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诗风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查看: 202|回复: 4

[佳作推荐] 【格律体新诗百年精选(上,截止1940年代)】(《重庆艺苑》春季号)

[复制链接]

3万

主题

3万

帖子

17

精华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5664
发表于 2017-5-16 10: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格律体新诗百年精选(上,截止1940年代)】
(编者按)
格律体新诗作为一种诗体,一种与传统诗词(包括诗、词、曲)迥异,又与同样以白话为载体的自由诗大相径庭的诗体,在当今中国诗坛无疑是一个“弱势群体”。但是因为她使用现代汉语,宜于表现现代人的思想感情,又讲究格律,符合诗的文体特性,适应中国传统的审美基因,倘以长远的目光视之,她就具有诗词与自由诗所不具备的独特优越性,代表着中国诗歌未来的发展方向,道路广阔,前景光明。当此新诗诞生百年之际,对其予以关注是完全必要的。所以特精选少许格律体新诗,以展示其面貌,供读者欣赏。由于篇幅所限,遗珠之恨在所难免。
自20世纪之初“新文化运动”兴起,白话新诗横扫传统诗词,风行一时,几乎取而代之。然而诗词打而不倒,新诗自己营垒里也出现了以“新月派”为代表的“格律诗派”(朱自清语)。不过,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新诗中的自由诗一直占居优势,一家独大,以致在一些人眼中,以废名(冯文炳)为代表,形成了“新诗即自由诗”的错误观念。以他们的弱视,看不见被遮蔽的事实:诗词始终存在,而现代格律诗一直颠踬前行。
及至1977年以还,改革开放使中国展现了蓬勃生机。诗坛的格局也发生了巨变,出现了两个不可忽视的态势,即传统诗词的复兴与格律体新诗的再起。
新世纪以来,网络更给予了格律体新诗以极大的助推之力,使其在原有基础上得到长足的发展,理论趋于完备,创作成绩可观,前景日益美好。
目前格律体新诗已经分为整齐式、参差(对称式)、复合式三种基本样式,读者可以加以区分,对所选作品是何体式,就不一一注明了。

胡适

湖上
-

水上一个萤火,
水里一个萤火,
平排着,
轻轻地,
打我们的船边飞过。
他们俩儿越飞越近,
渐渐地并做了一个。
     1920年

梦与诗
-

都是平常经验,
都是平常影像,
偶然涌到梦中来,
变幻出多少新奇花样!
-

都是平常情感,
都是平常言语,
偶然碰着个诗人,
变幻出多少新奇诗句!
-

醉过才知酒浓,
爱过才知情重——
你不能做我的诗,
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1920年


郭沫若

维纳斯
-

我把你这张爱嘴,
比成着一个圆杯。
喝不完的葡萄美酒,
会使我时常沉醉!
-

我把你这对乳头,
比成着两座坟墓。
我们俩睡在坟墓中,
血液儿化成甘露!
    1919年
     
    瓶(第六首)
星向天边坠了,
石向海底沉了,
信向他心陨了。
-

春雨洒上流沙,
轻烟散入云霞,
沙弥礼赞菩萨。
-

是蔷薇尚未抽芽?
是青梅花被叶遮?
是幽兰自赏芳华?
-

有鸩不可遽饮,
有情不可遽冷,
有梦不可遽醒!
-

我望邮差加勤,
我望日脚加紧,
等到天明再等。

刘大白
教我如何不想她
-

天上飘着些流云,
地上吹着些微风,
啊!
微风吹动了我头发,
教我如何不想她?
-

月光恋爱者海洋,
海洋恋爱者月光。
啊!
这般蜜也似的银夜
教我如何不想她?
-

水面落花慢慢流,
水中鱼儿慢慢游。
啊!
燕子你说些什么话呀,
教我如何不想她?
-

枯树在冷风里摇,
野火在暮色中烧。
啊!
西天还有些儿残霞,
教我如何不想她?
    1920

陆志韦


流水的旁边

你为我在流水的旁边,
造茅屋两三间,
使我梦里见你的时候,
也听见活水流。
我早上到流水的旁边,
见落花一点点。
我求他们再我的念头
一个个向你流。
你回来在流水的旁边,
看看月明风软,
爱活水像爱命的朋友,
能否为你消忧。
       1921
闻一多

死水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春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绣出几瓣桃花;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
飘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笑一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1925年4月
也许
-

