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诗风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查看: 51|回复: 0

[复合式] 丙寿和他的疯女人

[复制链接]

204

主题

605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876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南庭闲月 于 2021-4-6 15:21 编辑





丙寿和他的疯女人
文.南庭闲月
                         序言



     关于《丙寿和他的疯女人》的写作背景、写作目的与故事人物简介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山西晋北的山村里还很贫穷落后,改革的春风虽然已吹来,一些人靠淘金富了,但是大多数人还在为生活挣扎。山里尤其闭塞,对外面的变化既惊奇,又逃避。三十年后的今天,山里人依然是被扶贫的对象,很多村落只有老人坚守,破败不堪。
      在笔者老家山西代县大山里,贫穷的乡亲很多人家娶不上媳妇,光棍汉比比皆是。村里的女子都嫁到了平川地带,有的远渡它乡,成了打工妹。村里有些人家就买来被拐卖的湖南、四川、贵州等地的女人做媳妇。笔者一个远房亲戚就买了一个被拐卖的四川女人,据说还生了两个孩子 ,后来这个女人被解救回四川。
       《丙寿和他的疯女人》是虚构的情节。笔者试图用格律体新诗的形式讲述这个故事,意图展示格律体新诗的“三分法”即整齐式、参差式、复合式,有的地方还应用了顶针、交韵等写法。但是作品仍不能完全展示格律体新诗的技法和形式,比如花环、倒影等等,对复合式的应用也不足,这是笔者水平有限,加之作品的局限。
        对于故事情节的铺排,笔者没有追求悬疑、惊奇,没有太多跌宕起伏,顺其自然,简单明了的陈述。故事中几个人物也不复杂,丙寿,疯女人竹青,春旺,财寿,纪强,村里人。故事中,恶人得逞,好人冤死,在这个闭塞的山村里,正义没有得到完全伸张,这是那个年代很平常的结局。这样写是残酷的,摧残人心的,可笔者只能这样写,因为这是一种现实。唯一安排的亮点是疯女人最后恢复了记忆,恢复了理智,自强不息赢得了村里人的尊重,带着儿子春旺离开了这个给了她安宁和恐惧、幸福与灾难的、愚昧落后又淳朴的小山村。也许回来,也许不回来,留一个悬念猜想吧。
        整篇作品写了十九个分段,二百个诗节内,文字不超过一万字。交替应用“三分法”写作,避免一种形式太长,给读者造成阅读疲惫感。既然是用格律体新诗写,就尽力写成诗,而不能写成单纯的故事,要具有诗歌的美,不知能否达成所愿,有赖读者鉴别。


南庭闲月于2021.3.3


(一)


那天,丙寿捡回来一个
略显疯癫的女人
丙寿是个老光棍
他这次进了趟县城
打破了山村的宁静


村民,都聚拢在了一起
边指点边在议论
这个白皙的女人
从人群中间走过去
她显得非常地拘谨


看着,眼前这一群村民
黑布衣带着补丁
还不如她的破裙
这是个陌生的世界
她感到一阵阵惶恐


绵延的大山深处
夜里会有怪异的风鸣
黢黑的松林
站在坡上瞰视着四邻


村边残破的院落
今夜有了微弱的灯影
不时从屋里
传出女人嚎哭的声音


夹杂着男人打骂
粗重喘息和女人呻吟
大山被摇动
坡上松林也睁大眼睛


(二)


山里的晨曦总是蒙蒙的
山里的时针也是慢慢的
山里的村民有山的性格
山里的日子是一条小河


疯癫的女人有了个名字
人们都喊她丙寿家里的
慢慢她脸上也有了微笑
渐渐习惯了山里的生活


又一个冬季悄悄的到了
丙寿院子里堆满了柴禾
头一回想着如何去过冬
家里有女人就必须暖和


如果家里面再添个孩子
漏风的破屋也会发出热
有一天真的传出了啼哭
破屋里有了年关的春色


疯女人轰动了整个山村
她给这个年带来了欢乐
远亲近邻都过来探望她
屋里堆满了贺喜的年货


丙寿的脸上洋溢着笑意
他递烟端水乐得嘴不合
山里人笑纹如岩石裂缝
深深的硬硬的就像刀刻


女人把孩子紧紧地抱着
她似乎忘记曾经的漂泊
虽然她想不起来自何方
但她知道这孩子是她的




(三)


如果泪水能洗去忧伤
那就请它任性地流淌
如果泪水能表达幸福
那就请它自豪地飞扬


丙寿的日子有了盼头
他开始琢磨日子久长
几亩坡地没多少收入
可身后山里都是宝藏


山蘑松茸野鸡野兔子
沙石山下还埋着金矿
早已有人淘金发了财
丙寿也要用它盖新房


他蹲在门阶抽着旱烟
忍不住笑意爬到脸上
开了春就做这些事情
让女人孩子生活无恙


屋里传出孩子的啼哭
八成孩子又尿了一炕
丙寿赶紧回屋里换洗
不忘给女人端碗米汤


疯女人哼着莫名小调
向丙寿投来感激目光
丙寿把想法一一说出
她似懂非懂继续哼唱


悠悠的小调飘在屋里
仿佛日子充满了阳光
往灶里再添一把干柴
火苗呼呼喷出了灶堂


任凭山风去尖啸穿过
山中的明月依旧朗朗
冬天眼看着就要离去
春来定会携带着希望


(四)


春迈着有力的脚步走进山中
它催融河床的坚冰化成小溪
每个人心里的春天都不一样
丙寿疯女人对春天怀着期许


丙寿给儿子起了名字叫春旺
他是日子的盼头生命的承继
残破的院落凋敝的石屋土炕
决不能留在春旺童年的记忆


女人的怀里春旺在呀呀学话
他不管不顾早春未退的寒气
红润润脸蛋有力的小手小脚
惬意地抱着女人奶子使劲吸


丙寿站在门前眺望着山坡上
那里有耕种的十几亩承包地
年年播种些玉米莜麦和土豆
用它们可以换一点细面白米


山里人平时可不敢这么奢求
靠着贫瘠的土地只能裹肚皮
丙寿想换点白米细面也只为
稍微满足一下疯女人的心意


不知道疯女人为啥遭此厄运
来到晋北的大山里受此委屈
老光棍丙寿能得到这个女人
这真是上天的垂怜无私给予


感叹山里人有着朴实的一面
只要求日子安稳并没有奢祈
有女人有孩子便是有了个家
祖辈守着山守着林守着土地


(五)


