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诗风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诗歌
查看: 121|回复: 0

齐云、卜白来渝三日记(之二)

[复制链接]

3万

主题

3万

帖子

19

精华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5892
发表于 2017-5-30 16: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齐云、卜白来渝三日记(之二)
12月31日
这天是齐云、卜白渝州行的重头戏,我安排了钓鱼城之游。这不但因为钓鱼城自身的历史文化价值,也动用了我的人际资源——合川诗友凌泽欣先生。他是合川的商、政、文三界闻人,有着传奇般的经历,靠自己的奋斗终成正果。如今与我同在重庆市诗词学会供职,相交甚笃,故事先就得其慨允,对我们的活动给予全力支持。
早晨起来看天,天公作美,无雾。我们重庆、双桥、武胜三路人马上午10时在钓鱼城大门口聚齐。参观至12时后下山至合川城内步行街凌兄的老船夫茶楼享用他的当家菜品兔肉汤锅,凌兄兴致甚高,亲自作陪,罄钓鱼城特曲二瓶。食毕已下午3时矣。再饮茶休憩,大约4时许三路人马才在老船夫门口依依作别。
由于大家对这天的活动印象均佳,有几篇文章详叙,就容我偷懒吧。下面节选一些他们的文字吧。
   
钓鱼城探古,嘉陵江赏夜
——齐云、卜白在渝第二天
紫光一束
    为齐云、卜白二位赴渝之行感动,我安排了工作,也随车去合川钓鱼城。十点多到达时,红木蝶、天许、海棠依旧、岷山雪及夫人,还有重庆市双桥区诗词联学会会长黄屴峰先生已先期到达。重庆诗友推荐微斋作导游,认真、愉快地游览了钓鱼城,还即兴讨论了一些历史问题。
    中午,重庆市诗词学会副会长凌泽欣(重庆企业家,曾任合川区政协主席,商会会长)在其自办的“老船夫”酒店招待我们一行。席间,觥箸交错,笑声起伏,其乐融融。随后又去酒店附设的茶楼坐谈,商议明春安徽聚会细节。四点半,双桥来车把海棠、岷山雪、芳草等人接走,凌副会长用车把红木蝶送回武胜。我们又分乘两车回重庆主城。
    诗酒及政委陪齐云、卜白游览了重庆最著名的商业圈-解放碑。尹昶驱车,微斋和我将天许送至沙坪坝,乘赶回壁山的车。晚七点又聚集在金凯怡附近。这时,蓝色畅想已先期到达,苦瓜开了一辆警车到达。原订吃老鸭汤,都说中午吃得太饱,只吃了一碗有重庆特色的杂酱面,又分乘两车去江北观渝中半岛夜景。直至晚十时,大家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江北,返回住处,结束了第二天紧张而愉快的行程。
            
