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诗风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查看: 36|回复: 0

新体诗之定行格律体刍议

[复制链接]

3万

主题

3万

帖子

17

精华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5597
发表于 2018-12-2 06: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诗酒自娱 于 2018-12-2 06:14 编辑


            
新体诗之定行格律体刍议
——在江苏省顾浩八韵体研讨会的发言
                  
                    新体诗与旧体诗
我们这个研讨会是研究顾浩先生八韵体作品的。这一诗体被纳入新体诗范畴。既谈新体诗,相对言之,必有旧体诗。旧体诗已经有了,就在那里,而且已经显得不足以适应今天新时代与爱读者的需求,所以我们就要研究新体诗,创建新体诗。如今的中国诗坛,大量出产的诗词和“自由诗”,都是“旧体诗”了。那么,什么是新体诗呢?我以为新体诗有两种:一是有人所说的“新古诗”(这个名目不甚确切,姑妄从之),二是此前人们习称的“现代格律诗”,现今改名曰“格律体新诗”。对此,容我再作具体一点的说明吧。
新古诗,仍然使用浅近文言,遣词造句必须符合古代汉语的语法特点。与已经成型的传统诗词的区别就在于:无论诗、词、曲,音韵都突破平仄的限制,改用现代音韵;写诗句式在原有基础上可以统一,也可以有变化;词、曲可以利用词牌、曲牌的格式(不宜称旧名,因为不讲平仄,已非原貌),也可以将长短不一的诗句另行组合成为“自度词”、“自度曲”。
而格律体新诗当然是以现代汉语为载体,在行式、节式、韵式上都讲究一定的规则,但是变化很多,完全可以达到闻一多提出的“量体裁衣”的目标,用新诗格律术语,这叫具有“无限可操作性”。
目前,上文所说的两种旧体诗都在诗坛称雄,占居大部分地盘,而两种新体诗处于弱小地位,亟待努力发展。
诗词的确不愧为国粹,现在有冠以“中华”二字的,也有人迳称“国诗”。打从屈原算起,也有两千多年历史了,经过了漫长的发展、演变,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以其创作产生了无数杰出的诗人、优秀的作品,从而形成了优良的传统,在上世纪“五四”前后却因为一场摧枯拉朽的“文学革命”而遭到了几近毁灭性的打击,为“新诗”所取代,从此一家独大,几乎垄断了诗坛。可惜的是,“新诗”满了百岁,不但没有长大,反而畸形发育成不讲任何规矩的“自由诗”,已经成为旧诗了。意想不到的是,诗词中上世纪80年代起死回生,卷土重来,在自由诗的天地站稳了自己的脚跟,形成了气候。于是,这两种旧诗就几乎在当今中国诗坛平分秋色。
然而,诗坛并没有因此而风平浪静,太平无事。何也?因为这两种旧体诗都不足以肩负发展、繁荣中国新时代诗文化之大任也。其原因是,一则中国当代社会生活与语言都与诗词盛行的时代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以文言为载体、以诗词既有的格律反应今人的生活与情感不能不在客观上受到局限,形成一定障碍;二则自由诗虽然以白话为载体,但是从根本上违背了诗的文体特征,也背离了国人的诗歌美学基因,其产生已经百年,却一直没有站稳脚跟,不时为“失败”论所困扰,还没有得到起码的民族身份认证。幸而有识之士已经发现了这两种旧体诗存在的问题,新体诗的创建早就开始发力了。
不过,我们目前加强对新体诗的研究与实践,实际上是一种补课,任重而道远,必须加足马力,奋起直追。
