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诗风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查看: 36|回复: 0

[童话] 小王子历险记

[复制链接]

280

主题

293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234
发表于 2020-5-31 23:3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胡云琦 于 2020-6-1 09:20 编辑


插图:胡云琦

(童话体小说)小王子历险记
作者:内蒙古·胡云琦

   茂盛的百草,坐在雨雾的气垫船上洗完澡;吹着暖风,享受光照免费的烘烤。金腰燕和楼燕媲美吃货的技巧,它们把飞到嘴边的昆虫当成了佳肴与肉包。燕子们筑好了巢,呢喃着、上下翩跹地穿过柳树颀长微拂的枝条;蜘蛛,正陶醉于结绳记事。小鸟、亢奋而又摩登十足地演唱节日的歌谣,在滩头,在绸缎般流光溢彩的逝水中,欢快的夏令营游鱼小分队,正在活跃而锦鳞灵动地比赛跳高。晚霞柔媚地绯红;曛黄时分的山谷,远远望去就像涂了一层甘怡的糖胶……

   我亲爱的访奇猎胜的小读者,我们这篇故事中的蟾蜍小王子,因为贪玩任性、此刻正气喘吁吁地历险,昔日前护后拥的卫兵在天敌强攻的罹难中,早已不顾东西各自逃命。一条偌大的蛇妖吐着鲜红的毒芯正挪移如飞地在他身后穷追不舍。心惊肉跳的小王子一瘸一拐地跑着,他真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听从父王的叮嘱,按时返回戒备森严、宝顶金幢的城堡。蛇妖的魔影步步逼近,咫尺之间,小王子已经感到它阴冷的气息打透脊背,他感到胸口发热,剧烈跳动的小心脏,就像一团团不断串烧的野火苗;此刻,发烫的热浪正不断从小王子的口中喷出,他想呼唤父母以求得他们的庇护。但不争气的嗓子就象患了失语症一样发不出半点儿颤音。他细皮嫩肉的脚底这时已磨出了大血泡,疼痛钻心。在他经过的地方,小草都惊疑地立起,注目张望,蛇妖声嘶力竭地在身后恐吓威胁:“站住,小崽子;再不站住、我抓到你就活吞了你!”

   勇敢聪明的小王子却仍然头也不回地向前奔跑,因为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下,一旦听命于蛇妖的喊叫收敛脚步,那就会马上毙命、葬身蛇腹。何况小王子已经不止一次目击过许多伙伴由于怯懦都不幸落入蛇妖的虎口。

   “站住——站住——”蛇妖越是喊叫,小王子就越是奔跑,虽然他渐渐力不从心,头晕眼花甚至步履踉跄,跌跌撞撞;但他仍然坚持着不让自己栽倒。

   蛇妖咄咄逼人并且疯狂不可一世地大笑,他突然弓起身子,象一截经过压缩后迅疾复原的弹簧把自己凌空弹起,这样,他就技高一筹绰绰有余地拦在了小王子的前面,而且纺线般一圈圈儿将身子叠复盘起,挺着脖颈居高临下地对小王子虎视耽耽。小王子被急转直下的险情惊呆了,正当他茫然不知所措、万念俱焚的时候,突然听到身旁传来焦急的呼唤,他寻声望去,只见那么多姹紫嫣红的野花在向他招手,她们异口同声地喊着:“小王子,加油!小王子,加油;快向我们这边跑!。”

   红红兰兰的野花,给了小王子巨大的精神鼓舞,看到那么多好朋友在为自己担忧焦虑,他毅然侧转身向花丛中跑去。
   “站住——你这该死的乡巴佬!看我抓住你,怎么收拾你。”
   不肯善罢甘休的蛇妖再度气势汹汹地袭来,眼看小王子就要变成自己的盘中餐了,蛇妖得意忘形欢天喜地的大叫。这个遍体纹身的恶棍一边阴险地狞笑,一边象小王子张开了血盆大口;就在这千钧一发只际,忽然有一阵劲风平地而起,小王子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一股不可名状的神力托了一下,便于超速下坠的感觉中跌入冰凉的水里,小王子的身体本能地在水中下沉了一阵之后,他开始施展出天生的水性向上缓冲,当他重新浮出水面的时候,他被自己意外的发现惊呆了。

   博大的天空已于瞬间缩变成伞盖般大小,周围全是一块块石头垒砌的井壁,这就是说他之所以能够死里逃生,原来是因为自己刚才在拼命奔逃的过程中慌不择路,跑到了井边,又被一阵风掀到了井里。

   对了,故事讲到了这里,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那就是我们这个故事里的小王子,其实就是一只小蛤蟆、也就是说他是蟾蜍族中的王子。这就和人类有人类的王子、蚁类有蚁类的王子,兽类有兽类的王子一样;你千万不要把他与童话《青蛙王子》中的王子联想到一起!