也许你真是哭得太累,
也许。也许你要睡一睡,
那么叫苍鹭不要咳嗽,
蛙不要号,蝙蝠不要飞。
-

不需阳光攒你的眼帘,
不许清风刷上你的眉,
无论谁都不许惊醒你,
我吩咐山灵保护你睡。
-

也许你听着蚯蚓翻泥,
听那细草的根儿吸水,
也许你听这般的音乐,
比那咒骂的人声更美。
-

那么你先把眼皮紧闭,
我就让你睡,我让你睡。
我把黄土轻轻盖着你,
我叫纸钱儿缓缓地飞。


徐志摩


渺小
-

我仰望群山的苍老,
他们不说一句话。
阳光描出我的渺小,
小草在我的脚下。
-

我一人停步在路隅
倾听空谷的松籁;
青天里有白云盘踞——
转瞬间忽又不在。
      1931
偶然
-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刘梦苇

铁路行
-

我们是铁路上面的行人,
爱情正如两条铁轨平行。
许多的枕木将它们牵连,
却又好像在将它们离间。
-

我们的前方像很有希望,
平行的爱轨可继续添长:
远远看见前面已经交抱,
我们便努力向那儿奔跑。
-

我们奔跑到交抱的地方,
那铁轨还不是同前一样?
妖王前面又是相合未分,
便又勇猛地向那儿前进。
-

爱人只要前面还有希望,
只要爱情和希望样延长;
誓与你永远的向前驰驱,
直达这平行的爱轨尽处。
        1931
冰心

繁星之十
-

嫩绿的芽儿,
和青年说:
“发展你自己!”
-

淡白的花儿,
和青年说:
“贡献你自己!”
-

深红的果儿,
和青年说:
“牺牲你自己!”
冯乃超

现在
-

我看得在幻影之中,
苍白的微光颤动;
一朵枯凋无力的蔷薇,
深深吻着过去的残梦。
-

我听得在微风之中,
破琴的古调琮琮;
一条干涸无水的河床,
紧紧抱着沉默的虚空。
-

我嗅得知空谷之中,
馥郁的兰香沉重;
一个晶莹玉琢的美人,
无端地飘到我的心胸。


朱湘

葬我
-

葬我,在荷花池内,
耳边有水蚓拖声,
在绿荷叶的灯下,
萤火虫时暗时明。
-

葬我在马缨花下,
永作着芬芳的梦;
葬我在高山之巅,
风声呜咽过苍松。
-

不然就烧我成灰,
投入泛滥的春江,
与落花一同漂去,
无人知晓的地方。
    1925

昭君出塞
-

琵琶呀办我的琵琶:
趁着如今人马不喧哗,
只听得啼声答答,
我想凭着切肤的指甲,
弹出心里的嗟呀。
-

琵琶呀办我的琵琶:
这儿没有春草发新芽,
也没有花枝低压;
在敕勒川前,燕支山下,
只有冰河结琼花。
-

琵琶呀办我的琵琶:
我不敢瞧落日照平沙,
雁飞过暮云之下;
不能为我传达一句话,
到烟霭外的人家。
-

琵琶呀办我的琵琶:
记得当初被选进中华,
常对着南天悲咤;
哪知道如今去朝远嫁,
望昭阳又是天涯。
-

琵琶呀办我的琵琶:
你瞧太阳落下了平沙,
夜风中荒野上发,
与一片马蹄声应答,
远方响动了胡笳。
      1926年3月27日
应修人


悔煞
-

悔煞许他出去,
悔不跟他出去。
等这许多时还不来,
问这许多处都不在。
-

田汉

黄昏
-

原之头
屋之角
林之间
尘非尘
雾非雾
烟非烟
-

晚风儿
吹树野
低声泣
四野里
草虫儿
唧唧唧
-

恋人啊
试为我
唱新词
小声儿
如空际
的游丝——
-

“私语啊
银灰的
星光底
安眠啊
溜圆的
露珠里“


汪静之
-

风的箭······
-
风的箭不息地射放,
箭箭都射在我心上;
它为什么要射我呢?
为要射伤我的希望!
-

太阳是旋转的铁轮,
天天在我头上乱滚;
它为什么要碾我呢?
为要碾碎我的春春!
-

时间······
-

时间是一把剪刀,
生命是一匹锦绮;
一节一节地剪去,
等到剪完的时候,
把一堆破布付之一炬!
-

时间是一根铁鞭,
生命是一树繁花;
一朵一朵地击落,
等到击完的时候,
把满地残红踏入沙泥!
-

朱大枬
-

逐客
-

自从你搬到我心里居住,
苦恼就是你给我的房租;
但我总渴想有一天闲静,
心里没有你舞影与歌声。
-

我几时贴过招租的帖子?
我一生爱好的就是空虚;
去吧,你乘隙闯入的恶客,
你镇日歌舞着无日无夜!
-

你舞蹈的震撼你的叫嚣,
我心可受不住这样搅扰!
去,你不用向我装痴卖傻,
有一天我就要赶你搬家!
-

饶孟侃
就是······
-

就是世上认不得真面目,
我们也不含糊地过一天;
问他们从海岛逃到山谷,
可有谁逃出了人世里边?
我们只要在日夜中间。
-

既然世上容不得真面目,
我们爽性热闹地做一场;
让你做歌女背一面大鼓,
让我来扮个琴师的模样——
拨起了三弦摇着板唱!
-

-

我为你造船不惜匠工,
我为你三更天求着西北风,
只要你轻轻说一声走,
桅杆上便立刻挂满了帆篷。
-

沈紫曼
-

-

我是轻轻悄悄地到来,
像水面飘过一片浮萍;
我又轻轻悄悄地离开,
像林中吹过一阵清风。
-

你爱想起我就想起我,
像想起一颗夏夜的星;
你爱忘了我就忘了我,
像忘掉一个春天的梦。
      1936年5月
-

戴望舒
-

流浪人的夜歌
-

残月是已死美人,
在山头哭泣嘤嘤,
哭她细弱的灵魂。
-

怪枭在幽谷悲鸣,
饥狼在嘲笑声声,
在那莽莽的荒坟。
-

此地黑暗的占领,
恐怖之统治人群,
幽夜茫茫地不明。
-

来到此地泪盈盈,
我是漂泊的孤身,
