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诗风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查看: 35|回复: 2

[自由体] 凤舞诗歌-2020

[复制链接]

312

主题

3131

帖子

37

精华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117
发表于 2020-12-28 11: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结庐在人境


院门是开着的
房门是锁着的


青草碧桃,白雪苍苔
赏花,观景,摘果,都请随意
房前有桌,春夏有茶
茶是热的


房子有窗,隐有琴声
可细细听
不要敲门
主人通常会假装不闻


随喜随缘,自来自去
可陪主人听风听雷听雨听涛
扫除尘杂
竟得浮生片刻余闲



2020-01-18



被宅的日子


种因者得果,玩火者噬于火
食蝠者怎配求福?
视芸芸众生若蚂蚁,若草芥,若宿主
当其位者
与病毒有什么分别?

智者守望,勇者守护,直面灾变
以血肉之躯相博
善良者哭泣,愚氓躁动,投机者浑水摸鱼
这疮痍人世
这说之不尽的至丑至美,至寒至热

未曾把贪欲关进笼子
终将把自己关进囚笼
人若不知敬畏,总有天网恢恢
我只祝愿
不悔过者终不得救赎



2020-02-01



寂静的春天


时间迅疾
丛林幽暗
等不等得来一线阳光
一季花开
各有因缘

一簇火焰,一阵狂飙,一处荒原
时间僵滞
蚁群慌张四散
逝者无碑无传
后只有锣鼓响,各色演义和传说

后只剩一个冰冷的数字
无法还原成血肉之躯
后只有烟消云散,因果一次又一次轮回
印证时间荒诞
人间魔幻



2020-02-02



阑珊处


悠然入梦,霍然惊醒
世有冷风,疮痍,魔怪,灾变

日月依然朗照
阴影重重

但愿身心无恙,善恶有报
人们仍有寸土可以耕耘

转瞬花开
爱与美仍在悄然滋生



2020-02-08




雨水


1


推开窗,仍有融雪的风
顾自盛开,花叶之上
仍有阳光跃动,光阴挪移
缓慢
寂静



雨水会落在何处
是处天涯,仍将有芳草滋生
把世界的荒漠,人心的荒漠
劝退一分一毫
一恍然的梦



千门万户,千万座孤岛
听过春风叩门,又叩窗棂
听着春风独往
独还
无踪


2


终究不能知道
多少人有过呼吸滞重的夜
多少人有过眼带血丝的黎明
多少人能把心炼成铁石
不怒不悲
不疼



先知者是眼含热泪的
先行者在荆棘路上,血如泉涌
人群献祭,祷颂,唱赞美诗
埋葬死者和记忆
驱赶寒鸦,但愿长醉
不用醒



雨水
是否只是一个虚设的花信
留在冬天里的人
已无需证明
只剩人海漂泊之人,尘世翻滚之尘
惶惶然,慭慭然
默然等



3


官威需敬,神明可贿
世人可欺
一己之私,竟比整个世界还重
魑魅魍魉
肆意横行



饥不择食,慌不择路
一叶障目,如盲如聋
祸及子孙,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人间道
举头旦旦,实则冥冥