就在不久之前,《诗刊》召开诗词改革研讨会,参加的头面人物多矣,居然还有人在那里拾废名“新诗应该是自由诗”余唾,大放厥词,妄称新诗应改名自由诗,又说诗词应改称格律诗。这就说明,从“新月派”算起,历史也近百年的格律体新诗根本就没在他们眼里,当然不在话下,“新古诗”也是“野狐禅”,不值一提。这就使我们在悲愤之余,更要牢记孙中山的遗训: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二  古今中外之定行诗
上文说了,新体诗就是“新古诗”与格律体新诗。虽然二者都是格律诗,但是语言载体不同,各有各的规范、体系,将其捏合起来是不可能的,必须分别研究。不过我发现,在“定行体”这一点上,倒是可以一并考虑的。因为我多年来创作与研究格律体新诗,所以就以格律体新诗为主,兼及新古诗。
中国古诗,由诗经、楚辞,到五、七言古风,再到包括绝句、律诗的“近体诗”,其形式已经发展到极致,没有“新变”的余地了。 而近体诗就是每首四行、八行的“定行诗”(“排律”是特例,除外)。流传至今,人们耳熟能详的优秀古诗,也是这样的定行诗居多。需要说明的是,古诗称“句”,为便于表述,姑且从今,通通称“句”为“行”。
其实,人们往往会忽略一个事实,即中国古典诗歌中,定行诗远远不止近体诗,后起的词、曲都是“定行诗”!每一种词牌、曲牌的行数不都是各自有所规定吗?只要这样一想,词、曲的“定行诗”身份就可以确认了。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忆江南》就是五行诗嘛。
这样看来,中国古典诗歌自唐代以来,就是定行诗占居优势,已经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其实,定行诗在中国盛行并非孤立的现象。外国的定行诗也不少。最著名的莫过于起源于意大利的十四行诗,早已成为一种世界性诗体了。还有起源于古波斯,光大于英国的“柔巴依”(旧译“鲁拜”)也是一种四行诗,经英国诗人爱德华·菲茨杰拉德翻译发表的《欧玛尔·哈亚姆之柔巴依集》风靡全球,成为印刷量最大的诗集。日本的三行诗“俳句”也是一种独特的定行诗。目前,以上三种外国定行诗的汉化,前二者已成气候,可望加入格律体新诗之定行诗序列。
此外,还可聊举一例,据著名英诗翻译家黄杲炘先生介绍,“立马锐克”(limerick)是现代英语中的最流行最普及的五行体定行诗。
               三  新体诗之定行诗  
早在新诗幼年时期,以闻一多、徐志摩为代表的新月派就开始的新诗格律建设,在整个新诗的百年史中虽然历经坎坷,那一枝“红烛”却一直不曾熄灭。1950年代为何其芳所提倡,1980年代又由卞之琳、邹绛重新推行的现代格律诗,新时期以来,又有一些诗人继续为之奋斗。2005年,原“古典新诗苑”论坛诗友由于不满新诗的散文化倾向日益盛行,在合肥聚会,议决以建设新诗格律为己任,以建设格律体新诗为旨归,开始了新的征程。十多年来,他们在新诗格律的理论建设上颇多建树。他们认为,在当代传统诗词已成复兴之势的情况下,“现代格律诗”容易与当代诗词创作发生混淆。因为当代诗词无疑也属于“现代格律诗”的范畴。而作为新诗中的两大类别,格律体新诗正好与自由体新诗对举,旗帜鲜明,各领风骚。自此以后,“格律体新诗”之名逐渐通行,进而为学术界所采用。如2007年在江苏常熟召开了全国性的“新诗格律与格律体新诗研讨会”,西南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出版的《诗学》年刊一直设有《格律体新诗研究》专栏。