我要与残月同沉。
-

烦忧
-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加入有人问我的烦忧,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加入有人问我的烦忧;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

林徽因
-

-

笑的是她的眼睛,口唇,
和唇边浑圆的漩涡。
艳丽如同泪珠,
朵朵地笑向
贝齿的光里躲。
那是笑——神的笑,美的笑:
水的映影,风的轻歌。
-

笑的是她惺忪的卷发
散乱的挨着她耳朵。
轻软如同花影,
痒痒的甜蜜
涌进了你的心窝。
那是笑——诗的笑,画的笑:
云的留痕,浪的柔波。
        1931
-

曹葆华
-

她这一点头

她这一点头,
是一杯蔷薇酒;
倾进了我的咽喉,
散一阵凉风的清幽;
我细玩滋味,意态悠悠,
像湖上青鱼在雨后浮游。
-

她这一点头,
是一只象牙舟;
载去了我的忧愁,
转运来茉莉的芳秀;
我伫立台阶,情波荡流,
刹那间瞧见美丽的宇宙。
       1929
-
卞之琳
-

断章
-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1931

无题二
-

窗子在等待你的凭倚,
穿衣镜也怅望,何以安慰?
一室的沉默痴念着点金指,
门上一声响,你来得正对!
-

杨柳枝招人,春水面笑人。
鸢飞,鱼跃;青山青,白云白。
衣襟上不短少半条皱纹,
这里就差你右脚——这一拍!
        1937
林庚
-

冰河
-

从一个村落到一个村落
这一条冰河小心地流着
人们看不见水的蓝颜色
今天是三九明天是什么
-

在长的路上人们来往着
这一个冬天在冰里度过
没有人看见水的蓝颜色
这一条冰河带走了日月
-

今天是二九明天是什么
这一条冰河带走了日月
-

臧克家
-

老马
-

总得叫大车装个够,
它横竖不说一句话,
背上的压力往肉里扣,
它把头沉重地垂下!
-

这刻不知道下刻的命,
它有泪只往心里咽,
眼里飘来一道鞭影,
它抬起头望望前面。
-

冯至


深夜又是深山
-

深夜又是深山,
听着夜雨沉沉。
十里外的山村,
念里外的市廛,
-

它们可还存在?
十年前的山川、
念年前的梦幻,
都在雨里沉埋。
-

四围这样狭窄,
好像回到母胎;
我在深夜祈求
-

用迫切的声音:
“给我狭窄的心,
一个大的宇宙!”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万

主题

3万

帖子

17

精华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5664
 楼主| 发表于 2017-5-17 07:42: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能显示空行,无奈,重新编辑。蝙蝠所限,遗漏甚多,还将继续添补。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188

帖子

0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54
发表于 2017-6-8 21:17: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教我如何不想她》我记得是刘半农的作品,怎么变成刘大白了?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万

主题

3万

帖子

17

精华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5664
 楼主| 发表于 2017-6-10 04: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了山人 发表于 2017-6-8 21:17
《教我如何不想她》我记得是刘半农的作品,怎么变成刘大白了?

谢谢指谬,将予纠正。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万

主题

3万

帖子

17

精华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5664
 楼主| 发表于 2017-6-12 19: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篇幅所限,怎么成蝙蝠了?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方诗风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9-1-20 00:38 , Processed in 0.121729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