门前的山桃花开了
春雨过后山林多了些色彩
布谷鸟撒欢地飞来飞去
不知名的小虫探出了脑袋


小春旺也迎着春天
红红两朵花儿在脸颊盛开
他似清似混地叫着妈妈
疯女人被逗的笑开了心怀


丙寿琢磨着他的事
为淘金他将堂弟财寿约来
财寿是个五十的老光棍
两个人一商量便形成合拍


两个人边说话边笑
各自憧憬好日子快快到来
仿佛这畅想也是种幸福
能使人忘掉些贫穷的伤哀


饱暖思淫欲的老话
用在财寿的身上一点不赖
他想着盖新房娶个媳妇
这媳妇要像疯女人那样白


财寿瞟一眼疯女人
恰好看到疯女人那对雪奶
他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涎水从嘴角忍不住流出来


丙寿他似乎没注意
心思琢磨着金窑口朝哪开
要选好窑口子才能出金
但愿老天爷能眷顾他发财


(六)


都说这世上有道路无数
山里人脚下只一条山路
曲曲又弯弯磨烂了脚掌
它何日能变成致富坦途


它何日能变成致富坦途
它连起山坡上薄地几亩
年年在贫瘠土地上耕耘
被春种秋收羁绊了脚步


被春种秋收羁绊了脚步
那就在山里寻一条出路
丙寿抱定了淘金的想法
他已经谋定好开挖画图


他已经谋定好开挖画图
约财寿一起去破石挖土
山里的宝藏果然是诱人
没多久就见到砂金现出


没多久就见到砂金现出
辛苦的谋划终有了报补
收金客闻讯寻上了门来
丙寿和财寿要变成财主


丙寿和财寿要变成财主
这是梦却引来别人嫉妒
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挖金
不知道山神是否会佑护


不知道山神是否会佑护
已有人挖金被埋进洞窟
藏金的山体都比较松散
越向里深挖越感觉恐怖


越向里深挖越感觉恐怖
如不是兄弟怎敢挖金窟
谁见了金子会不动贪念
兄弟俩才能够均平财富


兄弟俩才能够均平财富
但愿兄弟俩能同心相助
人世上这财富难免沾血
苟富贵莫相忘几人领悟


     (七)


那一日纪强回到村子
他是县干部工作公安局
从前他也是村里狠人
后来靠舅爷招进了县里


说起来纪强丙寿同族
算远亲还得叫丙寿叔哩
可是丙寿见了他胆怯
纪强既心狠还穿着警衣


早就听说有个疯女人
她还给丙寿生了个儿子
先前纪强并不去关心
这次却听说丙寿挖金子


都说纪强贪财且好色
能见惯人穷见不得富裕
第一次走进这座破院
不由得展现一脸的鄙夷


孩子在叫疯女人在笑
小春旺在怀里牙牙学语
丙寿和财寿山里挖金
此时的院落真有些阒寂


纪强喊了一声叔进屋
正撞见疯女人一脸笑意
不速客进门让她惊愕
啊啊地叫着没地方躲避


纪强一见疯女人甚喜
山窝窝还有这样的金鸡
他不由盯着女人细看
娟秀的容颜更皮白肤腻


虽说她是个疯癫女人
谁见了都为她垂涎欲滴
咋便宜了老光棍丙寿
他天大胆子敢违法乱纪


本想退出去再寻丙寿
疯女人像磁石紧紧相吸
不由得欲火腾腾燃烧
顾不上体面将女人凌欺


春旺大哭疯女人嘶叫
坡上的松林却默默无语
偏僻的院子没有人来
这里的一切仿佛被忘记


   (八)




太阳就要落山了
今天有些意外收获
丙寿和财寿收工回家
一人能分金子六七克


拖着疲惫的双腿
回家看到女人赤裸
抱着小春旺不停啜泣
嘴张了又张似有话说


丙寿呆立在那里
心里好像明白什么
女人定是被坏人糟蹋
是哪个挨千刀的欺我


他出门一声怒嚎
身心跌入无边夜色
疯女人虽是偶然相遇
却深深改变他的生活


可怜的女人孩子
跟着丙寿日子难过
丙寿进屋安顿好母子
揣着尖刀去问询线索


一打问纪强回村
村里没有外人来过
丙寿带着怒气和愤恨
去找纪强讨要个结果


寻到纪强家门口
丙寿脚步有些踯躅
若是冤枉了这个狠人
他还不将我生吞活剥


犹豫再三也得进
不问明白难解疑惑
还没进家被轰出门外
边骂边推将丙寿奚落


你私挖乱采违法
拐带妇女也有罪责
不是本家早把你拘押
你还敢上门寻衅找我


这件事已然明白
定是纪强这个恶魔
村里的女人时有遭殃
真想拔刀将恶魔乱剁


可想想女人孩子
丙寿的手不由哆嗦
他只得撂下一句狠话
这狠话却是埋下恶果


     (九)


无论痛苦有多么沉重
无论屈辱有多么艰深
可是日子还得要继续
命运的鞭挞这样无情


疯女人脸上少了笑容
她的心上多了道伤痕
虽然她无法表达意愿
可内心再也不能平静


人们只道她疯癫可欺
现在她有了两个亲人
春旺和丙寿就是希望
再不用流离频遭噩梦


真的想不起从何而来
感觉这大山相识似曾
每每脑海中思路阻断
无法言说心中的苦闷


谁说痴癫人啥也不懂
痴癫人内心亮如明镜
饱尝冷暖如浮萍一叶
世间的善恶能够分清


丙寿他虽然家徒四壁
可他对待我却是真心
日子贫乏并不缺爱意
难得有一分生活安定


只恨这恶人纪强无赖
玷污了我的清白之身
让丙寿背负无尽屈辱
为何穷人总遭遇欺凌


真想带丙寿离开此地
寻找记忆中那片竹林
恍然家就在竹林边上
可是想不起什么地名


家里应该有兄弟姐妹
好像还有个嗜赌男人
时而浮现正被他殴打
身上至今还留着伤痕


忘记了几时逃离家门
忘记了几时变成癫疯
忘记了靠啥填充饥腹
忘记了经历风雨几程


   (十)




那一晚将丙寿赶走
纪强知道,仇恨已记在丙寿心头
这个穷光蛋万一翻了身
会不会有一天找他寻仇


应该去想一个办法
一劳永逸,解除这个现实的隐忧
他不是和财寿挖金子吗
解决他看来要去找财寿


财寿就是个老赌徒
好吃懒做,年轻时那是经常酗酒
败光了家财气死了爹娘
如今他连个媳妇都没有


财寿有时候挺羡慕
丙寿人憨,捡个疯女人留下个后
而今日他却是家道中落
悔不该一辈子赌博酗酒


纪强将财寿约到家
好酒好菜,对他又辅以威逼利诱
冷眼笑看着财寿的醉态
不怕他财寿不乖乖上钩


定下了杀人的计策
约好时日,等一场暴风骤雨之后
便佯装雨冲刷金窑塌陷
封堵住洞口活埋掉丙寿


这一夜财寿回到家
做了个梦,抱着疯女人怀里温柔
兑换了金子盖起了新房
娶了疯女人天天喝小酒


有纪强拍胸脯做保
放心干吧 ,没人会查到这个山沟
到时候分了丙寿的金子
疯女人和春旺一起到手


什么兄弟不兄弟的
都是穷鬼,为啥你有女人热炕头
我财寿不如你丙寿哪点
有纪强助我是老天庇佑


这真是人穷善难存
一点薄利,饥人便奔如一条饿狗
人心的向善并不易形成
人间的罪恶贫困是源头


      (十一)