   我们这个故事中的小王子,因为在逃命时跑的大汗淋漓又突然落入阴冷的井底,所以,此刻他正不停地打着喷嚏,惊魂未定地蹲在井壁的一块磐石缝中颤栗。
   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再也回不到父母身边了,小王子不由得伤心地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
   “哇——哇——”
   后来,他想到了精卫填海的故事,他多希望自己的眼泪能填满这眼深井啊!那样,他就可以跳出苦海蹦出老井;重新回到温馨幸福的快乐老家了。
   “哇——哇——”
   小王子越想越难过,他愁断肝肠的痛哭,引来了几只喜欢凑趣的麻雀。其中一只乳臭未干的小麻雀唧唧喳喳地对小伙伴们说:“快来看呀,快来看呀;你们瞧瞧,这儿有一只傻了吧唧的井底之蛙,正蹲在井底哭鼻子呢。”
   另一只黄嘴丫还未褪尽的小麻雀也不无讽刺地应和到:“井底之蛙、井底之蛙,未见过大世面的乡巴佬;你以为天只有井口这么大呀?你可真是愚蠢透顶不可救药呀。”

   小王子被盛气凌人傲慢无礼的麻雀激怒了,他停止了哭泣,反唇相讥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你们不要以为自己有一双翅膀能飞天上树就不把别人看在眼里,想想你们自己除了会偷吃农人的粮食还有什么本事?!你们寄生虫一样苟且偷生地享乐,还大言不惭地把衣食父母叫做乡巴佬。你们知不知道中国革命的胜利,就是因为有千千万万的工农红军能够坚定不移地执行毛泽东的英明策略:‘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战术思想,才逐步取得的吗?别总是拿老眼光看待新问题;随着科学技术在农村的不断推广,信息社会的农民早已今非昔比,城乡差距正在逐步缩小。再说:历史上做过惊天动地之大事的闯王李自成还是农民出身呢。你敢说他不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吗?”
   小王子一番唇枪舌剑驳得几只麻雀无言以对、无地自容。其中一只麻雀尴尬的面红耳赤,另一只似乎转身欲飞,可她的双爪刚刚离开井沿儿,就象小王子落水一样被一阵风推向了井底。
   “救、救命——!”
   小麻雀手足无措、胆战心惊地喊着;她的一双还没习惯博风击雨的翅膀,不听使唤而又徒劳地在空中扑棱着。就在她眼看就要落水的危难时刻,小王子毅然抛弃了个人恩怨,他急中生智地跃下井壁,用自己的身体托住了小麻雀,也就在此同时,雀妈妈翻身而下,将小麻雀衔出村井。
   刚刚惊飞的雀兄妹这时也先后飞回,她们一一伏在井口上,深表感激地说:“小蛤蟆,谢谢你!小蛤蟆,谢谢你!”
   雀妈妈惊魂犹定就深深地给小蛤蟆鞠了一躬,语重心长地说:“刚才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谢谢你不记前嫌;小小年纪、如此深明大义,日后必有出息。老麻雀我教子无方,孩子们刚才多有得罪,我首先向你赔罪了。”
   “小蛤蟆对不起,小蛤蟆对不起!”小麻雀们争先恐后地说。
   雀妈妈接着说道:“孩子,我听你出语不凡,看得出你从小就受过良好教育,告诉我、你是怎么掉到井底的呢?”