                       有朋自远方来
海棠依旧
齐云有名言:“重庆是东方诗风的首都,大家有空多去首都。”岁末年初,齐云卜白相约共赴“首都”。诗兄兴奋不已,这是天大的喜事!可不能怠慢了远方的客人。
诗兄如何安排?与重庆诗词学会副会长、合川商会会长、政协副主席凌泽欣商量,决定邀请客人31日赴合川,到驰名中外的古战场钓鱼城作一日游,1号游览市中区并与部分诗友共享告别晚宴。
这可急坏了远在双桥区的三位诗友:海棠、岷山雪(政委)、巴岳散仙。为保证31日上午9:30分在钓鱼城准时会合,我们决定提前30日下午就到合川,住进合洲大酒店,安心等待31号的开心一刻。
31日凌晨,岷山雪的痛风病又发作了,左脚疼得走路都一瘸一拐,同九江时一样。我的心揪紧了。约9:30分诗兄来电,说四川武胜的红木蝶已到了钓鱼城大门口,让先去会合,他们由于紫光车子的意外耽误要晚一些才到。
景区空旷的停车场,孤零零站着一位头戴红帽,围红围巾的MM,好高(1米75)!风摇莲叶般亭亭玉立。我钻出的士试探地叫声:“红木蝶?”对方“啊”了一声,脚步迟疑。我向她跑去,大声再叫:“红木蝶!”她答应着迎向我。我们的手握在一起,好凉!她专程打车45分钟,花了120元从武胜赶来,已在冷风里站了多时。看到她单薄的身体,我们真后悔没早点上山来陪她。
说着话,两辆车开进停车场,最先看到的是小车里诗兄那张笑成一朵花儿的脸。天许下车了,还有芳草,接着是紫光、微斋、诗酒政委……齐云卜白呢?我急切地寻找。哦,看到了!齐云依旧那么帅气儒雅,卜白还是那样清瘦俊朗,我向他们飞跑过去,紧紧地握手。齐云说我的手好冷,可我的心热乎着呢。我看着卜白说又瘦了,卜白说是吗?不会吧。嗯,许是我自己觉得卜白还应该再胖一点。高挑的红木蝶让两位客人惊叹:从国家队下来的吧?岷山雪和政委、巴岳散仙也与诗友们一一相见,笑声一片。
连公子带政委加司机15人,诗兄正为没有队旗而遗憾,忽然发现高高的“小红帽”灯塔似的正是个好标志,遂叮嘱大家跟着“旗手”别走丢了。微斋先生代替了美女解说,他胸中装着这本厚重的历史,当比那浅薄的解说词好很多。岷山雪由政委陪同,瘸着左脚走在队伍里。
一行人边说边看,经护国门来到摩崖石刻,细心的卜白发现,这里的雕刻之深,是他在别处没有见过的。在刻着“山人足鱼”的大字下,众诗友想起一了山人,建议齐云和卜白也在此留个影。随着快门的按动,齐云笑称回去要用电脑在这前面加上“一了”两个字,让它变成“一了山人足鱼”。哈哈,一了要知道诗友们这样想着他,不知会有多高兴呢。
来到传说中巨神垂钓嘉陵江的钓鱼台,一棵重庆特有的黄桷树枝繁叶茂屹立在悬崖边,虽是冬季,它仍是树冠亭亭如盖,枝头结满果子。崖边有五个传说中仙人钓鱼插竿的石洞,崖下一块巨石横卧。红木蝶站在仙人钓鱼的地方突发奇想说:“我钓石头”,天许诗兴大发,说:“我钓寂寞”,齐云笑得很灿烂:“我想钓江山,谁有这样的气魄?”芳草咯咯地笑:“我想钓幸福,可钓不到。”众人异口同声地说:“你还没钓到幸福啊?你现在不是很幸福吗?”芳草脸上飞满红霞,这个坚强的女性,真的迎来了她的美好时光。
不光芳草幸福,诗酒政委和红木蝶也正幸福着哩。你看,在“独钓中原”的石牌坊前,她们闭上眼睛大踏步向前,一下就摸到了墙上的“福”。齐云卜白兴致勃勃加入游戏,诗友们在一旁助阵,愿他们能把“福”带回家。果然,他们不负众望,也准确地摸到“福”,众诗友发出一片会心的欢笑声。
“老船夫”酒楼位于合川闹市区步行街,生意极好。一个温暖的雅间里,凌副主席精力超级旺,笑声连连侃侃而谈,邀请大家举杯,共祝新年快乐!席间,热情的主人为让齐云、卜白能在重庆听到乡音,特意请来在本店打工的安徽妹,确切地说应该是合川的媳妇。安徽妹身材姣好,面容清秀,落落大方,含笑频频向两位客人敬酒。一聊,竟然是卜白的同乡安徽滁州人,这让身在异乡的客人倍感亲切。
酒足饭饱,大家来到二楼茶室。这里环境雅致,温暖适宜,灯光柔和,早已人满为患。人们或喝茶聊天,或打扑克,悠闲之中洋溢着浓浓的节日气氛。
在清静的一角坐定,手捧一杯绿茶或菊花茶,卜白就明年的合肥之行,详细介绍了大致路线和活动安排,让人惊喜:原来明年的合肥之行竟如此值得期待。其实齐云、卜白此次来渝,主要目的就是商议明年活动安排,游山玩水并不在他们的计划内,难怪日程这样紧哟。多么负责的诗友!多么令人感动的重庆之行!
又到分手的时候了,双桥诗友和武胜的红木蝶依依不舍与齐云、卜白告别,也与诗兄一行告别。我最怕这样的场面,鼻子发酸,哪管时代广场人头攒动,张开双臂与齐云卜白拥抱,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心里好受一些。齐云握着我的手充满希望地说:“还有120天,我们再相见!”望着远去的诗友们,我在心里一遍遍重复:还有120天,我们再相见!
我忽然感觉这哪里是在寒冷的冬季?分明是春暖花开春潮涌动,东方诗风正走过严寒去迎接春的气息。
              什么是暖
                红木蝶
钓鱼城好广大啊!我早已记不得游览的路线和具体的景点。期间有资深美女问要不要导游,我反正说不要。钓鱼城这部厚重的历史,我直觉她不会有诗兄微哉先生之读得通透。我还觉得她都不如紫光兄好看,尤其那巨黑巨直巨黯的披肩发,我肯定它是假的。我讨厌假,假话,假球,假文凭假选票假发票,假牛奶,假奶牛,他们用一桶廉价的焗油膏,半天时间就将一头黄牛成功改造成一头奶牛,还有,还有钱云会,朗朗乾坤里光天化日下,怎么就被生生按倒在了车轮之下?假的!假的啊?!