除此之外,新诗格律研究还有一项重要的收获,就是构建了“三分法”体系。简言之,所谓三分法,就是格律体新诗中每行顿数一致,字数相等者,是为“整齐式”,并指出上承中国古代的四、五、七言等齐言诗;诗节内各行字数不等,而各个诗节节式相同,完全对称者称为“参差对称式”,这种诗体正好与中国古代的“词”有着血缘关系;而整齐的部分与对称的部分在一首诗中同时存在的作品,则为“复合式”。此外,还肯定了“定行诗体”的地位,定行诗包括四行体、六行体、八行体、十四行诗,其内容含量就分别大致相当于五言绝句,七言绝句、五言律诗和七言律诗。其实也可以分别对应于词的小令与长调。这样,格律体新诗就与中国古典诗歌传统衔接了起来。
江苏省诗界一些诗界有识之士也于新体诗的创建倾注了心力,取得了一定成就。特别是“二八佳人”(以顾浩为代表的“八韵诗”和以龚学明为代表的八行诗)引人注目。其实,在我看来,“八韵”也可以纳入八行诗范畴一并考察(待后详论)。
                   四  四行诗:新体定行诗之一
下文试就上述几种定行诗分别论述。由简及繁,先说四行诗吧。
这比较简单,一首诗仅仅四行,就只能采用整齐的行式,否则将谈不上格律。至于韵式,一般就采用一、二、四行押韵,或者借鉴外国诗歌,引进交韵(abab韵式)。以什么语言系统押韵呢?既然是新体诗,当然一律以现代汉语为准,来确定韵部。现行的“十八韵部”是比较合理适用的。因为押韵是诗歌格律的必要条件,中国自古就信奉“无韵不成诗”的条律,下文不再论及。
至于行式,则必须严守字数与音步数都一致的原则。行式为二言一步与三言一步的四行诗不大可能,短行的四行诗,六言三步(2-2-2)类似古代的六言绝句,利用的可能性大一点。
从节奏鲜明的效果要求,四言诗的行式不宜过长,止于每行十三字即可。每行出字数相等外,也一定做到音步数相等。七言的四行诗要避免4-3节奏,与古诗相区别。本来关于四行诗就可以到此为止,但是最近出现的一种新情况必须予以考虑,这就是“汉语柔巴依”的问题。
柔巴依是一种每首四行古波斯诗体,欧玛尔·海亚姆的《柔巴依集》是波斯柔巴依的巅峰之作,1859年,英国学者兼诗人爱德华·菲茨杰拉德翻译出版了《欧玛尔·哈亚姆之柔巴依集》(共101首)后,此书逐渐盛行,终至享有世界性的声誉,而且它也被视为英国文学的瑰宝。据统计其累计印数是全世界诗集中最高的。我国自“五四”以来,翻译“柔巴依”者代不乏人。郭沫若曾经将其全译出版,名曰《鲁拜集》。21世纪之初,上海英诗翻译家黄杲炘先生以“柔巴依”更接近原音故,便将其译作改称《柔巴依集》出版,此名得到广泛采用。他的译诗严格依照每行12字、5音步,一、二、四行押韵的格律,畅达优美,我觉得更胜于郭译。
去年春天,我开始以黄译柔巴依格律试作了几首,迄今累积已达200首许。这些作品在网上发布后,也引起格律体新诗界诗友们的兴趣,仿作、和诗者甚多,形成了一股“柔巴依热”。作为一种外来诗体移植的汉语柔巴依与十四行诗一样,前景看好。这就引起我对其作进一步的思考。我初步想到这样几点,提出来供参考:
一、     认定黄译的格式为汉语柔巴依的体式,不再改变。
二、      把柔巴依纳入格律体新诗“定行体”中四行诗之“特式”。
三、      波斯柔巴依不用标题,汉语柔巴依可以视需要加题。
四、      哈亚姆的《柔巴依集》囿于所处时代的限制,题材面不宽,今天的汉语柔巴依可以有所开拓。
五、      同一题材,可以从不同层面、侧面写成柔巴依组诗。
六、         仿照我国古人古诗,可以就同一题材进行柔巴依的赠答、唱和。
七、格律体新诗中,采用其他行式的四行诗,还是纳入定行体之四行诗系列为佳。
必须明确,绝不能把仅仅4行一首,而不讲其他规则的短诗也叫“柔巴依”,正如绝不能把仅仅14行一首而不讲其他规则的自由诗也成为“十四行诗”。道理很简单:柔巴依和十四行诗都是严格的格律体诗!
为了说明问题,举两首我写的柔巴依诗例吧:
       中秋
老天要增添本已太多的烦忧
好像没有风和雨就不算中秋
其实共沐风和雨是人生常态
又何必只盼着共享月光酿酒
       闻某诗获奖
黄钟毁弃,而瓦釜雷一样震响
如此世道,在诗界已显得寻常
莫名其妙的文字,也轻而易举
就身价百倍,捞取了十万大洋
   