雨水,雷霆,飙风
谁,如何,能够疗此沉疴?
冲刷污浊
还天地清明



2020-02-19




春天该很好,我们尚在场


应该还是浩荡东风
奏响松林,融化积雪,解冻江河


应该还是连翘,榆叶梅,稠李,丁香
次第开放,明媚了季节


应该还是勤劳正直的人
走向辽阔的田野
在各自的一亩三分地,深耕细做


应该还是民族的良心
把苦难的记忆小心翼翼地包裹在泪滴
凝成琥珀


天空和雨水,还会落入谁的眺望
把茫然的混浊的目光
擦洗明亮,清澈


为了追忆中的,理想中的春天
总有人在清理废墟
在人心的荒漠中种下一株株希望
异常缄默,十分坚决


2020-02-20



冬日还长



等待是纷纷舞动、飘落的雪
忍耐是始终沉默的冰封
冬日还长,夜也长
失去了梦的浮槎,泅渡是一件无比艰辛的事情

失去了理想的土壤,很难再生长天真的信心
千万人有千万种心碎
亿万人有亿万种空洞
风沙掠过,负责掩埋,不负责记录哭声

这世界会好吗?血浸透的土地野草会更加茂盛
瞬时的繁花会更牢地占据失神的眼睛
依然无人喜听寒鸦的声,而冬日还长
忍耐和等待,还正在流行,还被视为幸运的证明




2020-02-28



春天的堡堠



眼睛里变幻天空的颜色
持弓的手臂肌肉绷紧

每天都在盼望严冬速速撤退
得以敞开春天的城池

心中但凡有繁花似锦
谁愿意让渡给风沙漫漫,荒凉
晦暗与虚无

准备好战斗
护住胸口一丝温暖
以待春意突围,芳草的脚步覆盖荒原

花朵与花朵互致问候
一个春天照亮亿万个春天


2020-03-04




黑白键


所见只有眼前方寸
庆幸与忧虑
都显得那么愚蠢

白天与黑夜,阳间与冥界
瘟疫与花朵
久已丧失信仰的人,又开始祈望神祇

琴键按下,命运叩门
地火奔突,海浪翻滚
天地不仁,万物各以其身刻度时间

天地浑茫,黑白又相混
偶然与必然播弄阴晴
蜉蝣一生,只盼晨露可饮,夕光可期


2020-03-14




春天是大地的谎言



还没有亲眼看见春天
满地“黄花”堆积

帷幕重重,光影变幻
掩耳盗铃的人自觉聪明

遮掩,冲刷,清洗,树碑
魔术师挥动斗篷
血痕和泪痕已被拭去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火已经隔岸,气已经长吁

风雨无情,花朵天真
想念春天的人
想疗愈内心的荒凉

命运沉重,悬在头顶
下一次的倾覆又在何时?


2020-03-16


从开始到现在


清早醒来,过于明媚的阳光
使人顿时有虚生之忧
未来原本千百种可能,今日之日
只有一种形容
忍着枯索,假装平静
嘈杂的声音,闭上眼睛即可屏蔽
忍不住又睁开眼睛,忍不住又惶恐


夜半醒来,窗台之上月光厚重
命运下次将拿走什么?
用力抗拒,同时苦等
所拥有的一切将使我们无比软弱
还用一朵苜蓿花制造草原吗
在人行道上看湖水拍岸吗?今日之日
醒着做梦已无可能


