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诗风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查看: 63|回复: 0

为雅园诗派写史 ——读赵青山《雅园诗派研究》 刘涛

[复制链接]

155

主题

352

帖子

1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888
发表于 2019-9-12 22: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死水吧 于 2019-10-10 22:37 编辑








为雅园诗派写史
——读赵青山《雅园诗派研究》

刘涛


    在当代现代格律诗创作研究界,赵青山先生是位默默耕耘、无私奉献的苦干家。天道酬勤,在现代格律诗理论研究和创作实践方面,他都取得了非凡成绩,连续出版《现代格律诗发展史》(雅园出版公司 2016年出版)、《现代格律诗家评传》(雅园出版公司 2017年出版)、(《现代格律诗学概论》雅园出版公司 2017年出版)等研究专著,创作《寻诗问律》(雅园出版公司 2017年出版)、《向律而歌•八行花环体新诗选》(雅园出版公司 2019年出版)等诗集,还主编《中华诗园》(与思宇、任雨玲、李长空合编,雅园出版公司 2016年出版)、《十四行花环体诗选》(雅园出版公司 2016年出版)等现代格律诗选集。现在,他的又一部现代格律诗研究力作《雅园诗派研究》即将出版。作为研究同人,笔者先睹为快,认真拜读了书稿。现谈一点粗浅认识,浮光掠影,挂一漏万,若有不当和冒昧处,还望青山兄海涵。

    雅园诗派是中国新诗史上第二个倡导现代格律诗的文学社团。这个诗派的成立以世纪之交的深圳中国现代格律诗学会成立和雅园诗会的召开为标志,以《现代格律诗坛》及雅园出版公司为主要阵地,高举何其芳提出的现代格律诗旗帜,进行现代汉语格律诗的理论探索和创作实践。雅园诗派作为一诗派得名,源自“深圳中国现代格律诗学会首届年会”的会址——北京雅园宾馆,源自首届年会的名称——雅园诗会。关于雅园诗派的研究,已经出现了一些研究成果,如周仲器、周渡《中国新格律诗探索史略》、《中国新格律诗史论》、刘涛《百年汉诗形式的理论探求——20世纪现代格律诗学研究》、赵青山《现代格律诗发展史》等专著,皆辟有专章对其进行论述,周仲器、周渡、赵青山等学者还发表过有关雅园诗派的学术文章。这些论著和文章,对雅园诗派的形成与发展,它在现代格律诗发展史上的地位与影响,作了比较客观的分析和论述,但在进一步的史料梳理和理论阐释方面,还有较大提升空间。《雅园诗派研究》是第一部以雅园诗派为研究对象的专著,对雅园诗派二十年间的学术活动,作了非常详尽的史料梳理,尽可能原生态地呈现了雅园诗派主要成员的理论主张及创作贡献,对于雅园诗派内部成员之间,以及雅园诗派与其他流派之间,关于现代格律诗学的一些概念、诗派名称的科学性等问题,所引发的论争,也尽可能进行了客观的历史还原。作者是雅园诗派的重要成员,亲自参与和见证了雅园诗派的每一步发展,对雅园诗派饱含深情。但他在充分展示雅园诗派历史性贡献的同时,还能以一颗公心,直面诗派本身所存在的问题,显示出学术研究本应持有的客观理性态度。该著是第一部最为详尽客观的雅园诗派研究专著,是现代格律诗研究的重要收获。因而,《雅园诗派研究》对雅园诗派功莫大焉,对当代格律诗学发展功莫大焉,它的出版,必将大大推动现代格律诗理论研究和创作实践的进一步发展。