再说新古诗的四行体。这就比较简单了。只谈三点:
一、     语言必须使用浅近的文言,不要掺和现代汉语的助词、连接词、语气词。
二、     句式一般可采用五言、六言、七言几种。五、七言结构要符合林庚概括的“半逗律”,即2-3式和4-3式。
三、     音韵以现代汉语为准,因为所用韵字很少,也就2-3字,建议韵分平仄。其他文字就平仄听便了。
             五  六行诗:新体定行诗之二
次谈六行体。
据知,已经有一些诗人对六行体做过认真的探索。例如梁上泉先生就出过一本《六弦琴集》,上海的盲诗人李忠利也出过六行诗集呢。2010年代以来,我也开始有意识进行六行诗创作的尝试。
六行的格律体新诗以整齐式为主,但是在行式、节式上也体现了诸多变化,绝不是“千篇一律”。例如常用的行式,可以有七言三步(2-3-2,3-2-2),八言三步(3-2-3,2-3-3,3-3-2);九言四步(3-2-2-2,2-3-2-2,2-2-2-3,2-2-3-2);十言四步(3-3-2-2,2-2-3-3,3-2-3-2,2-3-2-3);十一言、十二言的音步变化当然就更多,不再一一罗列。
至于分节方式可以有2-2-2式,3-3式,4-2式,也可以不分节。
因题材表现的需要,六行诗也可以写成参差对称式。也就是各节互相完全对称,相当于“克隆”的产物。
至于韵式也可以有诸多变化。最常用的当然还数一韵到底,首行入韵与否皆可;还有交韵、随韵、抱韵等复式可供选择(如交韵:ababab,abc-abc),随韵(aabbcc)抱韵+随韵(abba-cc)。
2014年底至次年初,我曾去海南文昌避寒,有意识地做了六行诗创作的探索,写了百首之多,颇得诗友们好评。著名诗词家熊盛元先生在读了一些篇什后回信写道:
  