2020-03-19



影子




阳光投掷暗影
沉默酝酿惊雷
我们在大地上奔波,寻觅
窥探生的意义和隐秘
理想特重
头颅忒轻

只有浮表的感情使我们落泪
只有惊鸿影
使人倾心
我们怀着希望唱不出真的希望
辨不清风向和水流
但已是浮萍

只有轻浮的乐观主义使人迷醉
口号和咒语
使人安慰
影子离身,自由行走,遍布太平街市
傀儡戏的人间
谁可知谁在牵绳



2020-03-28



选择



在时代与时间之间
我选择站在时间这边

在石雕和花朵之间
我选择靠近花朵的短暂

在烟花和孤灯之间
我选择站在灯后,阑珊之处

就让此心寂寞如土,沉默如土
所孕芳菲之春,在逝水之间


2020-03-30



暂且清明



离去的你们,已经退隐风中
不再与怨憎相会
不再恼于尘浊
囿于伤痛

四月的风继续吹
布谷鸟继续在山中歌唱
匆匆林花
又谢了春红
酒杯里还装着一些醉和醒

琴还在,曲已终
我已经学会了不动声色地告别
一滴泪无法还原一片海
遗忘和铭记
都不会永恒

诗所说出的,说不出的
都只是风中之焰
伏惟尚飨
我只是又走一遍长亭,短亭
为干涩的眼睛,找一段柳色青


2020-04-02



书写


书写
把内心的淤堵拼命挖呀挖
让洪水倾泻
让莲花开

我们这一生
总是无法原谅别人的过错
面对自己的无措
热爱月光
却躲进夜的深黑

一双肉眼
看不透三尺雾
也同样看不穿百丈晴明
我们把视而不见力所不及的一切
都叫做命运

命运就是我们
自己嘲讽自己的笑声
文字是幻,是风中沙尘
来自于混沌
也终将消弭于混沌



2020-04-14



安静



慌乱之后,恐惧之后,
愤怒之后,纷争之后,悲泣之后
总是要复归于平静


不眠之后仍然会有睡梦
仍需一日三餐
即使简简单单


阳光仍会照在兰草叶上
书本会被翻开
故事的情节会推进
有人离场,有人入场
淡出画面的也可能始终是重要的人


既然活着就好好活着吧
苦与乐,飞翔与蛰伏
如花的舒展与如蚌的闭合


总有苦痛需忍,棱角待磨
并不预设,有一天我会是圆润的
会散发玉壁的光芒


2020-04-17




你好旧时光



旧时光已经走远,但脚印还在
还未彻底被尘世的风沙抹平


还会有人回头拾捡,看见
足迹里自生自灭的野花


所有的表达都隐含着抒情,只是河流
面貌已与出发的时候不同


更大的江河开始混浊,无声
更多的时候藏起翻涌


我们经常去旧时光里
寻找一个熟识的,心爱的人


眼前的人身上有旧时光的遗迹
转瞬之间,已然变得陌生


滞留在旧时光里是悲哀?
或者没有旧时光的人变得苍白?


流水不停扑向陌生的岸
岸树迎送似曾相识的浪花


2020-05-16




自知有限



她描绘未来,我们看到现在
她说出过去,我们看到现在


时间是一个箭头,
一个圆环
选择不同的视角
得出不同的答案


世界是光照亮的地方
也是光照之外的黑暗


我们一直都很茫然
我们一直都很短暂



2020-05-13​​​​





礁石


终究也学会了妥协
只是仍有一颗
未曾被彻底驯化的心


任时代的浪潮冲刷,咬啮
即使千疮百孔
礁石仍是礁石,不是砂砾,不是泡沫


倔强地存在着,即使退居沉默
拒绝把玩,拒绝打磨
拒绝圆滑和温润,拒绝估价和宝盒


即使不再燃烧了,不再闪亮
仍和夜空中的星,是同样质地的石头
不是迷眼的灰尘,使人泪落




2020-05-16





云在青山



读一点小书
看一看平常的风景
春日黄昏里的暗香浮动
秋水里的晴空
岭上白云
拂过麦田的清风
河流对岸的树
多年以前与多年以后的朋友
浮华世间的恒久
不变
沉默的旅伴
目光的归程




