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诗风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查看: 119|回复: 0

耄耋老人立诗韵 几易书稿终成卷

[复制链接]

131

主题

308

帖子

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93
发表于 2018-6-24 16:5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死水吧 于 2018-6-24 17:17 编辑




杨发兴




耄耋老人立诗韵    几易书稿终成卷


赵青山


    现代诗人写诗,用韵大致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写格律诗(当代诗词),用韵以平水韵为主;一种是写新诗,用韵以“十三韵辙”为主。但是平水韵是根据唐代人的用韵情况所归纳并规定的诗韵,随着时代变迁,很多语音已经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十三韵辙”是以北方说唱艺术的用韵法则为主归纳整理的,如果以此来确立现代新诗的诗韵,则稍显粗鄙,失之精细。有鉴于此,湖北学者、诗人杨发兴先生,历经数个寒暑,几易书稿,于2015年由中华诗词出版社出版发行了《中华今韵·修订版》。该书以普通话语音为标准,既不迁就古音,也不照顾方音,将现代汉语普通话语音划分为“十九韵部”,纠正了“十三韵辙”和“十八韵部”长期存在的缺陷,使《中华今韵》成为一部真正的现代汉语诗韵典。


    杨发兴,19283月出生, 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人,高级讲师。1960年秋毕业于华中师范学院(今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曾任小学、中学、 师范学校,中、高师函授语文教师,县教师进修学校校长,县政协常委,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以及湖北省第六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现任中华诗词文化研究所研究员、湖北省语言学会会员。主要著作有《长阳方言志》、《长阳诗词民歌集萃》、《鸿泥集》到《鸿泥五集》、《长阳方言与普通话》及《中华今韵》等,被中华诗词著作家评委会评为中华诗词著作家。


    杨发兴先生编写韵书《中华今韵》的缘起,开始纯粹是为了修改诗词的需要;之后又陆续看到了一些“以普通话语音为标准”编的新韵书,觉得在韵部的分、合上缺乏说服力,当分的不分,当合的不合;既要迁就这,又要照顾那,许多地方还没有摆脱老韵书,特别是“平水韵”的束缚。于是激发了编一本真正的“以普通话语音为标准”的新韵书的欲望。其目的是“让今人写诗、填词、制曲,在平仄、用韵诸方面有所依傍、规范”,给全国诗友、广大诗词爱好者以及青少年编写一部有实用价值的现代韵书。为实现自己的宏愿,杨发兴历经寒暑,数易其稿,于2001年编成《中华今韵简编》,2003年,又印行《中华今韵简编·修订本》,2006年又编成《中华今韵》,2015年又编定《中华今韵·修订版》,这是一部超过百万字的宏编巨制,也是迄今为止在分类和押韵方面最具科学性、实用性和指导性的工具书。


          《中华今韵·修订版》最大的特征是科学性和实用性,作者把编写原则和标准归纳为“十六字诀”:“编写标准,普通话音;不顾方言,不管入声;能叶则合,不叶则分;读音相近,实行通韵。”依据此原则,作者确立了科学的立韵标准“同身同韵”。一般说来,韵母由韵头、韵腹、韵尾三部分组成,它可以没有韵头或者没有韵尾,但不能没有韵腹,单独的元音做韵母,韵母本身就是韵腹。音节与音节是否和谐,即能否押韵,从根本上说是由韵腹和韵尾共同决定的,韵头的作用可以不计。有人把韵腹和韵尾合起来称为韵身,没有韵尾的韵母,其韵腹就是韵身。据此,韵身相同的韵母就可以归为一类,立作一个韵部。据此,现代汉语(普通话)语音可分为“十九韵部”。