    本书虽名为《雅园诗派研究》,但论述重点在雅园诗派作为一个诗歌流派的形成和发展,它的理论主张和创作实践,它对当代诗歌创作的影响,其实可以看作是一部具体而微的《雅园诗派发展史》。从论著的章节结构设计及具体论述来看,赵青山的雅园诗派研究,贯穿着很强的历史意识,为雅园诗派写史的意图非常明显。首先,他把雅园诗派放置于20世纪至今的整个中国现代诗歌史的大背景上,置于整个现代格律诗发展史上,进行定位和研究。赵青山认为雅园诗派既是对新月诗派新诗格律化运动的传承,更是对现代派新诗格律探索的拓展。雅园诗派的诗学主张是对新月诗派的传承,他们的共同目标都是推进新诗格律化,理论上尊奉闻一多的“三美”主张。但在组织形式和诗歌主张上,雅园诗派比新月诗派又有较大发展。性质上,新月诗派属于沙龙聚会性质,参与诗人的地域范围要小得多;雅园诗派属于社团性质,参与的诗人遍布全国各地。理论主张方面,雅园诗派提出“建立并发展现代格律诗”(《〈现代格律诗坛〉发刊词》)的倡议,提出现代格律诗最低纲领“鲜明和谐的节奏,自然有序的韵式”与最高纲领“创造形式多样的共律体(定型诗体)”。从新月诗派的宣言和美学追求,到雅园诗派的宣言和最低最高纲领,可以看到经过新格律诗人几十年的艰苦探索,诗体建设的整体架构变得更加明晰。雅园诗派的诗学主张同样是对现代诗派的拓展,无论是在旗帜上,还是在理论上,都直接继承和发展了现代派诗人何其芳、孙大雨、林庚等人关于“现代格律诗”的理论学说,和现代诗派的渊源颇深。雅园诗会的原名为“深圳中国现代格律诗学会首届年会”,从学会名称、到首届年会名称,到会刊名称,再到学会宣言,其中“现代格律诗”的概念和“建立并发展现代格律诗”诗学主张,都与何其芳紧密相关。因而,雅园诗派与现代诗派的新诗格律探索是一脉相承的,是对现代诗派新诗格律化思想的传承与发扬。雅园诗派作为新诗历史上第二个现代格律诗派出现,标志着20世纪的新诗格律探索,进入了较为活跃的发展时期。可见,在分析雅园诗派的诗学理论时,作者紧紧抓牢历史的线索,从雅园诗派与新月诗派、现代诗派的历史承继关系中,来认识雅园诗派诗学理论的历史贡献。当然,其中一些具体观点,可能不一定会得到学界的完全认同,如把建国后的何其芳归入现代诗派。但他试图从历史角度来把握分析雅园诗派诗学特质的努力,是值得充分加以肯定的。其次,作者的历史意识,还体现在对雅园诗派从成立到发展、壮大、分歧的具体历史细节的详尽勾勒上。本书第三章、第四章,从“诗会成立”的角度生动呈现了雅园诗派产生的具体历史过程。雅园诗派来自雅园诗会的成立,雅园诗会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成立的?雅园诗会的成立与深圳现代格律诗学会间是什么关系?深圳中国现代格律诗学会重新登记注册的过程及背后的原因是什么?雅园诗会的会刊《现代格律诗坛》和出版机构“香港雅园出版公司”在雅园诗派发展过程中,承担了什么样的作用?对于这些问题,本书都以详尽的史料,进行了历史还原和细节呈现。雅园诗会之后,雅园诗派还召开过一次“常熟诗会”,这次诗会在雅园诗派发展史上占有什么样位置?它的历史贡献是什么?对这些问题本书也给予了充分解答。第三,作者的历史意识还体现在本书所收集的大量史料上。本书采用论从史出的写法,每一个观点,所下的每一论断,皆有扎实的史料作支撑。作者的强烈史料意识还体现在本书的多种附录上,第三章《诗会与诗园》第一节《雅园诗会》附有三个附录:《深圳中国现代格律诗学会组织机构名单》、《深圳中国现代格律诗学会首届理事名单》、《关于“雅园诗会”的对话》,第三节《中华诗园》附有两个附录:邹大毅的《且铸诗魂驻千秋——记诗人黄淮的“中华诗园”构想》、《中华诗园发起人联合呼吁书》。在理论专著中加入多种“附录”,对此做法有人可能会不以为然。殊不知,这种文中夹入附录的做法,是一种史料意识的体现。附录内容是宝贵的历史史料,读者通过附录,可直接进入历史现场,附录部分与正文形成了互为阐释的互文关系,对读者理解正文、把握正文,是很有帮助的。作者这种强烈的史料意识,源自他高度的历史意识。同时,他本人就是雅园诗派发展的参与人和见证人,具有获取史料的便利条件。当然,若无强烈的史料意识和对当下的历史感知能力,史料就在眼前,也会熟视无睹、无动于衷的。