2020-05-16




小满


麦粒饱满
雨水丰满
我们所能期盼的小小满足
时光还正在雕琢
等待呈现

只有相信
迈步向前
曾经畏惧或者曾经呼唤
所谓命运的拐点
也许只是路过的风景

等待命名
或者看见
我们所以怀抱的一腔孤勇
可以兼做收割之镰
打火之镰



2020-05-20


无题


眺望里总有不可测的未来
胸膛里总是不安定的心

并不知哪一只蝴蝶会煽起飓风
只知道风雨中花朵都会飘零

人群在现实中习惯了袖手和束手
习惯了只在镜头里和传说里爱慕英雄

总以为没砸到自己身上的冰雹
可以约等于不存在

嘲笑那个愁容骑士的时候
总是显得过分的聪明


2020-05-23



但愿


但愿,诗能回到真
梦能回到美
青草味儿盖过世间的脂粉和铜臭
说起云端的理想国
还会有人
痴痴迷醉


但愿,你和我手中还有六月和玫瑰
还有单纯的信和望
还有宽恕的念头,择路的智慧
但愿,这世界和人心并不如我所见
除了荒漠、野火
就是洪水



2020-06-29



青海湖


青海湖上,有着寂静的天空
那时八月,吹着蔚蓝的风


山川绵延,岁月绵延,有人曾经相信
可以用一生交换一次蝶梦


即使走到你近旁,你也仍然是远方
你让星辰沉落在水
你从来不曾辜负
每一次虔诚的眺望


一颗露珠也能倒映整个天空
一颗露珠只能短暂地收留一次感动
而我曾经伫立在你的清晨
而我譬如朝露,青海湖


而我们或曾交换
关于永恒的秘密
而我留下魂魄与你同在,我离开




2020-08-15


处暑日




生活,从无序中建立秩序
诗歌,从无意义中追寻意义
心有瀚海,荒原,野草
心有锦绣繁华
有垃圾焚烧和填埋
都无需,也不能够解释和说明

庚子之年,处暑之日
时光到此刻印留痕
高天空碧始终无情
一念风凉,一念云起,远离颠倒梦想
但有梦境,都已成飞烟

诗歌,意义被磨蚀,被消解
生活,从秩序中又瓦解
又坍塌,又重建,所谓天道循环
对黑白与美丑人们总是莫衷一是
被本能驱策,
而总是把命运当做一种神秘



2020-08-22


九月


悄悄崩溃,默默自愈
人到中年,尽情流泪
机会已经不多


年少时写下
生命就是不断受伤不断复原
像水一样
从荒原上漫过


那时天真,热烈
尚且想象不到无奈,无力,干涸


九月的北京,阳光灼热
月季开着深红
完美的一朵


路上的人视而不见地匆匆走过
奔赴一个不可知的未来
未免过于急切


2020-09-19



在秋天的现场


在秋天的现场,当一个目击证人
见证这个世界曾有
明艳动人的瞬间
红橙黄绿杂糅于蔚蓝之前
诸神微笑,倏尔一现


掠过耳畔的风,有扑面的凉
伸手拾捡诗歌的落叶
将世间所有悲欣交集,冷暖交替,沉浮未定
当做呈堂证供
留待时间裁决
以何种姿态回首来路,迎接未知


我们都爱阳光照耀之下,
金灿灿的叶子
都留恋红彤彤的,香甜的果实
在秋天的现场,人生的中途
会赞叹生命此时的斑斓彩色
也会念“当华美的叶片落尽,
生命的脉络更加清晰”……


同时,我们还会隐忧
白雪即将爬上头顶
还会害怕萧瑟与破败
即将替代曾有的活力与鲜明


能怎样呢!即使我们确知
春天会再次前来
世界也只会为另外的青春
搭设锦绣繁华的舞台
而我们站在秋天的现场
等待下台鞠躬的时刻

等待秋风扫起落叶,等待霜降
等待大雪封门,围炉对酒,
细数平生


2020-10-19



今又重阳


年月日时分秒,霜降重阳立冬
时间斩块分段,生命碎打零割


有时高视阔步,有时仓皇四顾
身在一隅,心在八荒
并没有不会降落的飞翔


终其一生,做不成一个完整的梦
得不到无瑕无缺的果实
来不及惆怅,又被浪潮裹挟匆匆向前


做一个落伍者,需要极勇敢
担负着沉重的命运前行,需要极缓慢
保持灵魂的完整,需要极孤单




2020-10-25



白日无梦


总有一些事情
是我们所无能为力的


风沙侵蚀崖壁,流年暗换沧桑
孤舟飘零,暗潮汹涌
可以握紧手中的桨和舵
又怎能控制风向和洋流?