所有的阴谋只对阴谋者公开
所有的祈愿只被祈愿者期待
若世上没有恩恩怨怨的纠葛
是不是人间的情义永远都在


眼看着夏天的雨季就要到来
金窑的危险性似乎无处不在
丙寿和财寿商量着停工避险
挨过了今年待来年春暖花开


财寿却劝说丙寿别急着收手
眼瞅着盖新房的钱就要攒够
再坚持一个月估计问题不大
富裕的金子还能喝一年小酒


丙寿这个实在人经不住忽悠
他怎会想到财寿背后的阴谋
一想挖金子这件事确实违法
只怕让政府查过来全部没收


不如乘机会多挖出来点金子
除了盖新房还能买几样首饰
忒好的女人就该让打扮打扮
我丙寿一定要让她过好日子


想到了这里丙寿便不再迟疑
兄弟的劝说还是有他的道理
再坚持一个月雨水不会很多
闲下来可以先做新房的地基


财寿不可能让丙寿活过夏天
要不在纪强那里挣不来脸面
上次酒桌上纪强已许诺于他
除掉丙寿后他金子女人全占


这山里夏天的大雨来得较晚
制造塌方的假象会比较困难
实在不行就只能取硬的办法
用石头砸死丙寿将实情隐瞒


有纪强背后做保帮着他掩护
料想丙寿的死亡没人会细睹
正好洞口的上方有一块大石
只要撬下它人便不会有生路


村里显得与平日一样的和睦
山村的宁静仍如水墨画一幅
罪恶在潜生滋长中无人知晓
只有财寿和纪强等一场杀戮


        (十二)




这天的晨雾久久不愿散去
太阳也被云雾深深地遮掩
山村的寂静不时被鸡鸣打破
丙寿在炕上做着今后的打算


瞅着日子一天天好过起来
盖起新房日子会更加美满
盼春旺快些健健康康的长大
从此后他能在村里活出脸面


如果有一天女人疯病好起
他真想带着女人回到四川
找到女人的家乡去寻回亲人
看望女人的父母给二老问安


还不知道疯女人有啥想法
对她的好她是否能够看见
在她的心里有没有对我嫌弃
我丙寿能不能用心将她温暖


想象着买来首饰给她戴上
看到疯女人竟然羞红双脸
嘴里居然喊出了清晰的话语
丙寿你是个好男人让我喜欢


春旺还在被窝里睡得正香
疯女人守着春旺不停呢喃
丙寿收回了遐想的那些情景
他起床匆匆给女人做好早饭


跟往常一样拿了工具出门
路口却不见财寿身影出现
每天财寿总等着他一起上工
为什么今天财寿会迟迟来晚


丙寿哪里能想到那个阴谋
财寿纪强已起了杀人恶念
财寿这些天悄悄的做着准备
算准了日子便制造一场塌陷


今天就是大吉大利的日子
雾浓云深正是杀人的好天
如果再来场及时的暴风骤雨
杀人的痕迹定能够消散不见


财寿匆匆返回村外的路口
走近见丙寿独自左右顾盼
他心里想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此时的财寿已没有亲情半点


通往金窑的这条致富之路
今天成为丙寿的鬼门之关
山林里鸟儿不停的为他哀鸣
山涧中河水不住的为他呜咽


       (十三)




注定得不到老天爷眷顾
丙寿的命运将走上末路
金窑的深处有一种压抑
只有喘息声不停地起伏


今天是丙寿来负责挖掘
轮到了财寿往洞外背土
两个人会一起下山淘金
能淘下多少都心里有数


财寿是因为心里面有鬼
干活儿没平日那般付出
丙寿也不愿与他去计较
还以为财寿身体不舒服


财寿不时地去洞外观望
阴沉的乌云在山顶漂浮
他只等雷声响发出讯号
就动手将丙寿性命结束


说来老天爷实在是不公
偏偏在午后更阴云密布
山里面突然掀起了狂风
雷电声响过便落雨如注


财寿心里面一阵阵狂喜
见丙寿疲困还打起呼噜
背靠着石壁已进入梦乡
先前说雨停了往下背土


财寿没犹豫他决定下手
举石头砸向了丙寿头颅
可怜的丙寿只哼哼一声
他晕死过去是那样痛苦


外面的雨水已流入洞中
松散的山体确实是恐怖
借着雨渗透撬动了山石
财寿将洞口紧紧地封住


洞里不时传出来塌陷声
落石阻绝了丙寿的生路
也许他会有苏醒的一瞬
是否会挂念温暖的小屋


丙寿的梦想埋葬在金窑
财寿的梦想从这里起步
有女人孩子就有热炕头
盖新房过日子那叫幸福


直等到风停雨住的时候
财寿才跑回村子里求助
谎称是雨水冲塌了金窑
丙寿被埋了他生死未卜


落后的村子善良的村邻
用一天一夜将丙寿挖出
没人去怀疑这是场罪恶
可怜的丙寿已一命呜呼


       (十四)


山坡上那一片莜麦迎风而立
望不见它们主人的影子
满怀着生活希望的男人
他为何这么久不来他的麦地


放羊老汉的调子回荡在山里
有只羊啃噬未熟的麦粒
它不顾放羊老汉的驱赶
贪婪的将这哭泣的莜麦吞食


村边谁家的院落挂满了白纸
唢呐声笙箫声哀哀戚戚
一口红棺材摆放在院中
有一个女人穿戴一身的素衣


她不知所措茫然地坐在那里
怀里的孩子不住地哭泣
这一切与往日不太一样
为什么眼前的人们都不熟悉


被别人喊做纪强的让她惊悸
流露的眼光中不怀好意
那个叫财寿的男人见过
他仿佛就是丙寿的远房兄弟


这些天都是财寿在照顾自己
我男人丙寿他去了哪里
为啥院子里多了个棺材
为啥我穿上一身漂亮的新衣


哦好像丙寿藏进了红色匣子
村里人还让我下跪拜祭
他肯定变成了一个神仙
要不怎么有香火在为他燃起


他答应给我孩子盖座新房子
这愿望神仙实现它容易
对我的体贴我怎不明白
其实我心里满是对他的感激


为啥我能说话却难表达真意
混乱的思维不由我自己
大脑里是一片混沌世界
你这个神仙快帮我恢复记忆


小春旺还小你却将孩子抛弃
这山神为何偏喜欢招你
往后的日子该如何度过
我怎能和孩子依附财寿兄弟




        (十五)