   
“新體格律,融中外古今于一爐;且能于興象之外,蘊含哲理之思致,隽永深沉,兼而有之。”
   
举《冥思》为例,系采用abc,abc交韵格式:
   
有一位朋友指点
   
不妨学瑜伽冥思
就好似老僧入定

-
可我来到了海边
这该是佳地良时
总不能进入佳境
再举《有幸》为例,是采用ababab式交韵:
月明星稀,只未见乌鹊南飞
耳闻涛声,却不见白浪翻腾

阳台凭栏,手中缺美酒一杯
月儿笑我,更休想鲜花簇拥

我告月儿,好难得有卿相陪
夫复何求,岂不是三生有幸
这里不妨一提,我曾有一首六行诗《在严寒的日子里》,曾引起诗友们的兴趣,和诗多达数十首呢。
至于新古体,只是使用语言不同,采用上述方式写作六行诗也是完全可行的。我揣想,那就无须分节了,任凭诗意一以贯之,一韵到底,可能较佳。
其实六行诗古已有之,试举二首佳作为例,完全可以证明六行诗大有可为。如白居易的《李白墓》:
        采石江边李白坟,绕田无限草连云。
        可怜荒垄穷泉骨,曾有惊天动地文。
        但是诗人多薄命,就中沦落不过君。
再如柳宗元的《渔翁》:
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 。
烟销日出不见人,唉乃一声山水绿。
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
当然,不言而喻,《浣溪沙》词牌不也是六行诗吗?
               六  八行诗:新体定行诗之三
再谈八行诗。比较起来,由于篇幅增大,其腾挪变化的余地就相对大些。多样的行式、韵式都不提了,八行诗的节式最常见的是4-4两节式,还可以是“信天游”式的2-2-2-2式,也可以视表达需要而变出2-4-2等“花样”呢。
其实在1950年代何其芳“现代格律诗”主张影响下,出现过一种半格律的潮流,八行体为一些诗人所喜爱,曾经产生过不少佳作。公刘的八行组诗《在北方》就曾风靡一时;沙鸥专攻八行诗,有“沙八行”之雅称;浪波于1979年出版过八行诗集《乡情》。后来在格律体新诗范畴内,刘章和高昌做过“新律诗”试验,即整齐式的八行体格律体新诗,3-6行安排两组“对句”,如同七律那样相互对仗。我本人也写过许多八行诗,与十四行诗一起出过一本合集。总之,在格律体新诗“三分法”的框架内,八行诗能够变化出许多样式,容纳各种不同的内容。期以时日,八行诗的艺术积淀一定会更加丰厚。
如同四行诗出现了“柔巴依”特例,八行诗也出现了一种特殊的诗体,源于戴望舒的《烦忧》: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这是格律体新诗历史上的奇葩珍品,全诗是九言四音步行式,abab式交韵,第二节为第一节之颠倒,韵脚随之变换为baba。反复咏叹,欲说还休,欲罢不能,把暗恋的情态表达得惟妙惟肖。这样的形式被石天河先生形象地名之曰“暗柳倒映式”,格律体新诗界的诗友仿而效之,出现了一些新作。我自己有二首(《在异乡》《意外》)被选入《当代爱情诗精选》(张朗主编,台湾丝路出版社,1995)。