   小王子听了雀妈妈的话,便把自己如何离家出走,如何遇到蛇妖的事,一五一十地给雀妈妈讲了一遍。
   雀妈妈听后不禁长叹了一声:“哎——孩子,我很同情你的遭遇!很遗憾,我救不了你。外面就要下雨了,我必须带孩子离开这里;你自己保重吧!我唯一能替你做的事、就是可以替你捎个信儿,把你大难不死的情况告诉你的父皇。”
  “不、不、阿姨,你千万不要去见我的父母,他们知道我身陷困境会寝食不安更加为我着急的!再说;我就要长大成人了,我很想独立生活,自食其力;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的。”

   “那么,再见了孩子!千万不要气馁,祝你健康成长;早日回到你的王国。”
   “小蛤蟆,再见!”
   “小蛤蟆,我们会来看你的。”
   “谢谢你们——再见!——”

   麻雀们一一向小蛤蟆道别,然后,相互召唤着飞远了。灰蒙蒙的天空开始飘洒起牛毛细雨,除了偶尔有一两只燕子在雨中掠过。便是滚滚沉雷。小蛤蟆看不到往日熟悉的麦地,还有绿意婆娑的大树、看不见发展中日新月异的村舍;看不见昔日河水中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小鱼。他寂寞地坐在井里,想起父母的谆谆告戒,以及愉快成长、趣味无穷的童年,禁不住又伤心地哭了起来。

   “哎——亲爱的孩子,你怎么总是哭鼻子呀?”
   小王子正哭得伤心,突然被一个奇怪的声音吓了一跳。他不由得敛住哭声 ,哽咽着四下看去,可是,静静的井中除了亮晶晶的雨点儿在水面蹦跳以外,其它一如往常。小王子不禁诧异地问道:“是谁在说话呀,我怎么看不到你?”

   “孩子,我是一株正在发芽的野草,我现在象你一样被困在石缝里;等我推开眼前的阻碍,你就可以见到我了。”野草说。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小蛤蟆好奇地问。
   “哎:说来话长啊!孩子。算起来我已经在这里生活很久了。其实,我本应该扎根在大地,在阳光很诗意的氛围中呼吸甘醇清冽的空气、于无忧无虑中成长。可是,去年晚秋,由于一场始料不及的狂风作怪;我被劫持到这里。从此,也就离开了我无限神往广袤无垠的大地。”

   野草伯伯谈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对小王子说:“孩子,生活的困苦或者幸福都不是千篇一律的恒等公式。磨难出真才,逆境塑俊杰。存在的价值不在于富足的拥有和挥金如土的享乐,只要你的存在能给其它生灵带来欢乐;而不是扰攘和侵害,你的存在才具有价值。而你的名字以及象日月一样闪光的灵魂,才能让更多的生灵默颂和挂记。就象你在田野中生活时,总是耐心地帮助稻类以及花草消灭害虫;所以,你的美德和深恩,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

   “野草伯伯,谢谢你的夸奖!可是我已经离开了大地,以后再也不能为小花小草和农作物捕捉害虫啦?”小王子说。
  “孩子,现实中还有更有意义、更崇高的工作在等着你啊;比方说;你脚下这眼井水吧,虽然说随着农民收入的不断提高、许多人家都安装了自来水或动力井,这眼老井也该退休,坐享天年了;但是偶尔遇到停水、停电,还是有人来取水造饭,浇地种田的。因为不经常利用,井水中存活着许多害虫,你完全可以利用这段时间,为人类灭虫除害呀。”

   “没想到我在这里还能为老百姓做好事!”小王子自言自语。听了野草伯伯的话,他已经乐得眉飞色舞,暂时忘记了离家的孤苦,默默地酝酿着振作的豪情。
   雨越下越大,井口上面不停地划过闪电和震耳欲聋的雷声。雨滴在水面激起无数的水泡。被水面反弹上来的雨点儿同井水融汇成一闪既逝的水注,看上去就象一尾尾跳上跃下的小鱼。
   雷雨中的长夜,就这样哗哗做响地在没有星月的打击乐中莅降,寂寞的小王子孤苦伶仃地把自己单薄孱弱的身体挤进井石的罅隙中,以此抵抗夜凉的侵袭,这风云突变的一天对疲于奔命的他来说;实在是既惊险而又富有刺激,过度的劳倦连同沉沉睡意伴随他在狭窄的石缝中鬼使神差地度过了异域之梦。

   当他醒来的时候,风雨去远的天幕乍见初晴;他懒散地伸了伸腰,正准备按着野草伯伯的教诲跳到井水中去捕捉害虫,却蓦然听到一阵吵嚷,抬头望去,只见陡峭的井石上有两只攀岩的壁虎正游刃有余地嬉戏。斑斑驳驳的老井中一夜间忽然来了许多行踪神秘的蜗牛,井口上有人操着东北口音在喊:“停车——停车——接受检查,测量体温。”