         (一)、关于韵部:
              一、啊( aiaua ),二、喔( ouo {可与三鹅通押},三、鹅(e{可与二喔通押},四、衣(i{可与五迂通押},五、迂(ü{可与四衣通押},六、乌(u),七、耶(êieüe),八、儿(er),九、思(-i [只与声母z,c,s相拼){可与十知通押},十、知(-i [] 只与声母zhi,chishi相拼){可与九思通押},十一、哀(ai,uai), 十二、欸(ei,ui(uei)),十三、熬(ao,iao), 十四、欧(ou,iu,(iou)),十五、安(an,ian,uan, üan), 十六、恩(en,in,(ien),un(uen) ün(üen)), 十七、昂(ang,iang,uang), 十八、亨(eng,ing,ueng{可与十九轰通押},十九、轰(ong,iong) {可与十八亨通押} ,
            (二)、关于平仄:
             沿用秦似《现代诗韵》的平仄分类方法,每一韵部分平声、仄声两大类。平声类阴平、阳平分列;仄声类上声、去声分列。旧读入声的字,归入阴平、阳平的则为平声;归入上声、去声的则为仄声。在同一韵部中,阴平与阳平可以相押;上声与去声也可以相押。除格律诗外,平声与仄声也可以相押。
             (三)、关于韵词:
      每个韵字下选收了顺序、逆序两组词语,并用涂黑圆圈“●”断开。所收词语以四字为限,包括成语和结构比较紧密的词组。词语以现代汉语书面语和新词语为主,也酌收一些古语词和口语词。
              (四)、关于用韵原则:
      主张“分韵从严,严而有理,用韵从宽,宽而有度”,将普通话39个韵母严格按照韵腹或韵腹韵尾相同的即划为一部,共得工韵19韵部,同时按“读音相近,实行通韵”的原则确立四组通押韵,得通韵15部,这样有宽有严,宽严结合,更便于作者自由选韵。
              (五)、关于四组通韵:
      为了增加某些韵部的韵字,减低押韵难度和照顾用韵习惯,再按“读音相近,实行通韵”的原则,将19韵中的【鹅、窝】、【衣、迂】、【思、知】、【翁、雍】,组成四组通韵,可以通押。这样就成了15部通押韵,也可叫宽韵。


              《中华今韵·修订版》突破性的几个价值所在:
       (一)彻底取消了入声字,具有创新性。在汉语语音中,入声字是个独特的存在。古代汉语语音中有它,方言语音中有它,但以北方语音为主的现代汉语(普通话)语音中入声字全部消失。但新文化运动以来的几部新韵工具书,对于入声字的处理方法虽各有不同,但终究未能适应现代汉语语音特点彻底消除。《中华诗韵》(民国教育部国语推行委员会,1942年)将入声与上声、去声相并列;《诗韵新编》(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编辑,1965年)提出了入声通押的AB两法; 《现代诗韵》 (秦似,广西人民出版社,1975年),在按声母排列的详表内,原入声字下面打上菊花点“*”;《中华新诗韵》(谢德馨编著,上海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则在入声字后用符号“ ”加以标明。为彻底消失了入声字的现代汉语语音系统立韵的诗韵工具书,始终摆不脱入声字,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其目的在于迁就已经完全不适应现代语音特征的诗韵“平水韵”,也在于迁就当今时代根本不用来作诗的方言诗韵,这大概也是当今诗界纠结于赋诗填词写新诗,究竟是该用新韵还是平水韵的主要根源。而《中华今韵·修订版》非常明确的指导思想,就是彻底贯彻以普通话语音为标准的宗旨,既不迁就古音,也不照顾方音,做到了立韵依据的一元化。在具体编辑体例上采用了《诗韵新编》韵目下分列“平声·阴平”、“平声·阳平”和“仄声·上声”、“仄声·去声”的合理做法,对于古入声字一律按普通话读音分派韵目和平仄。这样就使韵书彻底适应现代汉语语音特点,消除入声字,使《中华今韵·修订版》成为一部真正的现代汉语新韵典。
        (二)立韵十九部,具有科学性。《现代诗韵》依据北方民间说唱艺术用韵特点,立韵“十三辙”。主要适用于民间艺术戏曲、曲艺、歌谣、广告、新诗等,在分类标准方面还略显粗鄙,失之精细。如十三辙“一七”辙把韵母“i-iüer”合为一辙,今天看来是个杂烩。而《中华诗韵》、《诗韵新编》、《中华新诗韵》等沿袭《佩文新韵》的分类标准,立韵“十八部”。将“i-i”合为一部。由于“i-i”发音部位不同,归为一部显然不符合现代汉语语音实际。《中华今韵·修订版》遵从现代汉语语音学的科学依据,严守现代汉语(普通话)语音标准,思-i”、知“-i”韵部单列,“i”、“ü”韵部单列,“er”韵部单列,等等,在韵部分类上,立韵“十九部”,完全符合科学的现代汉语诗韵体系。
       (三)规定了合理的通押办法,具有实用性。立韵“十九部”之后,在分类上完全符合了诗韵标准,但随之而来的是个别韵部韵字较少,不能适应现代社会情感表达对诗韵的需求。为此,《中华今韵·修订版》依据普通话语音学,规定发音相近的元音作韵腹的韵母可以通押;这样韵母有:一oe,二iü,三-i(前)与-i(后),四enginguengongiong。因此规定:“二喔”与“三鹅”、“四衣”与“五迂”、“九思”与“十知”、“十八亨”和“十九轰”可以通押,这样若合并通押之韵,就成为十五个韵部。“分韵从严,用韵从宽”,使得本韵书增强了实用性。
       (四)韵词按照顺序、逆序排列,具有方便性。每个韵字下选收了顺序、逆序两组词语,并用涂黑圆圈“●”断开。所收词语以现代汉语书面语和新词语为主,也酌收一些古语词和口语词,这样,让使用今韵写诗、填词、制曲及创作一切韵文的人,在择韵选词上更加便捷与方便。


