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诗风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查看: 197|回复: 12

[参差式] 抱抱

[复制链接]

87

主题

1090

帖子

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80
发表于 2019-1-22 16: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聿归 于 2019-1-22 16:09 编辑



我不愿松开双手
   听你甜甜地咿呀
永远都觉得不够
   亲你红红的脸颊

又想你姗姗行走
   走出坚定的步伐
黏在我前前后后
   终需自己的天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9

主题

458

帖子

2

精华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82
发表于 2019-1-22 16:38:13 | 显示全部楼层
父母之心,矛盾都是因为爱!写得好。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2

主题

542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35
QQ
发表于 2019-1-23 10:4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佳作!简短而紧凑,简单而深情。
```````````````````

微信公众号:青衫诗歌 QQ 550107609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7

主题

1090

帖子

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80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 16: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齐云 发表于 2019-1-22 16:38
父母之心,矛盾都是因为爱!写得好。

是啊,天下父母心。
这首本来适合写成律式音节诗的,但二四行卡住了。想破脑壳都没有找到两个既是仄声又恰当的词来代替“咿呀、脸颊”。倒装成“甜甜的听你咿呀、红红的亲你脸颊”,可以解决平仄问题,也说得通,但又成了三四顿,破坏了奇偶行的双重节奏,也得不偿失,只得放弃了。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7

主题

1090

帖子

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80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 16:2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青衫小罗 发表于 2019-1-23 10:49
拜读佳作!简短而紧凑,简单而深情。

母爱就这么平平淡淡,简简单单,却又是最伟大的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9

主题

458

帖子

2

精华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82
发表于 2019-1-23 21:44:38 | 显示全部楼层
聿归 发表于 2019-1-23 16:16
是啊,天下父母心。
这首本来适合写成律式音节诗的,但二四行卡住了。想破脑壳都没有找到两个既是仄声又 ...

以为不宜将呀、颊换成仄声,不然第一节每行平仄一个样,也是一种单调。
硬倒装成  甜甜听你的咿呀  红红亲你的脸颊,虽然不自然,但未必就不可,因为不会产生误解,这看作者个人意愿。
如果不倒装,还可以把甜甜、红红牺牲掉,换成两个形容听、亲的词,这个替代的词就多了。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3

主题

1366

帖子

0

精华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77
发表于 2019-1-24 06:34:09 | 显示全部楼层
齐云 发表于 2019-1-23 21:44
以为不宜将呀、颊换成仄声,不然第一节每行平仄一个样,也是一种单调。
硬倒装成  甜甜听你的咿呀  红红 ...

每行平仄格局一样是允许的,只要用在特殊的诗情之中;在音乐中被称之为“围绕型”旋律。请看我以前在《青涩的新诗时代》里的一段论述:
第六节    平移对称和旋律的发展


  在唐代律式古风和宋词元曲里,还利用平移对称的手法来发展旋律。概括起来,主要有三种方式:
  1、以一句的平仄格式为基本旋律,平移对称重复,或略加变化地重复,其变化方式也如同音乐创作一样,多为改头改头重复或换尾重复。如:
《贝宫夫人》李贺〔句句押韵体〕

丁丁○海女△弄金○环●,          〔“△平|△仄|△平|平”为主旋律〕
雀钗○翘揭△双翅△关●。          〔唯此句平仄稍有变化〕
六宫○不语△一生○闲●,
高悬○银牓△照青○山●。         
长眉○凝绿△几千○年●,
清凉○堪老△镜中○鸾●。
秋肌○稍觉△玉衣○寒●,
空光○贴妥△水如○天●。