   话音方落,就听到另一个声音说:“电视上不是说:“非典型性肺炎已经基本控制住了吗?怎么还这样如临大敌地设卡盘查;你们可真不怕麻烦啊! ”
   “看看、看看你放松警惕了吧?同志,阻击‘非典’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可不能掉以轻心啊!万一传染性非典型肺炎在各地出现反复现象;那么,我们前一阶段所取得的成绩、岂不全都前功尽弃了?!”

    小王子被井口上的对话感动了,他惊叹于人类力量的伟大,它庆幸自己能诞生在这样的国家,幅员辽阔,名山大川,处处古迹;日新月异……

   野草伯伯破壁而出,并且奋力登攀迎向光明的日子,小王子已经习惯了井底的生活,虽然有时他还会伸长脖颈、倾听远方是否会有亲朋好友牵肠挂肚的召唤,但是,他已经不再畏惧艰苦的环境,而且自我磨砺、自我约束自我塑造着成长起来。每当他在水面的倒影中看到自己快要长大的模样时,他的心底都会泛起一阵阵自豪的涟漪。

   干旱少雨的日子,需要抽水浇地的农民开着拖拉机到井口抽水来了,小王子对水管中逆向上流的井水充满了好奇。他想,千条江河归大海,水由高处流往底处是天经地义毋庸置疑的道理,可这小小的一眼井水有何神力会跃出高高的井口呢?如果自己也能象这井水一样,神秘地进入抽水管中;飞上井口那该有多好啊!也许那样自己就会重新回到大地的怀抱,重获自由、重归故里与亲人团聚了。他一边懵懵懂懂地想着一边跳入躁动沸腾的水中,并想游到聚水茫茫的水管旁看个究竟。可他刚游了几下,身体就失去了平衡,突然天旋地转地摆动起来,紧接着他就与飞快上升的井水一起被水泵的引力吸了起来,这回他真的被装入了水管,他忽然胆战心惊地后悔起来;因为他感到水管中的空间与老井相比实在太狭窄了。最主要的问题还在于他的手脚从未有过地不听使唤,不能象以往那样随心所欲地划来划去;他焦急得要死。

   水还在不停地推搡着他向上狂奔,他被簇拥得很高、突然飞起;同时感觉到一阵眩目的明亮。突然,他听到了一阵雷声般的水泵震响,小王子有些顾忌有些畏惧有些惶恐、他忐忑不安,孤独无助地想停下脚步。但滚滚向前的大水就在他一个接一个的闪念中又把他向前推送了一程。漫漫地、他感到自己就要在塑料甬道中窒息了,那一刻他停止了挣扎,万念俱焚。

   但是很快、他又被恍若隔世的绿色所鼓舞。是的,水管外不断涌来,一闪即逝的绿色已春天般真实可见;小王子为这意外的发现一阵狂喜: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借助水泵的引力,上升到地面上来了。能在度日如年的井下生活后重见天日,即便是死也无所愧撼了!蓦地,冰凉刺骨的管道消失了,甘冽清新的空气汪洋四起地包围过来,小王子一下子嗅到了泥土的味道;火球般光芒四射的太阳晒得他睁不开眼,他索性闭上眼睛在水道中漂着。当他再度睁开双目的时候,他看清了身边的垄田,舞袖娉婷的玉米。回望身后,迢遥漫长的泛满井水的垄沟,晶莹翻花的井水正哗哗做响地在垄沟中奔跑。

   这多变的命运和未曾想到的现实,让小王子兴奋地欢蹦雀跃,他望着湛蓝的晴空和飘逸的流云情不自禁地大喊起来:
   “——啊——我自由了、我自由了。”
   “喂,你们听;是谁在叫喊啊?这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怎么好象是小蛤蟆的声音?”