        作为研究现代汉语声韵改革的学者,杨发兴先生编写新韵书目的很明确,来源于实践,回归于实践。他在2001年印行的《中华今韵简编·后记》里写道:“编写这本《中华今韵简编》,开始纯粹是为了修改诗词的需要。”韵书编写过程中,他还身体力行,亲自验证韵书的实用性。2018年,他将历年来运用《中华今韵》的立韵原则创作的上千首竹枝词结集为《新韵绝式竹枝词》,由中国古籍出版社出版发行。理论指导实践,实践印证理论,这部书正是作者对自己新韵理论的大检阅。
    (一)啊( aiaua
(第146首)
巫山神女隐巫峡,饮露餐风宿翠崖。
今日梳妆湖作镜,蛾眉淡扫俏如花。
           (二)喔( ouo {可与三鹅通押}
(第60首)
神州大地起风波,南北东西怪事多。
红色卫兵除四旧,观音土地泪滂沱。
          (三)鹅(e{可与二喔通押}
(第203首)
养晦韬光北戴河,虾兵蟹将遍全国。
算盘拨弄多轻巧,一子差池可奈何!
          (四)衣(i{可与五迂通押}
(第164首)
大家闺秀康同璧,寻父天竺创奇迹。
晚岁罡风卷地来i,斜阳冷院寒蝉泣。
         (五)迂(ü{可与四衣通押}
(第124首)
吉人天相语无虚,两次翻车未破皮。
满腹经纶有何用?长鞭在握被牛欺!
            (六)乌(u
(第100首)
本是坑儒一武夫,涂脂抹粉扮耶稣。
冤魂饮泣魔王笑,秦代难诛后代诛。
            (七)耶(êieüe
(第231首)
和煦春风柳影斜,小溪清唱鸟喈喈。
摘茶仙女叶间舞,忙坏黄蜂与彩蝶。
            (八)思(-i [只与声母z,c,s相拼){可与十知通押}
(第193首)
忆公晚景泪如丝,黄口恣睢残虐时。
魂断汴梁成野鬼,霜飞六月叹嗟咨!
            (九)知(-i [] 只与声母zhi,chishi相拼){可与九思通押}
(第181首)
腐化贪污谁不知,一睁一闭假装痴。
素餐尸位无聊赖,唯恋钱权华尔兹!
             (十)哀(ai,uai
(第71首)
霜风飒飒上烟台,江水击石浪雪白。
先烈头颅先烈血,赢来葵藿向阳开!
            (十一)欸(ei,ui(uei)
(第152首)
无儿无女无骨灰,黎元心里树丰碑。
个人迷信如朝露,何若云山立旭辉!
            (十二)熬(ao,iao
(第75首)
德宏千里望迢迢,展翼银鹰上九霄。
窗外长空铺锦绣,舱中客子乐逍遥。
           (十三)欧(ou,iu,(iou)
(第52首)
挥手频频黄鹤楼,笛声阵阵送行舟。
轮机笃笃溯流上,雁唳晴空好个秋!
           (十四)安(an,ian,uan, üan
(第170首)
骨肉之亲见亦难,相隔百里若云渊。
车笛犹似分襟令,缺月何宵始镜圆!
           (十五)恩(en,in,(ien),un(uen) ün(üen)
(第336首)
情人节里忆情人,暮想朝思欲断魂。
今日方知惦人哭,一称肉已掉十斤!
             (十六)昂(ang,iang,uang
(第53首)
喜地欢天返故乡,一车轻快到长阳。
忍遭劳顿旅途苦,赢取身心两健康!
              (十七)亨(eng,ing,ueng{可与十九轰通押}
(第175首)
诗韵改革势必行,已成定论不须争。
昆仑顶上聘眸望,熠熠朝晖照远程。
              (十八)轰(ong,iong) {可与十八亨通押}
(第171首)
韵改航船遇逆风,又值湍濑势汹汹。
莫愁险滩波涛恶,在手长缨可缚龙!

