帖子

2

精华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828
发表于 2020-2-4 21:20: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手机上看到楼主的散文,就在手机上抢沙发了。翔实的记述,充满激情的描写。是格律体新诗把我们紧密联系在一起!为格律体新诗,加油!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0

主题

59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850
 楼主| 发表于 2020-2-5 11:2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木之灵 发表于 2020-2-4 21:20
我在手机上看到楼主的散文,就在手机上抢沙发了。翔实的记述,充满激情的描写。是格律体新诗把我们紧密联系 ...

谢谢青木之灵老师赏鉴点评。泰山一别一年有余,东方论坛又有了很大发展,愿格律体新诗事业蒸蒸日上,再创辉煌。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0

主题

59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850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 23: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您的欣赏与鼓励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方诗风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21-1-28 22:12 , Processed in 0.08973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