   一群麻雀在空中飞舞,其中有一只眼尖的麻雀突然兴奋地叫到——“啊!是小蛤蟆。大家快来看啊!”
   麻雀们在空中盘旋了几周然后翩跹落下,老麻雀稳稳地停身在一株樱桃树顶,一边静静地观望孩子们与小青蛙相互问候,一边左右巡视着防范天敌。小青蛙望着一树红红绿绿珍珠般的樱桃之上的老麻雀叫道:“阿姨,您好!好久不见,我都有些认不出您了;看上去您的气色真好。”

   “啊!是吗、孩子。你也比以前长高了不少,但愿上苍保佑大家越过越好!”
   “哎——对了,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前一阶段你的家乡发生了火灾,据说是因为一个农民乱烧旧物引发的;你还是赶紧回去看看吧。”
   “啊!我的家乡着过大火?那我可得真得抓紧时间赶路、回去看看;再说,我早就想见到我的爸爸妈妈了!再见吧,阿姨;再见,朋友们!”

   “再见——再见!”
   小王子听了麻雀阿姨的话,便开始匆匆赶路。麻雀们也纷纷张开翅膀,向着她们心中的圣地飞去。
   小王子焦急万分地奔走着,一不留神脚底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站立不稳一个前倾跌倒在地,他气得一蹦三尺,火冒三丈地回头一看,只见草丛中原来有一截蛇皮在风中抖动,小王子蹦过去在蛇蜕上狠狠地踹了一脚,同时愤愤地说:“该死的蛇,叫你阴魂不散。”然后,又十分解气地向前走去。

   此刻,他心里舒坦多了,仿佛刚才那一脚踢得不是蛇皮,而是那只把他追到井中的长虫。他蹦蹦跳跳地向前走着,心想:自己的归返,一定会使父母惊喜万分,说不上他们见到自己会有多高兴呢?!

   在一条接近清溪的小路上,他突然听到一阵有气无力的呻吟从前方传来,他不得不放漫脚步,把自己隐入草丛中,向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匍匐过去。到了近前,他小心翼翼地伸长了脖子、透过草叶的缝隙偷偷地张望过去;说来也凑巧,真是冤家路窄呀!只见一条受伤的蛇半死不活地躺在那里,看那架势,已是九死一生奄奄一息了。小王子见状不再害怕,他大摇大摆地从草丛中显出身形,一步三晃地走到那条蛇的身旁,仔细一看,才发现就要命归黄泉的蛇原来就是逞凶一时、把自己逼进深井的那条毒蛇。

   “喂,老家伙;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吧?怎么样,老东西;你一定很难受吧?来呀,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谁,你不是想吃我吗?来呀,有能耐、你起来吃我呀。”小王子不屑一顾地嘲讽着。
    那条蛇在小蛤蟆嘟嘟囔囔的言语中勉强睁开了六神无主的眼睛;强打精神地看了一眼小王子,然后老泪纵横地说:“孩子,别恨我。弱肉强食是咱们动物王国的生存规律,我过去之所以把你选择为食物,那完全是因为你比我弱小,这就像你要吃掉昆虫、美国要打伊拉克一样,用不着向谁解释;不过,古人云:‘人将死时,心也善。’我现在已经丧失了扑捉进食能力,咱们言和归好吧。”

   “得——请你打住!离我远一点;害人的东西,我不会忘记《东郭先生和狼》还有《农夫与蛇》的故事。你这叫多行不义必自毙,人常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你做恶太多,所以,才遭了报应,你还是在这等死吧。”
   小王子说完,身手敏捷地从老蛇妖的身上跨了过去,头也不会地向小溪边走去。
   小溪的源头就是他日思夜想的家园。一想到自己就要回到父母的身边、小王子别提有多高兴了。他沿着砾石与杂草的堤岸,连蹦带跳地向前走着,忘记了饥饿忘记了干渴。

   夏天,密集成群的蜻蜓飞过来了,在水面上追逐戏耍,一只螳螂突然从身边弹起,吓了小王子一跳。他正在发愣,突然听到水中有鱼在叫他:“喂——岸上的朋友,请问你是小王子吗?”
   “咦——小青、小花;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呀?!”
    小王子寻声望去,只见从前经常同他一起戏耍的两条小鱼游在岸边。
    “我们已经来这里很久了。这里食物很多,也很暖和,比我们过去生长的地方好多啦。”两条鱼异口同声地回答。
   “听说家乡失火了,有这会事儿吗?你们最近看到我的父母没有,他们的身体健康吗?”小王子说。
   “是着火了。不过并不大,很快就被消防队员给扑灭了。我们俩就是上周从故乡游到这里来的。前天我们还回去过,也看见了你的父母,他们都很健康,而且,还向我们打听过你的消息呢!”
   “喂——小王子,你为何总是站在岸上啊?看你热得汗涔涔的!快下来和我们一起玩儿吧。” 另一条小鱼对他说。
   “好,我马上就下去,你们可要躲远些啊;小心我碰到你们。”小王子说完就纵身跃入水中,溪水被他的身体炸弹炸了个洞,不过,很快又魔术般地复原了,只剩下微波涟漪一圈儿一圈儿地扩散着。