    紫光兄的“地方扶持中央”头式,显然将其年龄过度曝光,可他坦荡荡啊!况且像紫光兄这等外形圆润饱满内里仁义慈善的企业家,那也是重庆市50多年才出一名吧。如此一比,我就觉得自己戴个帽子显得虚伪而猥琐了。

    观景在其次,共同走过才是硬道理吧。

    东方诗风,是我坠网后贴第一个字的网站。我说过,是我的娘家,其中有我值得交往一生的朋友。
               *
聚散都是缘,离合总关情。当我深谙这个情理,我也便坦然。我甚至也在悄悄的淡出东方,不光是为稻粱谋。

    飘飘几度问我:都不进坛子啦?!

    我说因为写不出诗了。这真是个不成理由的理由。

    我又想说累了,呵我又取笑自己。雾里看花,水中望月,这凡尘俗世,有谁比谁活得轻松和惬意?

    进而我更明白,像咱东方诗风这样不算大也不算小的纯文学网站,存在于茫茫网海之中,其潮起潮落,实属自然。包括我目前混迹的家乡的网站,我从来没有强求或者说寄望它走得多远,飞得多高。顺其自然了,我但愿拥有最长久的热情,与众文友走一程,歇一程,写一程,歌一程,无伤无痛,无怨无悔,有你有他,温暖就行。

    天寒地冻。而此番卜白齐云二兄自千里之外,打飞的奔重庆而来,一不为财,二不为色,只为与身在重庆的东方诗友小小一聚!问世间,情为何物?

    所以我又要推*翻自己,说什么散说谁谁淡出呢?散和淡出都不过形式。网络之下,我们一直不曾离开,甚至更亲,更近。

    刘年云:因为诗歌,我们从来没有失散。

    然。可敬可爱的凤舞,和诗兄一样,她一直在勤奋,在经营。
                     *

感谢齐云兄的记得。钓鱼城上,他说,2007重庆聚会的第一天,是你的生日哈,在金凯怡酒店里,大伙儿为你祝生,这次我们也是住的金凯怡。我就乐了,我告诉他,那晚,酒足饭饱之后,他们都挤在我和飘飘的房间里,一不小心开起了演唱会。观众席是床,电视挪开是舞台,冷月报幕,唐古唱歌,秋水大跳忠字舞,观众纷纷笑倒,我肚子抽筋从床上滚到床下。齐云兄也乐了,说好啊,太好啦!

展望2011东方诗友合肥聚,但愿如此历史,将会重演。

一路走,一路留影。摄影师依然是热心热情的紫光和紫光二世。历年中东方诗友每次聚会所留下的珍贵画面,大都来自他们的镜头。在此,我代表我向紫光父子致以由衷的敬意!一路上有你,我腰肌劳损也愿意。^_^

大家排排站在那个貌似**的旧楼上,准备“茄子”。卜白兄朝楼下的紫光二世挥手:人民万岁!哈哈跟着诗兄和微斋先生也相继脱帽,好像也在说人民万岁?我是个口无遮拦的人,我想起那天听说的一个龙门阵,就给他们摆了:当年人民山呼毛主席万岁!老人家回:人民乱睡!--老人家操的是湖南话嘛,听来有点模糊,于是有人民就跟着喊:毛主席乱睡!

啊哟吹这样的牛牛,我是坚信中华民族苦难史上的那场瘟疫不再来,不然我要遭打活埋嘛。

印象最深的是卧佛,安详的横卧在石壁上。身下一道槽子,撑满了篾片。政委(诗兄夫人)说,头痛就拿篾片撑卧佛的头,腿痛就撑腿。我说我心痛呢?齐云笑答:这个位置可不好撑。哈玩笑的啦!我跳起来摸了摸卧佛的腰,因为上周我被疑似腰肌劳损,以致稍有行路难的痛楚。可不,那“万恶”的邓医生喊我蹲下,跳起,再抬起来走两步!晕死,我真想说我不叫范伟,我叫莫薇!
                              *
中午一点,合川市老渔夫酒楼就餐。

接过老渔夫酒楼主人名片,哦哟头衔之多!这样主席那样长,眼睛都看花了。我就记住两个罢:原合川市工商联合会会长,现重庆市诗词学会副会长。第三个也算?--诗(兄)酒自娱先生的老朋友。不算的话,我想我们一行十五进钓鱼城每人60门的门票,中午的大餐,下午的茶,再有后来运送我回家的沃尔沃,老渔夫再仗义,恐怕也不好一路买单哈。呵呵在此谢过老渔夫。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方诗风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9-3-21 20:02 , Processed in 0.060711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