按:号称唐代“鬼才”的李贺很特别,他一生极少写近体,却写了大量“律式古风”,尤其爱写这种“平移对称”式的律式古风。其旋律如泉泻涧,如珠走盘,别具一种浓郁醇美的抒情格调。在音乐创作中,有一种“围绕型”旋律,它是“围绕一、二个基音上下旋转的,它多次地肯定一种声调,音乐的动力不强,具有抒情性的特点。”〔注〕李贺可以说是深得这类旋律发展方式的神髓了。

下面宋词和元曲各举一例:
《醉太平·闺情》刘过

情高意真,                     〔主旋律〕 起
○○△●
眉长鬓青。                     〔重  复〕  承
○○△●
小楼明月调筝,               〔变  化〕转
⊙○⊙△○●
写春风数声。                  〔添头重复〕合
△○○△●                    

按:“⊙”表平仄不拘。

《正宫·叨叨令》邓玉宾〔元曲小令〕

曲谱为:
(平)平(仄)仄平平去(韵)             〔主旋律〕
(平)平(仄)仄平平去(韵)             〔重  复〕
(平)平(仄)仄平平去(韵)              〔重  复〕
(平)平(仄)仄平平去(韵)             〔重  复〕
(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去(韵)     〔添头重复〕

白云深处青山下,              
茅庵草舍无冬夏。
闲来几句渔樵话,
困来一枕葫芦架。
您省的也么哥,您省的也么哥? 煞强如风波千丈担惊怕。 〔“您”、“ 煞强如”为衬字〕

此类格局还有词牌《忆王孙》、《浣溪沙》、《三字令》、《柳梢青》、《一剪梅》〔句句叶韵体〕、《行香子》、《天仙子格二》、《如梦令》、《木兰花》、《离亭燕》等;曲牌正宫《塞鸿秋》、《寄生草》、《后庭花》、《十二月》、《四换头》,双调《太平令》,越调《天净沙》等。

此诗感情单纯,也适合运用这种“围绕型”的旋律。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3

主题

1366

帖子

0

精华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77
发表于 2019-1-24 06:38:56 | 显示全部楼层
2、以一韵的平仄为主旋律,平移对称重复或略加变化地重复。试举几例:

《京城》李贺〔律式古风〕〔●表平韵〕

驱马△出门○意,牢落△长安○心●。      〔主旋律〕
两事△向谁○告,自作△秋风○吟●。       〔重  复〕

按:一韵之内的两句是平移对称,其平仄格式为“△仄|△平|△”,两韵之间也是平移对称重复。

《少年游》〔词牌〕周邦彦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主旋律〕
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         〔改头重复〕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         〔改头重复〕
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改头重复〕

又按:本词的节奏为“起承转合”式。

《双调·雁儿落》〔曲牌〕邓玉宾

乾坤○一转△丸,日月△双飞○箭●。       〔主旋律〕〔丸为暗韵〕
浮生○梦一△场,世事△云千○变●。        〔重  复〕

按:一韵之内两句是对偶式对称,两韵之间是平移对称重复。
再举李贺的一个诗例:

《申胡子觱篥歌并序 》〔两句一韵体〕

颜热△感君○酒,含嚼△芦中○声●。  
花娘○簪绥△妥,休睡△芙蓉○屏●。
谁截△太平○管?列点△排空○星●。
直贯△开花○风,天上△驱云○行●。
今夕△岁华○落,令人○惜平○生●。
心事△如波○涛,中坐△时时○惊●。
朔客△骑白△马,剑杷△悬兰○缨●。
俊健△如生○猱,肯拾△蓬中○萤●!

此诗以“△仄|△平|△”为主旋律重复,只有三个句子不合。韵脚处几乎全部为“三平尾”,典型的“围绕型”旋律风格。
此类格局有词牌《卜算子》、《生查子》、《人月圆》、《天香》等,曲牌有双调《楚天谣》、黄钟《人月圆》等。

3、在旋律最紧要的地方——韵脚部分重复平仄格式。
在句式十分参差词牌里,常常用到这个方式。
词牌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讲究,就是句子倒数第二字大多数用平声,特别是在韵脚句里。这样一来,韵脚句句尾的平仄格式特别容易相同。
当韵脚句主要是朗诵句的时候,最后两个音步不是“△平△仄”就是“△仄△平”,而词牌绝大多数都是平仄不通押的,自然靠近韵脚的几个音步很容易平仄格式相同,保证了这个“不变量”在不断重复,自然全诗就有了主旋律了。例如:
《凤凰台上忆吹箫》〔平韵〕李清照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人未梳头。          韵末为:|〔仄〕仄|平平|
任宝奁闲掩,日上帘钩。                             韵末为:|〔仄〕仄|平平|
生怕闲愁暗恨,多少事、欲说还休。             韵末为:|〔仄〕仄|平平|
今年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韵末为:|〔仄〕仄|平平|

明朝,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即难留。   韵末为:|〔仄〕仄|平平|
念武陵春晚,云锁重楼。                             韵末为:|〔仄〕仄|平平|
记取楼前绿水,应念我、终日凝眸。             韵末为:|〔仄〕仄|平平|
凝眸处,从今更数,几段新愁。                    韵末为:|〔仄〕仄|平平|

按:韵脚句有四言、七言、六言不等,但最后两个音步都是“|〔仄〕仄|平平|”。