下面要谈到江苏诗友的“二八佳人”了。其中以龚学明为代表的八行诗,根据一些诗例,窃以为完全可以汇入上述八行诗之中,而且在格律上还可以更加严谨。而顾浩的“八韵诗”却有其独创性,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
如上文所述,我国的词中每一种词牌实际上都是一种定行诗。那么若是按韵分行,便可以发现,许多长调便可以排列成八行,也是“八韵”。试看岳飞《满江红》正是如此: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而顾浩的八韵诗不受任何现成词牌的限制,完全根据自己的诗情书写的需要,由长短不等、符合古诗语法的短语组合成八个诗行,行末押韵,不是可以视为八个韵句组成的自度词吗?顾浩创作了大量这种格式的作品,已经取得成功的经验,得到评论家的充分肯定,正宜推而广之。这种八韵诗,也具有“无限可操作性”呢,待到作者渐夥,佳作渐多,必成气候。这是江苏新体诗宝贵的“特产”。试举按八行排列的《追梦歌·读史感赋》为例:
眼界文字,胸海风云,饱经忧患五千年。
炎黄问世,神州追梦,岭高路险难为言。
历朝圣贤,屡代儿女,前赴后继铸雄篇。
日月推移,人寰翻覆,龙腾虎跃向珠巅!
-

中华一族,环球比翼,扬眉吐气傲坤乾。
江卷银浪,山横金汤,恶魔凶煞请靠边。
硕果满目,欢歌盈耳,仙乡琼阁飞霞烟。
不是天赐,也非地赠,任重道远凭万肩!
     七  十四行诗:新体定行诗之四
十四行诗是一种世界性诗体,移植到中国的历史已近百年,经过几代诗人的努力,已经产生的汉语十四行诗数以千计。不少大家都写过十四行诗,还有以此闻名的诗人,如屠岸、唐湜等。对此,许霆有专著详论。到目前为止,已经出版两种中国十四行诗选。
许霆先生分析,汉语十四行诗有三种:原式十四行诗,即完全依照西方十四行诗的格律规范写作,包括颇为复杂的韵式;创格的十四行诗,即按照汉语特点,对西式格律有所改变;自由的十四行诗,即只是全诗十四行,除此之外,不讲任何规矩。在我看来,在引进之初,汉语新诗尚无一定格律可以遵循,这种“自由”无可厚非,但是如今新诗格律已有雏形,再那样“自由”,就有失体统了。道理很简单,那种只是“七言八句”而不讲平仄、对仗的古诗哪能进入七律的行列呢?
再进一步思考,在写作新诗已有格律可资使用的情况下,写作汉语十四行诗,完全可以在“三分法”的统辖之下,建行、分节、成篇,写出或整齐,或参差对称,或二者复合的十四行诗,体现出限制中的自由,即“无限可操作性”。至于有诗人愿意受更多的限制,按照西方意式或英式十四行诗的规则来写汉语十四行诗,也未尝不可。
事实证明,在格律体新诗界,喜爱十四行诗的朋友很多,已经产生出不少优秀的新作,汉语十四行诗有着可观的发展前景。我今年满77岁,写了一首十四行诗《生日感怀》,诗友们皆以十四行诗和之,竟达30首之多!
在此,不妨提出设想:以新古诗写十四行诗目前虽不多见,但是一样可以根据“三分法”原则来尝试创作新古诗的十四行诗:意式4433分节和英式4442分节的五言十四行和七言十四行诗;行式有规律变化而各节对称的参差对称体十四行诗;直至那种更为复杂的复合式十四行诗。也许这样的尝试其乐无穷呢。
                 八  结语
综上所述,新体诗在目前中国诗坛上虽然尚属弱小状态,但是因为符合中华诗歌的传统,适合广大汉语人群的欣赏习惯,放眼未来,期以时日,其发展前景是十分远大的。我们,从事新古诗和格律体新诗创作和研究的诗友们绝不能因为目前的劣势而气馁,而必须为振兴中华诗歌的远大目标而携手奋斗!以作品来证实自己的诗观诗见,这是当前最为重要的努力目标。而在具体方略上,我以为多写定行诗,是一条可行之策,值得引起高度重视。以此为突破口,一定可以扩大影响,吸引更多的诗爱者吟诵,欣赏,以致加入创作的队伍,多出诗才,多出好诗,而最终改变中国诗坛目前的畸形状况。
再做诸公,让我们为此而共同奋斗吧!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附】近期网络十四行诗选