    赵青山本身是雅园诗派重要成员,参与了雅园诗派的历次主要活动,可以说见证了历史,自身即处于这段历史之中。因此,他对雅园诗派的研究,具有别人所不具备的便捷条件。不过,得失往往互见。自身处于历史之中,自身就是研究对象,这就可能入戏太深,在山而不能看山,过于崇拜自己的研究对象,能入而不能出,对于其研究对象,不能进行超越的理性观照。可贵的是,赵青山自身虽属于雅园诗派,但他对雅园诗派发展过程中所存在的问题,却能加以正视。首先,他能看到雅园诗派的历史局限。一是诗派发展的资金问题。深圳中国现代格律诗学会属民间社团,受经费所限,学会仅主办了雅园诗会、协办了常熟诗会,学会组织的活动较少。二是雅园诗派创作研究成果的出版、交流问题。雅园诗会的出版机构香港雅园出版公司注册于海外,其出版的大量系列丛书,在大陆难以流通,雅园诗派的创作与理论成果,不为大众所知,得不到主流学界认可与推广,在种程度上沦为自娱自乐,极大限制了诗派发展。其次,他能正视雅园诗派发展中,对于雅园诗派所产生的质疑。例如,周仲器和黄淮提议竖起“雅园诗派”的旗帜,丁鲁则认为“雅园有诗无派”。其他学者万龙生、孙则鸣、王端诚比较认同丁鲁观点,认为作为一个学术概念,“雅园诗派”还不具备必要条件,从严肃的学术态度出发,还是不提为好。对于这种观点,本书能平心静气地加以提出,并进行学理化的商榷讨论。第三,本书不但能充分展示雅园诗派所代表的现代格律诗学与当代自由诗学之间的分歧与论争,更能充分呈现雅园诗派内部不同成员间,围绕现代格律诗学的一些核心概念,所产生的争议和分歧。如现有关于现代格律诗的称谓,有“现代格律诗”、“格律体新诗”、“新格律诗”等,哪个称谓更为科学,存在较大争议。如围绕“自律体、共律体”两概念所展开的论争。“自律、共律”是黄淮、周仲器为现代新诗格律分类提出的一对诗学概念。万龙生等则认为,“自律”和“共律”只是诗人在格律诗创作过程中存在的一种规律,不宜以“体”进行命名。如“格律诗与自由诗”的界限问题。黄淮、周仲器强调现代汉语格律诗应当具有“鲜明和谐的节奏,自然有序的韵式”,万龙生等则认为这样的表述没有划清格律诗与自由诗的界限,格律诗与自由诗的根本分野不在是否有“鲜明和谐的节奏”,而在其节奏是否有一定规律。等等。这些围绕现代格律诗学中心概念所展开的论争,是伴随现代格律诗学发展而生的,论争本身即是现代格律诗学发展活力的重要体现和表征,这样的诗学论争,其实不仅仅存在于雅园诗派内部,不是雅园诗派的内部之争。由于现代格律诗学是一种正在生长中的诗学形态,论争和争议,恰恰是现代格律诗学发展的一种常态,是现代格律诗学充满活力的表现。作者虽曾深陷论争旋涡中,对于对方的不同观点,却能采取理性态度,冷静对待,尽可能客观呈现这些论争,从而揭示出现代格律诗学“众声喧哗”的发展态势。这种对待不同学术观点的客观理性态度,是值得加以肯定的。

    当然,当代人写当代史,再加上作者本身即处于这段历史之中,不可避免还是会出现一些问题。如,作者研究对象为“雅园诗派”,这说明本书的逻辑前提是承认雅园有派,雅园诗派确实存在。这点,笔者和作者观点一致。但雅园诗派的边界在哪里?雅园诗派与现代格律诗坛之间是一种什么关系?雅园诗派的会刊与出版结构皆在香港,雅园诗派的会刊、研究论著与诗歌创作,大陆学者和一般读者均难一睹芳颜。那么,雅园诗派的影响力何在?雅园诗派与国内现代格律诗坛间的互动何在?这些都是实实在在摆在作者面前的问题。对于这些问题,本书虽有部分解决,但还是存有一定提升空间。

    我与青山先生素未谋面,仅知道他在山西平遥一所小学任校长,在主校的繁忙公务之余,因私心爱好,痴迷于现代格律诗学的研究与创作,笔耕不辍,佳作叠出,终有大成。青山先生不在高校科研机构工作,他的业余科研工作,既不能给他带来职务和薪资的提升,又不能给他带来项目和资金,但他念兹在兹,不为所动,支撑他的,完全是对文学女神的痴爱,对格律诗学的钟情。他的这种只顾耕耘、不问收获、献身学术的精神,深深打动着我。我与青山先生因共同的研究领域而相知,拙著《百年汉诗形式的理论探求——20世纪现代格律诗学》出版后,得到过他的肯定,令我既感且愧。现在,他的大著《雅园诗派研究》即将付梓,作为同行,随喜谈一点阅读感言,以表对无私奉献于学术研究的青山先生的无限敬意。



      作者简介:刘涛,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方诗风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9-10-15 11:51 , Processed in 0.06097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