《望远行》〔仄韵〕柳永

长空降瑞,寒风翦,淅淅瑶花初下。                     韵末为:|〔仄〕平|平仄|
乱飘僧舍,密洒歌楼,迤逦渐迷鸳瓦。                  韵末为:|〔仄〕平|平仄|
好是渔人,披得一蓑归去,江上晚来堪画。            韵末为:|〔仄〕平|平仄|
满长安,高却旗亭酒价。                                      韵末为:|〔仄〕平|平仄|

幽雅。
乘兴最宜访戴,泛小棹,越溪潇洒。                      韵末为:|〔仄〕平|平仄|
皓鹤夺鲜,白雉失素,千里广铺寒野。                   韵末为:|〔仄〕平|平仄|
须信幽兰歌断,彤云收尽,别有瑶台琼榭。            韵末为:|〔仄〕平|平仄|
放一轮明月,交光清夜。                                      韵末为:|〔仄〕平|平仄|

韵脚句有四言、六言不等,但韵末最后两个音步都是“|〔仄〕平|平仄|”

《御街行》 宋·范仲淹

纷纷坠叶飘香彻,                              韵末:[仄]仄平平仄
夜寂静、寒声碎。                              韵末:平平仄
真珠帘卷玉楼空,天淡银河垂地。
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    韵末:[仄]仄平平仄

愁肠已断无由醉。                              韵末:[仄]仄平平仄
酒未到,先成泪。                              韵末:平平仄
残灯明灭枕头欹,谙尽孤眠滋味。
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    韵末:[仄]仄平平仄

这种旋律发展的手法最容易为新诗接受。如下面这首新诗:

《晨星》金克木

天边一钩月敲起细碎的丁东。                       韵末为|[平]仄·|[平]平|
微笑的启明星引导身后的彩虹。                    韵末为|[平]仄·|[仄]平|
纷纷散落的点点闪光撞击洪钟。                    韵末为|[仄]仄|[平]平|
断断续续的银河展示有限的无穷。                 韵末为|[仄]仄·|[平]平|
淡淡的白色簌簌地向西袭击长空。                 韵末为|[仄]仄|[平]平|
寒冷的黑暗瑟缩地追逐默默的微风。              韵末为|[仄]仄·|[平]平|
幽静的丛林散发出香气光锐又蓬松。              韵末为|[平]仄·|[平]平|
莽苍苍大地呼喊着拥抱下降的儿童。              韵末为|[仄]仄·|[平]平|
闪烁的一点光霎时将天和地连成一统。           韵末为|[平]平|[仄]仄|

按:全诗九句,有八句韵末为“|[仄]仄|[平]平|”,分明是作者刻意安排韵脚处的平仄的重复来渲染一种一唱三叹式抒情气氛。唯最后一句变为“|[平]平|[仄]仄|”,相当于变奏,有遒劲的效果。
综观全部词牌,大部分离不开上述三种旋律发展手法,尤以第三类最多。元曲里也不乏其例。
元曲里还有很大一部分平仄通押的曲牌。旋律中声调的重复成分减少,变化的成分增多,加之衬字的运用,旋律发展更加自由了;它们不求旋律结构的严谨,只求入律以造成流美婉转的风格,给予了格律较大的自由。这种形式最容易被新诗效法。
第七节    律式体新诗举隅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7

主题

1090

帖子

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80
 楼主| 发表于 2019-1-24 16:4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聿归 于 2019-1-24 16:59 编辑

感谢齐云兄和孙先生详细建议,让我又学到新知。
这首的两重交叉格局我实在难以割爱:单行押仄声韵,三四顿;双行押平声韵,二五顿。这似乎可以映衬矛盾的两重心思。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9

主题

458

帖子

2

精华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82
发表于 2019-1-25 09: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齐云 于 2019-1-25 09:37 编辑

李贺,是我越来越喜爱的一个诗人。惜乎27岁去世,如果能活到正常寿数,应能比肩李杜。
李贺从属的诗歌圈子领袖是韩愈,这个圈子还有贾岛、孟郊、刘叉、卢仝等,其诗歌主张是专门与当时声名颇大的白居易、元稹诗体对立的,最显著的区别是,元白体主张平易,韩愈领导的这个诗歌圈子就主张险奇。
李贺父亲李晋肃,好象杜甫表弟,因 晋 同音 进,李贺被人中伤不能考进士,只在长安当一个主管礼乐的小官,所以他的诗多数是合乐的。他存诗二百六、七十首,基本没有近体。因为有乐谱在先,他的诗歌其实多是歌词,必须跟着乐曲走,实不能反映脱离乐谱的诵读诗的音律要求。元曲、宋词也一样,是歌词。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方诗风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9-4-19 08:54 , Processed in 0.12292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