聚沙成塔,用尽一生
终不免拱手相让于水火和蚁群
盗火与推石,实乃镜中之像
一束光照过来
仅只不过是让影子成为巨人


终究未能成为传奇
只是凝成因传奇而洒下的泪滴
迅速落下,迅速干涸
不留痕迹


总有一些隐痛
是我们所无力呻唤的
虚空和捕风,就这样耗尽所有气力
跋涉过的山水,踏过的荆棘


伤口与疤痕,终究会渐渐淡去
只有遗忘,甘甜如蜜


2020-11-08



两忘烟水里


漫漫长路,三餐一宿
谋的是生
追的是梦
手足上的老茧也许不比心里的更硬

泛涟漪的春水是一种形容
冰河下的暗流也是一种形容
生命是悲欣交集
瞬息万变
悲剧喜剧默剧闹剧千万种
有一种是风沙磨蚀,不辨初衷

美是遥远,长镜下才有水天一色
风平浪静
漩涡里的挣扎,浅水边的悠游
互相不闻不问,不懂

忍过的还需再忍,痛过的还会再痛
伤疤会痒,粘补过的
终不免四处透风
即便今朝有酒,有花有月,有影随形
宿醉之后,总是头疼

动机不是善,结果才是善
而世间并无圆满
风刀霜剑,迎战或免战
结果并没有什么不同

敬神如神,信以为真才是真
独行独醒的人总是疑惑,总是无聊
总是彷徨
缝缝补补的人总是烦恼

相对唏嘘,不如两忘烟水里
永作无情游,追逐逍遥
可叹今只有呆若木
可叹树木终究不能从泥土里拔根



2020-12-09


辞旧


走过荒原,刻印过霜风
许久不再感动,不再自我感动
年华纷纷如雪落
留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偶有笛声落梅,落月摇情
倏尔闪现记忆的深井
打捞不上一个永恒的瞬间
不能确信,曾经拥有过瞬间的永恒

浮云过眼,风过耳
乱哄哄的世界偶尔也会有宁静
一次独醉,一次独醒
片刻梦境,一晌浮生

所有难拆难解的乱麻
都渴望遇见刀锋
朽坏的一切,都应该随着火焰腾空
灰烬之下,泥土之中

总有另一个春天复萌
总有黎明的一束光,照见新鲜
鹅黄,嫩绿,嫣红,微笑照亮倦眼
遇山开路,遇水觅渡
所有没有终点的旅途,又将启程



2020-12-25



迎新


海无边际,浪尖上的舞蹈
旋生旋灭
冷暖纷纷,是非扰扰,得失营营
恍如一梦

不是所有问题都要求解
都能有解
有意痴愚,以求平静
美有万状,偶尔摹得一瞥形影
留一丝光亮,以慰平生

尘世里,风继续吹
无所谓新旧
无所谓蚀刻,翻卷或者飘零
变易值得笑容,不易值得珍重
自去重负,才有轻盈

勤于打扫,才有洁净
一念清平,万事清平
总有锈剑待磨,田园待整,坚冰待融
总有锦绣繁华蜷缩在种子里
深埋在黑暗里
等待东风唤醒,吐字发声



2020-12-27



风在海面上飞驰


雪在山中落下


梅在南方小城里暗香浮动


诗在暗夜里潜行



到处有我,到处也都没有我


我在梦与现实的边缘


在混沌中叠加


等待坍缩到某一种可能



可以命名新旧,却不能割断流水


百感之中,已无纯粹的悲欣


海极度渴

终究无法受惠于一口甘泉


轮回,因果,幸运与不幸

终究只是平滑的辞令

可感可知之外的一切都属冥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风向不定


祝福,祈祷,都只为平静

樽中有酒,得意或失意都无妨尽欢

看生命来如风雨,去似微尘

但求尽兴



2020-12-31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0

主题

131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274
发表于 2021-1-5 10:2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柳渡 于 2021-1-5 10:37 编辑

问好诗姐,新年快乐!繁杂的生活让我有一段时间没来论坛了,也没怎么写诗甚至读诗了,对诗歌的热情下降了不少。今天乍一看到诗姐这一年的创作这么丰硕,真感高兴,真是佩服诗姐灵感源源不断,诗心一如既往。略读便获得些许感动和力量,有时间再慢慢品读。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2

主题

3131

帖子

37

精华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117
 楼主| 发表于 2021-1-5 10:4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柳渡 发表于 2021-1-5 10:25
问好诗姐,新年快乐!繁杂的生活让我有一段时间没来论坛了,也没怎么写诗甚至读诗了,对诗歌的热情下降了不 ...

问好柳渡兄弟,新年快乐!

我也一直找不到写作的状态,坚持写一点,当锻炼吧。

祝2021好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方诗风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21-1-28 23:20 , Processed in 0.09862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