你是山里的汉子
那就归葬在山林吧
做山上一棵青草
或是做深埋的金砂


你是山里的女人
那就听一听泉流吧
心地像清泉纯净
喊一嗓能催开山花


你是山里的孩子
那就踩一踩石头吧
壮你稚嫩的身骨
性情里锻淬份豪侠


丙寿的丧事热闹中过去
纪强和财寿十分的出力
可以说没他俩此事难成
疯女人和春旺担当不起


早有人为财寿暗中撮合
要他将丙寿的儿子过继
疯女人当然也一起过来
不知道这是谁好心好意


山村里自有山村的规矩
村里人自有村里的等级
有钱有势的长辈若说话
像丙寿财寿那就得遵依


可怜疯女人的命
如颓墙那一般低下
野狗也可以跃过
尊严被一次次践踏


并非她不懂抗争
只不过没能力表达
早已呐喊了千遍
这天空看不到虹霞


记忆中有片竹林
竹林边是我的老家
这里还留恋什么
那新冢你可能回答


丙寿的金子被财寿盗取
从一个盛满莜面的瓮里
悄悄的分一半给了纪强
求纪强隐藏犯罪的秘密


纪强当然会为他去遮掩
可内心对财寿充满睥睨
只怨恨丙寿撂那些狠话
才让他心中生起了杀意


到如今丙寿成冢中新鬼
用不了多久便腐烂如泥
再不去担心他前来报复
穷光棍还敢跟我玩硬气


    (十六)




财寿得到了村里人的默许
堂而皇之搬进了丙寿家里
这一天财寿已经等了很久
唯一没有征得疯女人同意


取人性命还要夺人的妻子
人不识理难道天也不识理
冥报自有时不信等着看吧
丙寿的在天之灵岂能无知


疯女人始终留着受辱记忆
上一次纪强粗暴践踏自己
财寿的到来让她心中不安
可是一个痴癫人无力逃避


只有本能的保护自己孩子
把春旺始终紧紧抱在怀里
许是春旺饿了他哇哇大哭
混沌地喊着妈妈哭要乳汁


疯女人无奈只好袒露胸怀
望着啜吮的孩子多么怜惜
他是丙寿的命根他是希望
在这寂静的山里他是勇气


财寿再次看到疯女人的奶
直勾勾盯着目光有些迷离
久积的欲火此时炽烈喷发
他从没有尝过女人的甜蜜


财寿曾经对日子充满幻想
也想盖间新房娶一个娇妻
疯女人虽然疯癫没人想要
可她的白净村里无人可比


眼瞅着幻想就要变成现实
财寿忍不了心中那份焦急
顾不得这是白天不是黑夜
疯女人正在哺乳母子相惜


财寿夺过了春旺放到一边
春旺的哭叫激起女人怒气
哇哇狂喊将财寿胡乱抓扯
财寿身上满是被挠的痕迹


渗出的血液没有浇灭欲火
更加激起财寿本能的兽意
他将疯女人脱得一件不剩
呈现令他血脉喷张的裸体


疯女人已经拼得力竭声嘶
春旺的哭喊伴着他的喘息
她不想看到这张丑恶嘴脸
伸手摸到丙寿复仇的利器


一把尖刀握在疯女人手里
她不顾一切向着财寿挥起
鲜血四溅却没有听到惨叫
财寿的梦想终结在了这里


疯女人抱起春旺冲出门外
高喊人死啦喊声惊动村里
村里人懵懂怎么又死人啦
却不知山里留下一段传奇


      (十七)




疯女人一时间轰动山村
仿佛一声雷惊醒了沉梦
山村的平静已被她打破
疯女人的故事传遍县城


深山里又多了一座新坟
疯女人从此却不再痴疯
杀人时她还有疯癫之状
杀人后她突然变得清醒


这案子应该是一目了然
纪强并没有从中间作梗
财寿的被杀出乎他意料
这样的结局更让他兴奋


他内心对女人产生敬畏
可也对女人有一种愤恨
如果不是她来到这村里
村里也不会冤死两男人


不知道女人会不会记得
她面前纪强我是个罪人
幸好那罪证都已经消失
不用再担心疯女人指证


村里人认为这女人不祥
遇见她都是异样的眼神
她杀死财寿被定性无罪
纪强为女人做出了力争


恰遇到严打击拐卖妇女
山村里吹进来法制之风
纪强带公安将女人解救
还给了她一个自由之身


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名字
生长在四川名字叫竹青
本是老刘家第三个女儿
嫁了个赌鬼日日被欺凌


可怜老刘家懦弱又清贫
女儿的死活从不管不问
实不堪这样痛苦的日子
就在那一天逃出了家门


被人骗被人欺风雨一路
有时饥有时饱渐渐痴疯
也不知如何流落到山西
在晋北遇到了好心之人


跟随着丙寿回到了山里
才有了容身地日子安宁
这里的人们其实很淳朴
丙寿是知冷知热好男人


只可恨老天如此的薄情
让丙寿早早的死于非命
深山里我如何度此时光
守护着春旺也顿觉伶俜




    (十八)




竹青扛起了生活的重担
丙寿的遗愿还没有实现
她要凭自己一双手创造
创造个属于自己的春天


村里人对竹青多了好感
都夸川女人真的是能干
没有她受不了的苦和累
没有她受不了的嘲和怨


坡上的田地没有被荒芜
贫屋里照样升起了炊烟
春旺的笑声是山中天籁
门前的山花更加的娇艳


村里人与竹青渐渐来往
竹青勇敢地走到了人前
心灵的勾通比啥都重要
拉家常就是最美的语言


春旺也得到了族人认可
时不时有远亲来家探看
新房的地基早已经做好
农闲时完成了丙寿遗愿


竹青与老家互通了信件
家里的日子已得到改观
摆脱了贫困获得了温饱
光景是一天好过了一天


那个赌博鬼竟意外身绝
家里人对竹青朝思暮盼
想看到竹青的孩子春旺
想竹青讲一讲晋北大山


这山村是竹青第二故乡
这里的乡亲也一样牵绊
山上的松林似那片竹林
山顶的月亮都挂满思念


旧屋子留着丙寿的温暖
新房子充满希望的祈愿
若丙寿能回来小住一夜
便是鬼也要陪着他缠绵


仿佛听到了远方的呼唤
仿佛亲人们来到了面前
竹青的思念正日甚一日
她决定带春旺回到四川




      (十九)