   “小王子,你的泳姿真美;多日不见,你已长成了英俊的美男子,简直是帅呆酷毙了啊!”
  “喂,你为什么会不辞而别?闹得蟾蜍王国男女老少一起倾城出动,到处寻找你的下落。”
   “哎——这件事儿、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等有机会我在告诉你们。小花、小青,你们最近生活的怎样?遇到过什么开心的事情吗?说出来讲给我听听。”
   “咳!我们能有什么开心的事,还不是整日无所事事,庸庸碌碌。不过,前两天我和小花在一棵横倒树下觅食,却发现一件非常古怪的事情。
   “什么事啊?”
   “那天,天刚蒙蒙亮、有个人就骑着摩托车来到这里。这人先是鬼鬼祟祟的东张西望,看看四周没人,就着急忙慌地从车架上卸下一个编织袋;里边沉甸甸的、也不知装着什么东西,随后,他又从车上拿下一把铁锹,在那棵倒木旁挖了个坑,把编织袋埋到坑里就走了。”
   “看来这事儿还真有点儿名堂,他埋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你们近两天听没听到经此路过的人谈论什么?”
   “没有,这里距居民区本来就远;再说,我们也没太留神。”
   “那你们带我到那棵横倒木下看看,这里边一定有文章。”
   小王子说完,便随着二鱼向那棵横到木的方向游去。到了树下他才看清楚,原来那不是倒木,而是一棵侧生在岸的卧柳。 卧柳旁靠近溪水的地方的确有一块儿土质与其它土质不同的地方,看上去不那么密实。小王子看到这里蹦上了岸,他站到一处高坡上向市中心看去,发现这里距住宅区很远。城市高大的楼房在这里看上去就象拼摆的积木,长长的烟囱与草棍相比也没什么不同。这使他更想探明事情的真相......

   可是,他一个人的力量有限,要想挖到那人藏下的东西实比登天还难。
   “哎!到底应该怎么办呢?”小王子不由得犯愁地思考起来,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有一只硕鼠恰好路经此地;他想:何不求硕鼠相助呢。于是,便急切地大喊:“硕鼠叔叔、硕鼠叔叔,请您帮帮我。”
   “怎么了,小家伙?”
   “有人在这里埋了一包东西,我想知道是什么;可是,又没有力气把它挖出来。”
   “呵——这还不好办?!看我的,”老耗子说完裂开嘴“吱——吱——吱”地打了几声口哨。就见从附近的菜田里跑来七八只硕鼠,几只硕鼠相互耳语了一下,便开始挖起土来。工夫不大,它们就挖到了一个编织口袋。这时,耗子们似乎嗅到了令它们兴奋的味儿道。于是,它们挖的更加卖力了;而且还一边挖一边激动地哼唱,争先恐后地咬嗑着袋子,它们以为一定是人类把吃剩动物的骨头或者废肉埋在这里了,它们全都手脚并用地撕扯,甚至开始争抢地盘,斤斤计较。蓦地, 几只硕鼠同时愣住了,因为随着最后一片编织口袋被嗑开的声响,它们看见了一颗血肉模糊的人头。
   “啊!——太吓人了,耗子们一阵尖叫着跑开了。小王子重新回到水中,向二鱼讲述了自己的发现。
   他们想:“一定是有什么人被恶人暗害了。”
   黄昏的天空积满了阴云,几只乌鸦鸹叫着飞来,围着那颗无尸人头乱吵,它们追逐喊叫的阵势引来了菜田中几个好奇的农民、有人用锄把勾出了那颗被乌鸦啄过的人头,有人开始呕吐……