张静水一题

一个爱国者

有一种怨忿叫做报国无门
有一种恚怒叫做恨其不争
汨罗江畔那个彷徨的身影
是否他已走到绝望的时分
-

朴素的爱国情怀心中沸腾
心系的楚王还在歌舞声声
灭国的哀嚎由远及近而来
为何听得见只有屈子一人
-

只恨长剑不屑被握于书生
庙堂重器羞执于碌碌庸臣
举国皆懵却为何屈原独醒
上下求索终不得了却楚梦
-

一跃投江激起历史的浪痕
离骚楚辞成为千年的传承
6.14于汾河公园河边

陈建军一题

梦中的诗人节

期盼着我梦中的诗人节
无论是在什么样的岁月
总有人会慷慨激昂发声
《离骚》会在神州大地响彻
-

诗词天地不会青黄不接
传统文化终将凌霜傲雪
屈原和李杜是我的偶像
我们就是诗词的传承者
-

诗坛浊气就像枯枝败叶
百年新诗走过漫漫长夜
东方诗风吹奏起交响乐
格律体新诗已绽放笑靥
-

诗界的春天翻开新一页
诗人的节日把心愿了却。               
6.12.凌晨
曾宪宽二题

关于诗的随想

诗歌原本非常的自然
是农夫向着山野呼唤
诗歌从来特别的简单
是文人出自心灵呐喊
-

诗歌如地上喷发火山
诗歌似天空惊雷闪电
诗歌不需要沉重负担
诗歌应除去太多羁绊
-

减却脂粉让素面朝天
洗去铅华令本真再现
耕耘诗人的精神家园
浇灌出明日春光灿烂
-

继承从往古走到今天
创新使今天奔向永远

无题
享受豪华邮轮的舒适
思念风浪中一叶扁舟
眷恋冒着炊烟的茅屋
厌烦遍地林立的高楼
-

农业用上现代化机器
有人却爱传统的耕牛
沉缅田园牧歌式梦境
又要科技时代的需求
-

从山沟飞向繁华都市
又诉说那无尽的乡愁
矛盾的思想牵绊脚步
前进路上一步三回头
-

人类要不断发展变化
历史是那奔腾的河流
7·11渝州闲庭居

周思维二题

参加重庆“诗人节”聚会

初夏的风把夕阳摇碎
野焰的火烧红了诗会
重庆举办首届诗人节
缅怀屈原激情满天飞
-

朗诵的情句句冲云霄
助兴的歌曲曲动流水
伴奏的琴声声扣心弦
书法的度字字中国美
-

吟风吟月流派自斟酌
品诗品酒火锅有滋味
新体旧体长嘉两迂迴
山城诗坛百花竞芳菲
-

只盼四季能有自由风
诗与远方尽兴的放飞

题诗人万龙生推磨照


信手摄下这幅画图
诗酒自娱正在推磨
慈祥老人满面春风
格律新诗如此把握
-

细想写诗也如推磨
但凡好诗精雕细琢
举重若轻你心淡泊
胸有八斗自如吟哦
-

老骥驾辕志在千里
倡导新律奋力一搏
步履稳健一路放歌
推磨向前自有收获
-

格律新诗你唱我和
春风来时花开蓬勃
     
郑成功一题

街子*印象

石板路弯过了崇州青城
飞檐黛瓦下吆喝着货郎
长街挑起了古老的月亮
挑过千百年不歇的山镇
-

夏雨编织成一串串佛珠
木墙上的簸箕挂着记忆
凤栖林野鸠吹奏起短笛
它在念一瓢诗人的茅庐
-

时光颠覆了街子的古道
西川马帮铃散落成花瓣
揉捻为茶香飘过了唐朝

蜂和蝶亲吻半高的稻秧
-
跳起七月流火的华尔兹
远处的山顶搀扶着夕阳
*街子古镇,位于成都崇州,与青城后山相连。始建于唐代,著名的“一瓢诗人”唐求出生于此,《全唐诗》也收录了他许多作品。                    
王端诚二题
伦敦康河撑篙

夕阳下我来康河撑篙
寻访一位熟悉的诗人
像他那样轻轻的来去
荡漾这波光中的艳影

告诉你我是寻梦的人
诗歌是我永恒的生命
暮色中我来康河撑篙
寻找诗歌丢失的灵魂

告诉你我生命的挚爱
诗歌是我永远的情人
今夜晚我来康河撑篙
拥抱心灵的至洁至纯

康河撑篙依然是沉默
新月一弯作别了英伦

莫斯科郊外的黄昏

莫斯科郊外美丽的黄昏
教堂的塔尖挽留着浮云
柴可夫斯基舒缓的旋律
弥漫在远远近近的乡村

那炙热的骄阳已经退位
即将登场是璀璨的群星
晚钟演绎列维坦的画意
红霞编织玛琳娜的爱情

我俩在昼夜的边界漫步
温柔的帘幕隐没了山林
普希金拨动我们的心弦
去与俄罗斯大自然共鸣

于是我和你化作了星星
异国的夜空啊尽情飞行
龙光复二题


西行路上

西行的路好长好长
碎石黄沙风卷炎凉
间有刺丛护住沙丘
偶见棉田依傍白杨
-

戈壁滩上风车飞扬
转动自然助力康庄
电塔耸立别样丰采
建设英雄不知去向
-

强国的路好长好长
倩谁尽力治理蛮荒
海边候鸟街头舞者
可曾为之细细思量
-

我愿化龙呼风唤雨
让水满渠绿满山岗

访新疆坎儿井

沿着这个坎儿走来
井下也飘逸着五色云彩
甘冽泉水正诉说来路
高山雪融是自然的风采
-

沿着一片荒漠走来
庄稼象激越翻滚的大海
五千公里的滋润渠道
上千触手写人间的气概
-

向着今天一路走来
无边的葡萄架挂满情爱
好客主人的脸上笑容
井水恩惠已用不着表白
-

我向着明天一路走去
让井水流向新的时代
注:坎儿井,与万里长城、京杭大运河并称为中国古代三大工程。吐鲁番的坎儿井总数达1100多条,全长约5000公里。

万龙生二题   
清晨的祈愿
窗外是一抹朝霞
多么绚丽的图画
今天才刚刚开始
他就捧出了鲜花
-
等会儿一轮朝日
将笑着君临天下
接受万物的礼赞
把恩泽尽情挥洒
-
可并非每天如此
气候会千变万化
遇上是我的福分
有什么心愿表达
-
我只有一个祈求
让歌喉永不喑哑
       7.11.清晨诗酒自娱博客10周岁之际,綦江高庙
送流浩西去
在这大娄山北麓
为你点燃了香烛
看香烟袅袅升起
想必能伴你一路
-
想必能伴你一路
赏天国美景无数
虽说是人天永隔
你在我心中永驻
-
你在我心中永驻
更有“悠见斋”手书
就挂在我的书房
每天你向我注目
-
说什么人天永隔
每日里心香祷祝
       7.13凌晨4.55俯枕而就
蓝勰安
日来连收多样礼物感赋
薄薄的一层屏幕      
浓缩了千山万水
神奇的科学技术
-
让我们朝夕相对
我是缪斯的信徒
你是缪斯的姐妹
我不愿承受孤独
-
你能够让我依偎
你隔空送我礼物
感念你我难入睡
这是怎样的幸福
-
这是为幸福遭罪
让我们携手诗途
让缪斯可以欣慰
2018.10.24凌晨,榻上思就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方诗风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8-12-14 11:28 , Processed in 0.09121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