深秋的大山潮湿而凝重
如一幅画,静静铺展开
仿佛秋正在歌唱
歌唱季节的多彩


家家堆满了收获
躺在阳光下晾晒
石碾转动,驴儿欢叫着
风箱呼哒哒吹旺了灶柴


家书如鸿羽一片片飞来
亲情浓郁,烘烤着心怀
来时尝遍了风雨
回去携一身伤哀


坟前哭诉了丙寿
怀抱前世的遗爱
要别过了,宁静的山村
竹青一夜里有青丝泛白


春旺的根就扎在这里
屋中留下我多少悲喜
坡上洒落着我的汗水
收获多少生活的期冀


哪里的土地不能养人
哪里的阳光不露笑意
人生啊真似一叶浮萍
大山是我生命的皈依


回去吧我的四川老家
热盼的父母姊妹兄弟
回去吧村边那片竹林
有我竹青儿时的足迹


竹青又一次惊动山村
一村人站在村口相送
竹青从人群之中走过
是声声问候再无惶恐


这是亲人般殷殷嘱托
关切的目光比秋更浓
弯弯山路铺满了不舍
一道道山岭被秋染红


春旺在耳边轻唤妈妈
有一行大雁飞过天空
竹青带春旺走出大山
泪水不觉中湿了笑容




2021.3.31完稿


























丙寿和他的疯女人
文.南庭闲月
(一)


那天,丙寿捡回来一个
略显疯癫的女人
丙寿是个老光棍
他这次进了趟县城
打破了山村的宁静


村民,都聚拢在了一起
边指点边在议论
这个白皙的女人
从人群中间走过去
她显得非常地拘谨


看着,眼前这一群村民
黑布衣带着补丁
还不如她的破裙
这是个陌生的世界
她感到一阵阵惶恐


绵延的大山深处
夜里会有怪异的风鸣
黢黑的松林
站在坡上瞰视着四邻


村边残破的院落
今夜有了微弱的灯影
不时从屋里
传出女人嚎哭的声音


夹杂着男人打骂
粗重喘息和女人呻吟
大山被摇动
坡上松林也睁大眼睛


(二)


山里的晨曦总是蒙蒙的
山里的时针也是慢慢的
山里的村民有山的性格
山里的日子是一条小河


疯癫的女人有了个名字
人们都喊她丙寿家里的
慢慢她脸上也有了微笑
渐渐习惯了山里的生活


又一个冬季悄悄的到了
丙寿院子里堆满了柴禾
头一回想着如何去过冬
家里有女人就必须暖和


如果家里面再添个孩子
漏风的破屋也会发出热
有一天真的传出了啼哭
破屋里有了年关的春色


疯女人轰动了整个山村
她给这个年带来了欢乐
远亲近邻都过来探望她
屋里堆满了贺喜的年货


丙寿的脸上洋溢着笑意
他递烟端水乐得嘴不合
山里人笑纹如岩石裂缝
深深的硬硬的就像刀刻


女人把孩子紧紧地抱着
她似乎忘记曾经的漂泊
虽然她想不起来自何方
但她知道这孩子是她的




(三)


如果泪水能洗去忧伤
那就请它任性地流淌
如果泪水能表达幸福
那就请它自豪地飞扬


丙寿的日子有了盼头
他开始琢磨日子久长
几亩坡地没多少收入
可身后山里都是宝藏


山蘑松茸野鸡野兔子
沙石山下还埋着金矿
早已有人淘金发了财
丙寿也要用它盖新房


他蹲在门阶抽着旱烟
忍不住笑意爬到脸上
开了春就做这些事情
让女人孩子生活无恙


屋里传出孩子的啼哭
八成孩子又尿了一炕
丙寿赶紧回屋里换洗
不忘给女人端碗米汤


疯女人哼着莫名小调
向丙寿投来感激目光
丙寿把想法一一说出
她似懂非懂继续哼唱


悠悠的小调飘在屋里
仿佛日子充满了阳光
往灶里再添一把干柴
火苗呼呼喷出了灶堂


任凭山风去尖啸穿过
山中的明月依旧朗朗
冬天眼看着就要离去
春来定会携带着希望


(四)


春迈着有力的脚步走进山中
它催融河床的坚冰化成小溪
每个人心里的春天都不一样
丙寿疯女人对春天怀着期许


丙寿给儿子起了名字叫春旺
他是日子的盼头生命的承继
残破的院落凋敝的石屋土炕
决不能留在春旺童年的记忆


女人的怀里春旺在呀呀学话
他不管不顾早春未退的寒气
红润润脸蛋有力的小手小脚
惬意地抱着女人奶子使劲吸


丙寿站在门前眺望着山坡上
那里有耕种的十几亩承包地
年年播种些玉米莜麦和土豆
用它们可以换一点细面白米


山里人平时可不敢这么奢求
靠着贫瘠的土地只能裹肚皮
丙寿想换点白米细面也只为
稍微满足一下疯女人的心意


不知道疯女人为啥遭此厄运
来到晋北的大山里受此委屈
老光棍丙寿能得到这个女人
这真是上天的垂怜无私给予


感叹山里人有着朴实的一面
只要求日子安稳并没有奢祈
有女人有孩子便是有了个家
祖辈守着山守着林守着土地


(五)


门前的山桃花开了
春雨过后山林多了些色彩
布谷鸟撒欢地飞来飞去
不知名的小虫探出了脑袋


小春旺也迎着春天
红红两朵花儿在脸颊盛开
他似清似混地叫着妈妈
疯女人被逗的笑开了心怀


丙寿琢磨着他的事
为淘金他将堂弟财寿约来
财寿是个五十的老光棍
两个人一商量便形成合拍


两个人边说话边笑
各自憧憬好日子快快到来
仿佛这畅想也是种幸福
能使人忘掉些贫穷的伤哀


饱暖思淫欲的老话
用在财寿的身上一点不赖
他想着盖新房娶个媳妇
这媳妇要像疯女人那样白


财寿瞟一眼疯女人
恰好看到疯女人那对雪奶
他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涎水从嘴角忍不住流出来


丙寿他似乎没注意
心思琢磨着金窑口朝哪开
要选好窑口子才能出金
但愿老天爷能眷顾他发财


(六)


都说这世上有道路无数
山里人脚下只一条山路
曲曲又弯弯磨烂了脚掌
它何日能变成致富坦途


它何日能变成致富坦途
它连起山坡上薄地几亩
年年在贫瘠土地上耕耘
被春种秋收羁绊了脚步


被春种秋收羁绊了脚步
那就在山里寻一条出路
丙寿抱定了淘金的想法
他已经谋定好开挖画图


他已经谋定好开挖画图
约财寿一起去破石挖土
山里的宝藏果然是诱人
没多久就见到砂金现出


没多久就见到砂金现出
辛苦的谋划终有了报补
收金客闻讯寻上了门来
丙寿和财寿要变成财主


丙寿和财寿要变成财主
这是梦却引来别人嫉妒
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挖金
不知道山神是否会佑护