   星光乍现的时候,有警车响着警报一路飞弛而来;小王子看见从车上跳下几位刑警,经过一番现场排查、拍照后;他们把那颗人头拿走了。
   小王子伏在岸上,二鱼伏在岸边;他们十分亲密地挤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这件埋赃荒野的人头案;小花疑惑不解地问“:小王子,你说人为什么要杀人呢?”
  “当然是别有企图啦。你没听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吗?四条腿的动物狼最贪婪;两条腿的动物人最残忍。为了达到终极目的、一些人往往不择手段挺而走险,什么坏事蠢事都做得出来。”
   夜幕,在它们的交谈中漫漫莅降;最后、彻底黑了。这一夜,小王子和两条鱼全都无忧无虑身心放松地睡了个懒觉。因为昨夜谈的时间比较长,所以,他们今晨起的也比较晚;小王子醒后习惯性地做着体操,两条鱼明显地感觉到身体酸软乏力。就蜷着身子在岸泥中闭目养神,这时,昨晚急来忽去的一天阴云已荡然无存,明丽的太阳象一只光芒万丈的金鸟,正抖擞着夺目的翎羽扶摇高攀。
   小溪两岸参差不一的柳树密密麻麻的网叶上此刻正“滴沥、滴沥”地向下滚动着露珠,溪面上袅袅蒸腾的白雾十分魔幻,袅袅扩散。小王子闭着眼,任阳光温暖柔和地在他薄膜状的眼帘内照出橘红。

   一只翠鸟划动着双翅的桨翼抖擞着美丽的扇尾飞来,两条鱼全都机灵地游到小溪深处去了。
   小王子在水鸟的啾鸣中睁开眼睛,突然看到溪畔有许多蟾蜍在搬运草料,其中有一位上了年岁的蟾蜍搬运得十分吃力、走走停停,气喘吁吁,小王子实在看不下去他那步履维艰的样子,便走过去说:“老爷爷,看您这么大年纪了,连走路都十分吃力,为什么还要从事繁重的劳动呢?”
   “啊——孩子,不干不行啊。国王有令,要为王后建一座豪华寝宫,宰相预算这一片草场不够用。所以,便调动青壮年从戎、发起了对周边国家的掠夺战争。而国内剩下的像我这样的老弱病残蟾蜍、就必须去做那些本该青壮年蟾蜍去做的事情了。”
   “这样兴师动众拿天下所有百姓的浴血拼争去换取王后一人的享乐是不是与理不通,太不公平。” 小蛤蟆说。
  “哎!孩子,强权统治下的社会哪有公平,当年秦始皇下令修长城,有多少征夫折腰送命。昏君无道、昏君无道啊!”
   “老爷爷,您告诉大家停止劳作,各奔他乡各谋其生吧;要知道过度乱砍滥伐,是会受到大自然的惩罚的。”
   “孩子,说的容易,做就难啦!我一把老骨头,不老守田园,还能到哪儿去呀?”
   “这还不容易,你跟我走,到我的家园安身立命是不成问题的,我让我的爸爸妈妈象贵宾一样接待您。”

   小王子与老蟾蜍的对话吸引来许多蟾蜍围观,它们见小蛤蟆在邀请老蟾蜍,便争先恐后地问:“小蛤蟆、能带上我们吗?我们很愿意与你一起同行。”
  “我也去、我也去。”众蟾蜍议论纷纷。
   它们的信任让小蛤蟆非常感动,他对老蟾蜍与越聚越多的蟾蜍们说:“既然这样,不愿任人宰割、敢于追求幸福的人就请跟我走吧!”说完,便跳入了清清的晨溪。在他身后,黑压压越来越多的蟾蜍纷纷跃入水中,很快便形成了一支迁徙大军。
   经过三天两夜的风雨兼程,小王子终于带着浩浩荡荡的蟾蜍大军回到了他久别的故土,他远远望见熟悉的城堡,望着气势非凡宝幢金顶的皇宫,禁不住热泪盈眶,奋力向前游去,他一边游还一边回过头来鼓励一路相随的蟾蜍。他说“:大家加油啊!我们的目的地马上就要到了,你们看、前面就是我的家了。”
   众蟾蜍望着金碧辉煌的宫殿,不由得目瞪口呆;他们没想到看上去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一路带他们来此的小蛤蟆原来竟是一位尊贵的王子。这更增加了蟾蜍们对他的尊重。