       在作者上千首竹枝词中,找不到以“儿(er)”韵部押韵的作品,这大概是因为“er”在现代汉语声韵系统中是一个特例。“‘er’是个卷舌元音,是个特殊元音韵母,它既不能与任何声母拼合,也不能与任何韵母组成韵部”【《简评<中华新韵>(十四韵)》 , 《中华今韵·修订版》21页,杨发兴】,并且韵字太少,甚至写一首诗都很困难。但是,这并不意味着“er”韵部在现代汉语声韵系统中没有任何作用。“er”韵部可以运用同韵字押韵,笔者曾尝试用八行体新诗抒写《诗经·野有死麕》里的情事,就采用了“儿”字同字押韵的手法。试举如下:
《相会》  赵青山
山上的小鹿一溜烟儿
放羊的姑娘一朵花儿
山歌钻进了耳朵眼儿
野兔塞进了手里边儿
哥哥哥哥你贼大胆儿
妹妹妹妹我羞红脸儿
小狗叫得我慌了神儿
弄乱了围巾人笑话儿
               2015825


      新韵既立,旧韵尚存。因此,现代人很纠结的一个问题是,诗词是应该严格按照平水韵押韵的,如果用现代诗韵写的诗词,算不算格律诗?我以为,平水韵是根据唐代人的用韵情况所归纳并规定的诗韵。时代在发展,现代语言和唐宋语言相隔了上千年,很多语音已经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如果一味地坚持非平水韵,不是格律诗,则有死搬教条之嫌。况且现代语言的语音理论也已经相当完善了,现代人按照现代语音理论写的符合格律规范的当代诗词,应该也是严格意义上的格律诗。若照此推论,当代诗词应分为两种类型,一是部分老先生以及后继者严格按照平水韵写的格律诗,二是现代人按照现代诗韵写的格律诗。不过,以发展的眼光来看,当代诗词的用韵应以现代诗韵为主,不宜倡导以平水韵(诗韵)为主。因为,若以平水韵来写当代诗词,读起来就会有很多不合辙押韵的现象出现,但它们确实是符合“平水韵”诗韵规则的。符合诗韵规则,读起来不合辙押韵,岂不是自相矛盾。所以当代诗词用韵应以现代诗韵为主。至于新诗人追求的现代格律诗(格律体新诗),使用的是现代汉语,用现代诗韵是不言而喻的。
             以此来看,《中华今韵·修订版》确实是现代汉语以来最科学实用的诗韵体系,对现代汉语格律诗体建设具有非凡的意义,也是当代古典格律诗词创作的科学实用的诗韵工具书。

                                                                                                                                                                  2018年6月24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方诗风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9-26 05:46 , Processed in 0.06533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