不知道山神是否会佑护
已有人挖金被埋进洞窟
藏金的山体都比较松散
越向里深挖越感觉恐怖


越向里深挖越感觉恐怖
如不是兄弟怎敢挖金窟
谁见了金子会不动贪念
兄弟俩才能够均平财富


兄弟俩才能够均平财富
但愿兄弟俩能同心相助
人世上这财富难免沾血
苟富贵莫相忘几人领悟


     (七)


那一日纪强回到村子
他是县干部工作公安局
从前他也是村里狠人
后来靠舅爷招进了县里


说起来纪强丙寿同族
算远亲还得叫丙寿叔哩
可是丙寿见了他胆怯
纪强既心狠还穿着警衣


早就听说有个疯女人
她还给丙寿生了个儿子
先前纪强并不去关心
这次却听说丙寿挖金子


都说纪强贪财且好色
能见惯人穷见不得富裕
第一次走进这座破院
不由得展现一脸的鄙夷


孩子在叫疯女人在笑
小春旺在怀里牙牙学语
丙寿和财寿山里挖金
此时的院落真有些阒寂


纪强喊了一声叔进屋
正撞见疯女人一脸笑意
不速客进门让她惊愕
啊啊地叫着没地方躲避


纪强一见疯女人甚喜
山窝窝还有这样的金鸡
他不由盯着女人细看
娟秀的容颜更皮白肤腻


虽说她是个疯癫女人
谁见了都为她垂涎欲滴
咋便宜了老光棍丙寿
他天大胆子敢违法乱纪


本想退出去再寻丙寿
疯女人像磁石紧紧相吸
不由得欲火腾腾燃烧
顾不上体面将女人凌欺


春旺大哭疯女人嘶叫
坡上的松林却默默无语
偏僻的院子没有人来
这里的一切仿佛被忘记


   (八)




太阳就要落山了
今天有些意外收获
丙寿和财寿收工回家
一人能分金子六七克


拖着疲惫的双腿
回家看到女人赤裸
抱着小春旺不停啜泣
嘴张了又张似有话说


丙寿呆立在那里
心里好像明白什么
女人定是被坏人糟蹋
是哪个挨千刀的欺我


他出门一声怒嚎
身心跌入无边夜色
疯女人虽是偶然相遇
却深深改变他的生活


可怜的女人孩子
跟着丙寿日子难过
丙寿进屋安顿好母子
揣着尖刀去问询线索


一打问纪强回村
村里没有外人来过
丙寿带着怒气和愤恨
去找纪强讨要个结果


寻到纪强家门口
丙寿脚步有些踯躅
若是冤枉了这个狠人
他还不将我生吞活剥


犹豫再三也得进
不问明白难解疑惑
还没进家被轰出门外
边骂边推将丙寿奚落


你私挖乱采违法
拐带妇女也有罪责
不是本家早把你拘押
你还敢上门寻衅找我


这件事已然明白
定是纪强这个恶魔
村里的女人时有遭殃
真想拔刀将恶魔乱剁


可想想女人孩子
丙寿的手不由哆嗦
他只得撂下一句狠话
这狠话却是埋下恶果


     (九)


无论痛苦有多么沉重
无论屈辱有多么艰深
可是日子还得要继续
命运的鞭挞这样无情


疯女人脸上少了笑容
她的心上多了道伤痕
虽然她无法表达意愿
可内心再也不能平静


人们只道她疯癫可欺
现在她有了两个亲人
春旺和丙寿就是希望
再不用流离频遭噩梦


真的想不起从何而来
感觉这大山相识似曾
每每脑海中思路阻断
无法言说心中的苦闷


谁说痴癫人啥也不懂
痴癫人内心亮如明镜
饱尝冷暖如浮萍一叶
世间的善恶能够分清


丙寿他虽然家徒四壁
可他对待我却是真心
日子贫乏并不缺爱意
难得有一分生活安定


只恨这恶人纪强无赖
玷污了我的清白之身
让丙寿背负无尽屈辱
为何穷人总遭遇欺凌


真想带丙寿离开此地
寻找记忆中那片竹林
恍然家就在竹林边上
可是想不起什么地名


家里应该有兄弟姐妹
好像还有个嗜赌男人
时而浮现正被他殴打
身上至今还留着伤痕


忘记了几时逃离家门
忘记了几时变成癫疯
忘记了靠啥填充饥腹
忘记了经历风雨几程


   (十)




那一晚将丙寿赶走
纪强知道,仇恨已记在丙寿心头
这个穷光蛋万一翻了身
会不会有一天找他寻仇


应该去想一个办法
一劳永逸,解除这个现实的隐忧
他不是和财寿挖金子吗
解决他看来要去找财寿


财寿就是个老赌徒
好吃懒做,年轻时那是经常酗酒
败光了家财气死了爹娘
如今他连个媳妇都没有


财寿有时候挺羡慕
丙寿人憨,捡个疯女人留下个后
而今日他却是家道中落
悔不该一辈子赌博酗酒


纪强将财寿约到家
好酒好菜,对他又辅以威逼利诱
冷眼笑看着财寿的醉态
不怕他财寿不乖乖上钩


定下了杀人的计策
约好时日,等一场暴风骤雨之后
便佯装雨冲刷金窑塌陷
封堵住洞口活埋掉丙寿


这一夜财寿回到家
做了个梦,抱着疯女人怀里温柔
兑换了金子盖起了新房
娶了疯女人天天喝小酒


有纪强拍胸脯做保
放心干吧 ,没人会查到这个山沟
到时候分了丙寿的金子
疯女人和春旺一起到手


什么兄弟不兄弟的
都是穷鬼,为啥你有女人热炕头
我财寿不如你丙寿哪点
有纪强助我是老天庇佑


这真是人穷善难存
一点薄利,饥人便奔如一条饿狗
人心的向善并不易形成
人间的罪恶贫困是源头


      (十一)