   再说蟾蜍国度的守城将领和卫兵远远看到一大队蟾蜍向他们游来,还以为是前来进犯的敌军;便把这件事禀告了国王,现在,蟾蜍王国正全民皆兵严阵以待地监视小蛤蟆带领的蟾蜍队伍的靠近。
   守城官相距很远就冲着他们大喊“:喂----众蟾蜍听着,你们已经非法侵入我国疆域,请立即停止一切活动,原路返回,否则,可休怪我军手下无情啊。”
   小蛤蟆听到对方的喊话,马上回答道“:大人,请转告我的父皇,我是小王子!这些蟾蜍都是我的朋友;他们现在亡命天涯、背井离乡;已无安身之地。请您看在我父皇的面上,大发慈悲,打开城门;让他们随我一起进城吧。”
  “你说什么,我的孩子?你怎么能同这些丑八怪混在一起!你看看他们一个个灰头土脸扁嘴塌腮狼狈不堪的样子,怎么能佩得上和你相提并论呢?”
  “孩子,你马上过来,让这些脏兮兮的老家伙见鬼去吧!哈哈——哈哈。”
  “不,你又代表不了我的父皇,我凭什么听你的?再说,每种动物都有衰老的一天,如果有一天,你也老了;你愿意忍受别人的鄙视吗?”
         
   “儿子——想念的宝贝,你长高了;快赶上你父皇了。” 小蛤蟆的爸爸妈妈听到禁军报信,这时正站在城墙上向下看呢。
   蟾蜍国王看到城下儿子的身旁多了很多陌生蟾蜍,不禁问守城官:“这是怎么回事?”
  “回国王:他们是小王子在路上遇到的一群老无赖。”
  “父皇,我好想你,随我回来的这些蟾蜍都是我的朋友,请您千万不要象西方国家歧视黑人那样、歧视他们。如果您和母后还像从前一样热爱您的儿子,就请您允许他们与我同在。否则,我将放弃王位的继承权,和我的朋友一起去寻找‘没有压迫,人人平等’的国度。”
  “喂,儿子;你自己先回来,让他们暂时留在城外,容我仔细想一下。”
  “不,父皇,你不让他们与我一起进城;我就不回去。”

  “小王子万岁!小王子万岁!”
   城上城下的蟾蜍们群情激奋地欢呼着。

   这时,那位随小蛤蟆一路走来年岁较大的蟾蜍站了出来;他对大家说:“亲朋们,小王子心地善良,足智多谋;如果他的父皇不接纳我们,那就让我们拥他为王,让他带领我们去更广阔的天地开辟新的家园吧!”
   众蟾蜍早已深深地为小王子的善良博爱所折服,他们听了老蟾蜍的话,认为那就是他们的心声。大家决心把小王子推上王位,跟随他开始新的生活。就异口同声地高喊:“好!好!”
      
   就在他们准备簇拥小王子离去的时候,城墙上小王子美丽仁慈的母后又说话了,她向小王子挥着手,眼含热泪说:“孩子,你没有被逆境征服,没有被困难吓倒,没有因为命运多劫而改变我们蟾蜍家族乐善助人的良好品质;你没有让我们失望。也经受住了你父皇和我以及蟾蜍王国对你的考验!孩子,你刚才说的话母后都听到了;你说的很好,事实证明:你真的长大了。孩子,你是我们的希望,没有你,再大的家国对我们来说都会失去意义。毫无价值!”
   “是呀,儿子;欢迎你,带上你的朋友一起进城吧!”
   “父皇、母后,谢谢你们!”小王子说。
   “谢谢,!”众蟾蜍齐声应和。
   这时,城门在欢快的迎宾曲中打开了。护城卫兵友好地放下了吊桥,蟾蜍国王与王后在各路大臣的拥戴下手挽着手出现在吊桥上,前来迎接他们文武双全的儿子与蟾蜍大军。
   小王子无比激动地向身后挥了挥手,蟾蜍们已不等他说话;就七手八脚地把他抬起来,像抬着他们无限敬仰的天神一样,潮水般向前涌去,火热的夏天,在欢庆小王子凯旋的祝福声中,一下子沸腾起来。


                                                                                                                  (全文完)
                                                    2003年6月17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方诗风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20-7-13 22:35 , Processed in 0.06299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