所有的阴谋只对阴谋者公开
所有的祈愿只被祈愿者期待
若世上没有恩恩怨怨的纠葛
是不是人间的情义永远都在


眼看着夏天的雨季就要到来
金窑的危险性似乎无处不在
丙寿和财寿商量着停工避险
挨过了今年待来年春暖花开


财寿却劝说丙寿别急着收手
眼瞅着盖新房的钱就要攒够
再坚持一个月估计问题不大
富裕的金子还能喝一年小酒


丙寿这个实在人经不住忽悠
他怎会想到财寿背后的阴谋
一想挖金子这件事确实违法
只怕让政府查过来全部没收


不如乘机会多挖出来点金子
除了盖新房还能买几样首饰
忒好的女人就该让打扮打扮
我丙寿一定要让她过好日子


想到了这里丙寿便不再迟疑
兄弟的劝说还是有他的道理
再坚持一个月雨水不会很多
闲下来可以先做新房的地基


财寿不可能让丙寿活过夏天
要不在纪强那里挣不来脸面
上次酒桌上纪强已许诺于他
除掉丙寿后他金子女人全占


这山里夏天的大雨来得较晚
制造塌方的假象会比较困难
实在不行就只能取硬的办法
用石头砸死丙寿将实情隐瞒


有纪强背后做保帮着他掩护
料想丙寿的死亡没人会细睹
正好洞口的上方有一块大石
只要撬下它人便不会有生路


村里显得与平日一样的和睦
山村的宁静仍如水墨画一幅
罪恶在潜生滋长中无人知晓
只有财寿和纪强等一场杀戮


        (十二)




这天的晨雾久久不愿散去
太阳也被云雾深深地遮掩
山村的寂静不时被鸡鸣打破
丙寿在炕上做着今后的打算


瞅着日子一天天好过起来
盖起新房日子会更加美满
盼春旺快些健健康康的长大
从此后他能在村里活出脸面


如果有一天女人疯病好起
他真想带着女人回到四川
找到女人的家乡去寻回亲人
看望女人的父母给二老问安


还不知道疯女人有啥想法
对她的好她是否能够看见
在她的心里有没有对我嫌弃
我丙寿能不能用心将她温暖


想象着买来首饰给她戴上
看到疯女人竟然羞红双脸
嘴里居然喊出了清晰的话语
丙寿你是个好男人让我喜欢


春旺还在被窝里睡得正香
疯女人守着春旺不停呢喃
丙寿收回了遐想的那些情景
他起床匆匆给女人做好早饭


跟往常一样拿了工具出门
路口却不见财寿身影出现
每天财寿总等着他一起上工
为什么今天财寿会迟迟来晚


丙寿哪里能想到那个阴谋
财寿纪强已起了杀人恶念
财寿这些天悄悄的做着准备
算准了日子便制造一场塌陷


今天就是大吉大利的日子
雾浓云深正是杀人的好天
如果再来场及时的暴风骤雨
杀人的痕迹定能够消散不见


财寿匆匆返回村外的路口
走近见丙寿独自左右顾盼
他心里想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此时的财寿已没有亲情半点


通往金窑的这条致富之路
今天成为丙寿的鬼门之关
山林里鸟儿不停的为他哀鸣
山涧中河水不住的为他呜咽


       (十三)




注定得不到老天爷眷顾
丙寿的命运将走上末路
金窑的深处有一种压抑
只有喘息声不停地起伏


今天是丙寿来负责挖掘
轮到了财寿往洞外背土
两个人会一起下山淘金
能淘下多少都心里有数


财寿是因为心里面有鬼
干活儿没平日那般付出
丙寿也不愿与他去计较
还以为财寿身体不舒服


财寿不时地去洞外观望
阴沉的乌云在山顶漂浮
他只等雷声响发出讯号
就动手将丙寿性命结束


说来老天爷实在是不公
偏偏在午后更阴云密布
山里面突然掀起了狂风
雷电声响过便落雨如注


财寿心里面一阵阵狂喜
见丙寿疲困还打起呼噜
背靠着石壁已进入梦乡
先前说雨停了往下背土


财寿没犹豫他决定下手
举石头砸向了丙寿头颅
可怜的丙寿只哼哼一声
他晕死过去是那样痛苦


外面的雨水已流入洞中
松散的山体确实是恐怖
借着雨渗透撬动了山石
财寿将洞口紧紧地封住


洞里不时传出来塌陷声
落石阻绝了丙寿的生路
也许他会有苏醒的一瞬
是否会挂念温暖的小屋


丙寿的梦想埋葬在金窑
财寿的梦想从这里起步
有女人孩子就有热炕头
盖新房过日子那叫幸福


直等到风停雨住的时候
财寿才跑回村子里求助
谎称是雨水冲塌了金窑
丙寿被埋了他生死未卜


落后的村子善良的村邻
用一天一夜将丙寿挖出
没人去怀疑这是场罪恶
可怜的丙寿已一命呜呼


       (十四)


山坡上那一片莜麦迎风而立
望不见它们主人的影子
满怀着生活希望的男人
他为何这么久不来他的麦地


放羊老汉的调子回荡在山里
有只羊啃噬未熟的麦粒
它不顾放羊老汉的驱赶
贪婪的将这哭泣的莜麦吞食


村边谁家的院落挂满了白纸
唢呐声笙箫声哀哀戚戚
一口红棺材摆放在院中
有一个女人穿戴一身的素衣


她不知所措茫然地坐在那里
怀里的孩子不住地哭泣
这一切与往日不太一样
为什么眼前的人们都不熟悉


被别人喊做纪强的让她惊悸
流露的眼光中不怀好意
那个叫财寿的男人见过
他仿佛就是丙寿的远房兄弟


这些天都是财寿在照顾自己
我男人丙寿他去了哪里
为啥院子里多了个棺材
为啥我穿上一身漂亮的新衣


哦好像丙寿藏进了红色匣子
村里人还让我下跪拜祭
他肯定变成了一个神仙
要不怎么有香火在为他燃起


他答应给我孩子盖座新房子
这愿望神仙实现它容易
对我的体贴我怎不明白
其实我心里满是对他的感激


为啥我能说话却难表达真意
混乱的思维不由我自己
大脑里是一片混沌世界
你这个神仙快帮我恢复记忆


小春旺还小你却将孩子抛弃
这山神为何偏喜欢招你
往后的日子该如何度过
我怎能和孩子依附财寿兄弟




        (十五)




你是山里的汉子
那就归葬在山林吧
做山上一棵青草
或是做深埋的金砂


你是山里的女人
那就听一听泉流吧
心地像清泉纯净
喊一嗓能催开山花


你是山里的孩子
那就踩一踩石头吧
壮你稚嫩的身骨
性情里锻淬份豪侠


丙寿的丧事热闹中过去
纪强和财寿十分的出力
可以说没他俩此事难成
疯女人和春旺担当不起


早有人为财寿暗中撮合
要他将丙寿的儿子过继
疯女人当然也一起过来
不知道这是谁好心好意


山村里自有山村的规矩
村里人自有村里的等级
有钱有势的长辈若说话
像丙寿财寿那就得遵依


可怜疯女人的命
如颓墙那一般低下
野狗也可以跃过
尊严被一次次践踏


并非她不懂抗争
只不过没能力表达
早已呐喊了千遍
这天空看不到虹霞


记忆中有片竹林
竹林边是我的老家
这里还留恋什么
那新冢你可能回答


丙寿的金子被财寿盗取
从一个盛满莜面的瓮里
悄悄的分一半给了纪强
求纪强隐藏犯罪的秘密


纪强当然会为他去遮掩
可内心对财寿充满睥睨
只怨恨丙寿撂那些狠话
才让他心中生起了杀意


到如今丙寿成冢中新鬼
用不了多久便腐烂如泥
再不去担心他前来报复
穷光棍还敢跟我玩硬气


    (十六)




财寿得到了村里人的默许
堂而皇之搬进了丙寿家里
这一天财寿已经等了很久
唯一没有征得疯女人同意


取人性命还要夺人的妻子
人不识理难道天也不识理
冥报自有时不信等着看吧
丙寿的在天之灵岂能无知


疯女人始终留着受辱记忆
上一次纪强粗暴践踏自己
财寿的到来让她心中不安
可是一个痴癫人无力逃避


只有本能的保护自己孩子
把春旺始终紧紧抱在怀里
许是春旺饿了他哇哇大哭
混沌地喊着妈妈哭要乳汁


疯女人无奈只好袒露胸怀
望着啜吮的孩子多么怜惜
他是丙寿的命根他是希望
在这寂静的山里他是勇气


财寿再次看到疯女人的奶
直勾勾盯着目光有些迷离
久积的欲火此时炽烈喷发
他从没有尝过女人的甜蜜


财寿曾经对日子充满幻想
也想盖间新房娶一个娇妻
疯女人虽然疯癫没人想要
可她的白净村里无人可比


眼瞅着幻想就要变成现实
财寿忍不了心中那份焦急
顾不得这是白天不是黑夜
疯女人正在哺乳母子相惜


财寿夺过了春旺放到一边
春旺的哭叫激起女人怒气
哇哇狂喊将财寿胡乱抓扯
财寿身上满是被挠的痕迹


渗出的血液没有浇灭欲火
更加激起财寿本能的兽意
他将疯女人脱得一件不剩
呈现令他血脉喷张的裸体


疯女人已经拼得力竭声嘶
春旺的哭喊伴着他的喘息
她不想看到这张丑恶嘴脸
伸手摸到丙寿复仇的利器


一把尖刀握在疯女人手里
她不顾一切向着财寿挥起
鲜血四溅却没有听到惨叫
财寿的梦想终结在了这里


疯女人抱起春旺冲出门外
高喊人死啦喊声惊动村里
村里人懵懂怎么又死人啦
却不知山里留下一段传奇


      (十七)




疯女人一时间轰动山村
仿佛一声雷惊醒了沉梦
山村的平静已被她打破
疯女人的故事传遍县城


深山里又多了一座新坟
疯女人从此却不再痴疯
杀人时她还有疯癫之状
杀人后她突然变得清醒


这案子应该是一目了然
纪强并没有从中间作梗
财寿的被杀出乎他意料
这样的结局更让他兴奋


他内心对女人产生敬畏
可也对女人有一种愤恨
如果不是她来到这村里
村里也不会冤死两男人


不知道女人会不会记得
她面前纪强我是个罪人
幸好那罪证都已经消失
不用再担心疯女人指证


村里人认为这女人不祥
遇见她都是异样的眼神
她杀死财寿被定性无罪
纪强为女人做出了力争


恰遇到严打击拐卖妇女
山村里吹进来法制之风
纪强带公安将女人解救
还给了她一个自由之身


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名字
生长在四川名字叫竹青
本是老刘家第三个女儿
嫁了个赌鬼日日被欺凌


可怜老刘家懦弱又清贫
女儿的死活从不管不问
实不堪这样痛苦的日子
就在那一天逃出了家门


被人骗被人欺风雨一路
有时饥有时饱渐渐痴疯
也不知如何流落到山西
在晋北遇到了好心之人


跟随着丙寿回到了山里
才有了容身地日子安宁
这里的人们其实很淳朴
丙寿是知冷知热好男人


只可恨老天如此的薄情
让丙寿早早的死于非命
深山里我如何度此时光
守护着春旺也顿觉伶俜




    (十八)




竹青扛起了生活的重担
丙寿的遗愿还没有实现
她要凭自己一双手创造
创造个属于自己的春天


村里人对竹青多了好感
都夸川女人真的是能干
没有她受不了的苦和累
没有她受不了的嘲和怨


坡上的田地没有被荒芜
贫屋里照样升起了炊烟
春旺的笑声是山中天籁
门前的山花更加的娇艳


村里人与竹青渐渐来往
竹青勇敢地走到了人前
心灵的勾通比啥都重要
拉家常就是最美的语言


春旺也得到了族人认可
时不时有远亲来家探看
新房的地基早已经做好
农闲时完成了丙寿遗愿


竹青与老家互通了信件
家里的日子已得到改观
摆脱了贫困获得了温饱
光景是一天好过了一天


那个赌博鬼竟意外身绝
家里人对竹青朝思暮盼
想看到竹青的孩子春旺
想竹青讲一讲晋北大山


这山村是竹青第二故乡
这里的乡亲也一样牵绊
山上的松林似那片竹林
山顶的月亮都挂满思念


旧屋子留着丙寿的温暖
新房子充满希望的祈愿
若丙寿能回来小住一夜
便是鬼也要陪着他缠绵


仿佛听到了远方的呼唤
仿佛亲人们来到了面前
竹青的思念正日甚一日
她决定带春旺回到四川




      (十九)




深秋的大山潮湿而凝重
如一幅画,静静铺展开
仿佛秋正在歌唱
歌唱季节的多彩


家家堆满了收获
躺在阳光下晾晒
石碾转动,驴儿欢叫着
风箱呼哒哒吹旺了灶柴


家书如鸿羽一片片飞来
亲情浓郁,烘烤着心怀
来时尝遍了风雨
回去携一身伤哀


坟前哭诉了丙寿
怀抱前世的遗爱
要别过了,宁静的山村
竹青一夜里有青丝泛白


春旺的根就扎在这里
屋中留下我多少悲喜
坡上洒落着我的汗水
收获多少生活的期冀


哪里的土地不能养人
哪里的阳光不露笑意
人生啊真似一叶浮萍
大山是我生命的皈依


回去吧我的四川老家
热盼的父母姊妹兄弟
回去吧村边那片竹林
有我竹青儿时的足迹


竹青又一次惊动山村
一村人站在村口相送
竹青从人群之中走过
是声声问候再无惶恐


这是亲人般殷殷嘱托
关切的目光比秋更浓
弯弯山路铺满了不舍
一道道山岭被秋染红


春旺在耳边轻唤妈妈
有一行大雁飞过天空
竹青带春旺走出大山
泪水不觉中湿了笑容




2021.3.31完稿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方诗风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21-4-13 03:57 , Processed in 0.07965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